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清悠路 > 第二百一十章 设局
    第二百一十章设局

    瓜尔佳氏送女儿舒瑶进宫,表面上瓜尔佳氏做出不放心的样子,其实她放心得很,不说宫里滚黛福晋看着,就说舒瑶的个性,不是一般人能拿得住的,有胆子找舒瑶的麻烦不知最后谁更难受呢。

    送走怀里揣着厚厚折子的志远同书轩,瓜尔佳氏突然对康熙有了几分同情,对宗室王爷多了些许的好笑,他们本身就不干净,还敢捅马蜂窝,但丈夫儿子是好惹的?最近半月康熙责成宗人府整宗室亲贵,已经弄得他们苦不堪言,再加上志远书轩的奏折,瓜尔佳氏相信他们会受够教训,再也不敢算计他们一家。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康熙皇帝会摆平一切,万事辩不过一个理字,康熙皇帝自认为是五百年一出的圣主,容人之量一定得有,况且有圣主就得有贤臣,遍观史书,那位圣主身边不是群英聚集?几次盛世,必须是君明臣贤,志远耿直刚正,除了爱吃之外,没什么把柄可抓,儿子书轩瓜尔佳氏觉得是不是圣人附体了,志远好在好吃,书轩喜好读书算不算缺点?

    瓜尔佳氏同样有些纳闷,开朗爽利的**郡主看上书轩哪一点了?听说是个不喜欢读书的郡主,难道是听书轩怎么训她?劝解她向学?瓜尔佳氏不太满意**郡主,府里已经够闹腾了,她不想娶回来一个身份同样特别的儿媳妇。

    长子长媳将来是宗妇,容不得一分的马虎。瓜尔佳氏叫住了准备出门的书逸,“你同我来,我有事让你做。”

    “是。”

    书逸老实的瓜尔佳氏进屋,“请额娘吩咐。”

    瓜尔佳氏先是抿了口茶水,端着茶杯道:“你同四阿哥可熟悉?”

    “不熟,不过是见过几次面。”

    根据以往的经验,书逸知道瓜尔佳氏不是很喜欢四阿哥,总是担心他娶小妹,瓜尔佳氏再问:“巴尔图呢?也不熟?雅尔江阿呢?”

    书逸为难的皱眉:“额娘,我同四阿哥玩不到一块去,他总是板着一张冷脸,看着就渗得慌,”

    “我听说四阿哥不近女色的?”

    “”

    书逸挠了挠脑袋,想到又一次糗事,低声说道:“不是不近女色,是不喜欢玩闹,按老话说得是洁身自好,四阿哥有个毛病“

    瓜尔佳氏扬眉示意书逸说下去,“爱训人,上一次我同巴尔图贝勒,简亲王世子去怎么就赶巧被四阿哥知道了,逮住了我训了一顿,因巴尔图贝勒和世子爷爵位比四爷高,他没多说什么,事后巴尔图同我说,被他盯上一眼,半个月都不用想着去喝酒了。”

    书逸见瓜尔佳氏目光不善,连忙解释道:“我们真的是去喝酒的,什么都没做,巴尔图和世子爷府里也有人伺候着,外面的不干净,至于我额娘的教导永远记在心上,从不敢乱来,不过去见识见识罢了。”

    瓜尔佳氏深幽的目光盯着书逸,弄得他直发毛,呐呐的道:“额娘。””你去账房上支一百两银子,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定给我把四阿哥请去喝酒。“

    书逸长大嘴巴,瓜尔佳氏将茶杯放在炕桌上,“做不到?”

    书逸仔细看了看额娘不是在说笑,心里发苦,请冷面四阿哥哪是容易的?听见瓜尔佳氏有问了一句:”很为难?”

    “为额娘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书逸挺了挺胸膛,不就是喝花酒吗,也不做什么过格的事,瓜尔佳管教慎言,书逸书轩到现在也没什么通房丫头,书逸交友广阔,大多是勋贵宗室子弟,十三四岁身边就有人,向书逸这样在外面喝酒却从不被女子缠上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书逸也只敢口花花。

    “好儿子,你记得找两个干净一点,文雅点,柔美点,活泼点的女子陪酒。”

    “”

    书逸脸垮了下来,“额娘,您说的累死我也找不到。”

    “找不到也得找,回来跟我仔细说说四阿哥的反应。”

    “不用回来说,额娘,儿子现在就可以告诉您,四阿哥一定会勃然大怒,顺便训儿子一个时辰,儿子觉得他看着冷,其实是话唠来着,训人的本事只比阿玛差一点。真的,儿子被他训了好几回了。”

    瓜尔佳氏见书逸摆着一张苦瓜脸,好奇的问道:“他训你什么?”

    “让儿子向阿玛和大哥学习,不许游手好闲在京城里闲逛,天地良心,儿子出门过几次?怎么次次都被他看见了?”

    书逸喊冤枉,瓜尔佳氏却皱皱眉,书逸的前途也该考虑了,如此说来四阿哥到是有心的人,不知道是单独对他们一家,还是对别人也关心,先解决舒瑶的婚事再说,书逸是送去宫里当侍卫,还是入借着都统府的实力送入丰台大营另说,忠勇公爵府以往的底子都败光了,瓜尔佳氏指望不上。

    书逸正正经经的考虑了好一会:“四阿哥不会靠近胭脂俗粉,他是皇子阿哥,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

    “我是让你仔细的看他对女子的反应。”

    “”

    书逸头更疼了,除了比较好奇之外,还能有别的反应?“额娘,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只要把四阿哥当时的脸色看明白回来告诉我就成,还有一点你在外面玩闹可以,但决不可以胡闹伤了身子。”

    瓜尔佳氏相信自己儿子的品性,不过是逢场作戏。但书逸是半大小子了,不似长子心里眼里只有书,他爱玩爱闹,外面朋友又多,宗室勋贵子弟如何放浪形骸,瓜尔佳氏是知道几分的,书逸今日能抵挡得住由勾引诱惑,明日呢?她不能不考虑,四阿哥算是提了醒。

    书逸点头答应了,还是琢磨不明白额娘的意图,请四阿哥喝花酒,这任务可不轻松啊,万一被御史知道,一本上去,四阿哥就得挨训,怎么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呢,书逸犯了难,琢磨了好一会,书逸眼前一亮,既然四阿哥愿意训人,给他机会,八旗子弟喝酒捧戏子是常事,御史挑毛病也挑不到他们身上,尤其宗室勋贵,只要别闹的太过分,康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康熙本来也没指望王爷们个个都是能干的,太能干的宗室子弟康熙不放心,也显不出康熙教导下成长起来的皇子优秀。

    富贵闲人是宗室子弟的座右铭,书逸邀请了几位好朋友,随便找了缘由喝酒去也,巴尔图,雅尔江阿都在此列,还有几个谈得来的红带子觉罗氏,也是赶巧浩浩荡荡的十多个,再加上王府的侍卫随从,真有纨绔作风。

    胤禛最近几日一直奉太子爷的命令去户部整理往年的皇粮税赋,傍晚十分,他意犹未尽的从户部出来,户部的官员就差挥着手绢相送了,都说舒穆禄志远可怕,四阿哥也不逞多让,不是因四阿哥住宫里阿哥所,宫门一锁进不去,四阿哥还得在户部待上一会,谁也守不住冰山脸啊。

    胤禛听说书逸请客,脸耷拉得老长,书轩虽然愁人些,但比书逸有正事,书逸天分不错,不能被不思进取的闲散宗室带歪了,胤禛一抖马缰绳,调转马头直接杀向酒楼,皇阿玛最近在整顿宗室,他们还敢出门,不知死活。

    众人喝的起劲,有歌姬舞姬陪酒伴唱,书逸闷头喝酒,怎么还没来,四阿哥,您怎么不来了?对于歌姬舞姬,书逸即便来喝酒应酬也是不沾的,今日却在身边叫了人倒酒,大出巴尔图和雅尔江阿的意外,他们两人逢场作戏的本事比书逸好,出身铁帽子王府,到哪都是焦点,雅尔江阿出了名的荤素不羁,虽然最近两年收敛了很多,但花名早已在外。

    巴尔图虽然没娶福晋,但身边也是有通房丫头伺候,他可以将福晋之位留给舒瑶,不会在迎娶福晋前纳侧福晋或者格格,但也无法指望他为福晋守身如玉,不是瓜尔佳氏特殊的教养方式,书逸也不会直到现在还是童子身。”你今日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巴尔图同书逸碰杯,他得了消息,太皇太后对舒瑶仿佛另有安排,巴尔图虽然不死心,但因瓜尔佳氏的阻挠,他见到舒瑶的机会并不多,当时的触动有些模糊,无论舒瑶是不是嫁给他,他都不会因此错失书逸这位好朋友。

    书逸饮酒后摇头,瞥见雅尔江阿搂着舞姬笑得开心,感叹一句:“世子爷风流倜傥”

    “砰。”

    门被踹开,胤禛黑着脸走进来,书逸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若论谁不怕得罪人,四阿哥绝对数得找,方才还热闹的场面,因胤禛的到来寂静无声。

    书逸拽着陪酒的歌姬起身,走到胤禛身边,“四爷。”

    入鼻的脂粉味道,胤禛觉得胸闷,在外人看来脸色更为的僵硬冰冷,但书逸离得近,发现了一丝不同,装作不胜酒力的脚下一软,使了个巧劲将歌姬推向胤禛,只见胤禛仿佛在躲避瘟疫一般,将歌姬推倒,黝黑的目光盯着书逸,冷哼道:“胡闹。”

    在旁人看来胤禛因书逸而生气,书逸垂下眼帘,不对劲,额娘,四阿哥不太对劲啊,避女子如蛇蝎不对劲啊。

    ps今日双更,求粉红。

    第二百一十章设局

    第二百一十章设局,到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