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明之后 > 第224章 血色河流
    第二日清晨,初阳升起时,天地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众人再次来到石柱下,只有群兽狂奔撕挖后的残痕,至于血渍,则是一点都没有留下,尸骨更是没有。

    “留下了许多足印,那些被血鬼融体后的天魔兽,似乎都是去往了仙云池外,我们寻去看一看。”

    一恒沉声道,同大家一样,他的面色也是不怎么好看,因为所见有一些恐怖。本以为之前那种影响情绪的异况就是足够令人吃惊,见识到了血鬼融体后的结果,才更加心惊。

    “走吧,大家都小心行事。”

    天玑洛洛提醒道,虽然只是小不点一个,但一路走来却是表现得足够成熟,来自天机阁的她,自然是见多识广,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一伙人再次动身,向着仙云池外御器飞去,追随着清晰可见的足印,带着疑惑与好奇,去一探究竟。

    仙云池外,足印并没有分散开来,而是都朝着一个方向,这个方向不是别处,正是远处的两座高山。

    不用多说什么,众人自然都是有了猜测,然后默不作声地再次出发,御器急速飞行,朝那条河流而去。这处小世界祸乱的源头,很显然就是那里了。

    急速飞行时,一恒已然是想好了对策,等会需要见机行事。无论发现什么,都不能轻举妄动,大不了找到出口,直接离开这里。

    无论这处小世界与哪里连同,只要带着界核离开这里,便是隔断了小世界与外界的连通,如此自然是最保险。

    滔滔大河自山间奔流而出,群兽的足迹来到山脚下后便是消失了,看河边的情形,都是入了河水中。

    河水本是浑浊的,带着淡淡的血色,但是有一段河水十分特别,因为能看到河水下方有一巨大的洞,血色空间,更为浑浊的鲜红色。

    众人立于高空,看着下方河水底的血洞,一个个都是露出了惧色 。浓浓的 血腥之气从里面散发开来,奔腾的河流声在这里安静,唯有厉鬼的低沉嘶吼。

    给人的感觉,那仿佛那就是地狱。

    “如何?”

    一恒询问六人,征求意见,他们自然是不可能进去的,因为没有把握,不想去冒那个险,顶多也就在外一试。

    “试试?白日的血气很淡,只有到晚上才会出来作怪,我觉得可以一试。”虎天歌回了一句,不过说得不是那么坚定。

    “我先探一下,大家都是做好撤退的准备,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我们便是赶紧离开这里。”

    一恒沉声道,看到那浓郁的猩红之后,他心动了,若是可以让鱼树来吸收,那开花结果便是有希望了。

    所以,原本想的不轻举妄动,已然是抛却了脑后。

    再次凝化情报鸟,向着下方飞去,河水虽然有冲击,但是情报鸟飞速极快,一瞬间就是冲进了血洞之中。

    周围入眼之色皆是猩红,浓郁到无法呼吸的感觉,远处看不清晰,周围则是能看到一些兽骨,在慢慢融化着。

    情报鸟融入血色中后,很快就是被融化,不过没有遭受到什么攻击,这让一恒脸上生出了喜色。

    一恒将情报鸟看到的分享给了大家,然后继续道:“我再来一试,可都是准备好逃离。”

    随后,在众人绷紧的神色中,一恒斩出了一剑,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直接落入了河水之中,激起漫天水花,继续向着血洞斩去。

    一道道目光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血洞的反应,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血洞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这一次,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而一恒则是乐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是安全的,所以一恒真的动心了。

    “你们别发攻击,我去下方再试试别的。”一恒说完便是要动身,不过一道白影一闪将他拦住。

    “不可能如此简单。”

    天山圣女看着一恒,语气依然是清冷,但任谁都是能看出在关心一恒。

    “没必要下去,我们再发起几道攻击试试。”天玑洛洛也是不赞成一恒靠近那血洞,看向身旁几人示意同时动手。

    刀剑光影掠动,向着下方再一次斩去,这一次的攻击更为猛烈,但回应攻击的却依然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下去试试,会小心的。”一恒看向天山圣女,认真说道,他不想错过喂养鱼树的绝好机会。

    “那你小心。”

    天山圣女让开了路,她猜到了一恒要做什么,因为她知道一恒身上有鱼树。一恒坚持,她自然不用再阻拦。

    天山圣女知道原因,其他人却是不知,一个个都是露出了疑色,很是好奇一恒为何非要冒险下去一试。

    韶华苏等人更是直接去到远处,若是有意外发生,便是直接逃离,可不能因为一恒的冒险把命丢在这里。

    众人的好奇,很快就是被解答了。一恒唤出了鱼树,想要它来吞噬血气,自然是要它自己伸根到那血色洞中去。

    鱼树高大三丈,体表附有晶莹鱼形鳞片,红鱼之叶三数成集,每一处都是有一小花苞,足足有十个。

    看着忽然间出现的空中的巨树,所有人都是露出了震惊神色,即便只是远远看着,也能知道此树的非凡。

    “这是……鱼树?”天玑洛洛扭头看向花易荣,有一些不确信。

    “是鱼树,不过没想到已经生长至此,看起两年之龄都是未到。”花易荣脸上的震撼更加明显,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稀有的树,竟是被一恒就这样拿了出来。

    “应该是用了什么秘法吧,其内血色太过浓郁,而且它与普通的成妖不同,只是空有灵而未生智。”

    血影谜看向几人,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怀疑。

    “我没有察觉到鱼树体内有人之精血,看起来似乎只是拿兽之血肉来喂养的。”花易荣知道血影谜的疑虑,解释了一句。

    当初古灵儿用黑色断骨吞噬过三个人,血肉也是融进了黑妖河中得到的妖兽血肉之中,所以可以说是有一点的,不过花易荣完全没有感应到。

    花易荣的话,让众人的神色都是缓和,当然,虎天歌还是略有一些感慨,不过没有那么膈应。兽与兽之间,也是分族的,普通的蛮兽与一生下来便是可化人形的兽,更是有区别的。

    一恒控制鱼树,化出一条鱼刺之根,晶莹如玉,不断伸长,向着下方的河水冲去,试探着延伸到入血洞里面。没有受到阻拦,然后开始吞噬猩红。

    鱼刺之根宛若吸管一样亮起了鲜红之色,红流不断向上,来到鱼树树干,逐渐散开去到每一朵花苞之上。

    一株血树在骄阳下绽放神彩,花苞缓慢舒展,微弱的花香蔓延开来。

    一恒喜上眉梢,初步尝试成功,他不再有顾忌,直接控制一道道鱼刺之根再延伸,去到血洞之中,大肆吞噬。

    吸收的速度很快,花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绽放,撑开鱼鳞花瓣,片片密排,中间是一条红色虚幻小鱼,在花间摇曳,宛若花间戏鱼。

    众人看着这一幕,神色都是吃惊到了极点,即便是身为妖的花易荣,也是一样,因为关于鱼树的传说有很多,但真的她却是没有见过。

    韶华苏神色复杂,见识到了一恒拥有的如此灵物,他自然是非常不爽,凭什么他一恒身上全都是宝物?若是真让这鱼树成长起来,化鱼而生,蕴养在肾藏,那可绝对是超强的助力。

    那种恢复力,肯定是惊人的。

    与一恒积怨颇深的他,自然是不希望看到这种事,不过此时的他无可奈何,他不可能在这小世界内做什么,只能去到外面在施展手段。

    “等鱼树的消息散开,我看你如何面对所有人的觊觎,身怀诸宝,其实你这样一个人可以长久拥有的!”

    韶华苏脸上闪过一抹阴狠,他一人自然是奈何不得一恒,因为有那天山圣女在,不过面对众人,一恒他能如何反抗?终究不过是东荒的跳蚤而已。

    一恒自然是不知道别人都在想什么,此刻的他,只是在感受那源源不断流淌而来的血流。鱼树的吞食能力,他可是有见识过的,那血洞宛若无底洞一样,在鱼树的吞噬下,竟是不断有血气汇聚到洞口来。

    早之前,由那些天魔兽化成的血肉猩红,已经彻底被鱼树吞食完,血色空间变得清明了许多,至少是能看清大概内景,四只情报鸟盘旋在内,被鱼刺之根护在其中,向着四方不断打量。

    如此大规模的吞噬血气,一恒自己也是提心吊胆,他自然要有所警惕,情报鸟能做他的眼,若是发生意外便是可以第一时间逃离。

    血色空间,其实是一条看不见头,看不见尾,看不见彼岸的河流,之所以说是河流,其实是因为血洞口这一边岸是能看到的,而血气的整体流动,也是有一个特定方向。

    血色河流,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这些自然是无人替一恒解答。若是作怪血气与那天魔有关,那天魔肯定就是在这血色河流之中了。

    能化遮盖中域天空的血手,很可能与这血色河流也是有关了,一恒警惕着血色河流内的变化,努力让鱼树吞噬血气。若是猜想没错,那可就是在天魔手里偷食了,这事想想就是刺激而危险。

    吞噬不断在持续,鱼树若饮甘甜,不断发生变化,花开至艳,鱼儿似实,一片片花瓣飘落后又是飞起,向着鱼儿飞入,融入鱼身,而后裹严。

    并不枯燥,能一见鱼树开花结果,那可是绝对的人生一美谈。一颗枣子大小的果实出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诱人的果香便是在此时散开。

    高处的众人,嗅到那股果香之后都是有一些兴奋了起来。血融果的奇妙一恒已经见识过了,而这不过只是初生的血融果,但也同样诱人。

    时间一点点拉锯,若是按照这个吞噬速度持续下去,定然是能快速成果,果融合,鱼树吞食,便是能化鱼而生。只是,事情往往都不会一帆风顺。

    血色河流之中,忽然探出了一手,逆流而来,裹挟滔天杀戮之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