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葵刚想张嘴说话,从喉咙口涌出的腥甜瞬间冲击了整个口腔,“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咋吐血了?”鸭鸭急得团团转,“难不成法力不是这样用的?”

    洛葵抬手擦掉嘴角的血渍,一句“没事”还没说出口,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鸭鸭一脸懵逼,随后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抬起翅膀,凑到洛葵鼻子下,好半晌,才舒了一口气,“幸好还有气,看来是她的身体第一次接触法力,所以承受不住才晕了过去。”

    鸭鸭迈着小短腿踱来踱去好一会儿,才张嘴喊道:“并儿,进来。”

    一直听着房间内动静的并儿,此刻听到唤她,立马推门。

    一进来,便看见倒在地上的小姐,大惊,“小姐怎么了?”

    鸭鸭无所谓道:“没事,搬床上去。”

    ……

    ……

    靠在床头打盹的鸭鸭,迷迷糊糊中,觉察到眼前的光亮。本不想睁眼,可是却越来越亮。

    “什么东西……啊!”鸭鸭后退了好几步,一个不注意,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也不觉得痛,麻溜的转着脖子,看着床上的洛葵。

    只见原本躺在床上的洛葵,此刻,被荧光托起,缓缓悬空……

    就在鸭鸭看得走神时,原本只是悬浮着的洛葵,忽然有要消失的迹象。

    鸭鸭心头大惊,催动体内为数不多的法力,一下蹦到洛葵身上,“何人做法,休要伤害她!”

    等了片刻,周遭也没任何动静,鸭鸭耐不住了,皱着不存在的眉,一声低呵:“出来!”

    虽然有预感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可也不能让洛瓜子被伤害。

    只是一个眨眼,一道虚空的人影便出现在它的眼前。

    鸭鸭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失望的摇了摇头,“原来不是那狗男人。”

    虽然看不清人影的模样,但直觉告诉它,这不是洛瓜子逃婚的夫君。

    “狗男人?”人影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让人听不出丁点情绪。

    “你是谁,弄我家洛瓜子干啥?”鸭鸭没搭理他的问话,一脸警惕的看着那人影。

    真见到这人影时,鸭鸭才知道,自己何止不是对手,可能对方轻呼一口气,自己都得魂飞魄散。

    “我是谁不重要,”人影顿了顿,“重要的是,我可以让她不忘记丝毫,让她顺利步入修仙之道。”

    “为什么凭什么你和瓜子很熟吗?”鸭鸭张开翅膀,梗着脖子,“再说,瓜子说过修仙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那她可是想忘记她的夫君?”人影道。

    “……”鸭鸭保持着警惕的姿势,别人不清楚洛葵的想法,它却清楚得很。

    “既然她不想忘,那除了我,没人能阻止她忘记。”人影道,“你可还要阻拦?”

    鸭鸭缓缓垂下翅膀,从洛葵身上跳了下来,“随便你吧。”各人有各命,即便是亲人都不能阻拦,何况自己只是她的朋友。

    ……

    ……

    人影消失后,鸭鸭再也没了睡意。抬起一边翅膀,意念一动,便化成了人类的手……鸭鸭全身一抖,那半截人手半截鸭翅膀的物件,瞬间恢复正常。

    鸭鸭心头悸动不已,没想到,人影一抬手,自己便有了化形的能力,拥有了百年修为。

    它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能变成人类。

    它也不记得是几年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只灰麻鸭子身上时,万念俱灰。

    可是生活没有给它喘息的时间,还来不及观察周围的情况,一只肥胖如同藕节的肉手,便从笼子上头伸了下来……

    本能反应让鸭鸭拼命的闪躲,终于,一只同伴被拎着脖子抓了出去。

    鸭鸭很快镇定下来,看着那缓缓遮住视线的竹篾盖子,心中有了主意。

    ……

    笼子里的鸭子越来越少,鸭鸭却越来越淡定。

    直到有一次,出现的又是那只胖手时,鸭鸭瞅准时机,飞快的撞开还未盖下来的竹篾,扇动着翅膀,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幸好饿了这么些天,身上的膘都饿没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顺利。”鸭鸭窃喜着,连飞带跑,把身后哇啦哇啦的人甩了老远。

    它原以为,跑出刚刚那个院子,就算是逃出生天,可是,刚窜出拱门,一回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就这样,它遇见了才十二三岁的洛葵。

    经这一撞,追着它的厨娘也赶了过来,“小姐小姐,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就把它抓回去,给您做成八宝鸭。”

    鸭鸭被旁边的壮丫鬟捏着翅膀,不甘心的挣扎着,一抬头,便对上了洛葵的眼睛。

    “并儿,你看!”洛葵惊喜道,“我居然从这鸭子眼中看到了绝望诶!”

    “小姐,您又说笑了。”抓着鸭鸭的壮丫鬟并儿一脸无语。

    “并儿,它会不会是一只鸭妖?”

    “小姐,府中怎么会有妖怪,您……”

    “我就是鸭妖!”鸭鸭情急之中,直接张嘴喊了出来。

    洛葵:“……”

    并儿:“……”

    一众丫鬟婆子:“……”

    鸭鸭:“……”我去,为啥我会说人话?难不成真成了妖怪?

    可是这里是怎么处理妖怪的?抓了弄死还是干啥?

    鸭鸭心里复杂至极,一时间更加垂头丧气。

    洛葵最先回过神来,惊喜道:“并儿,带着它走。”这可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妖怪,当然不能就这么放过。

    ……

    ……

    鸭鸭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的洛葵,心底莫名涌出一丝柔软。

    若不是遇见了她,自己,兴许到被吃了也不会尝试开口说话吧。

    若不是遇见了她,怎会彻底抛弃过去,重新开始?

    不过在她身边,倒霉事……鸭鸭叹了口气,不想也罢。

    鸭鸭跳下床,意念一动,便化作了人形。

    他低头,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陷入了沉思。

    原本以为已经抛下过去的他,此刻,居然没有勇气,走到镜子旁,看一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他害怕,自己还是以前那张脸,更害怕,一旦发现还是那张脸,他便会从梦中醒来,发现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比起变成鸭子,他更不愿变成以前的自己。

    鸭鸭垂下手,又恢复成鸭子的形状,不再回想过去,而是蹲在床下,想着今晚发生的事,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洛瓜子的男人能跟这么牛叉的人物认识,那洛瓜子的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