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05 狮子大开口,有去不回头
    我听到李警官的话时,我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死了?

    还是去年就死的?

    反问几句之后,我心里面是一万个不可能。

    我问李警官是不是搞错了,他和我详细讲解了调查的经过。

    从房东那里得到了刘思琦的身份证信息,调查过刘思琦的家庭,包括我给他们提供的微信照片,和刘思琦家人的比对,和我有接触的人的确是刘思琦。

    可是,刘思琦却早已经在去年死于先天性心脏病。

    怎么回事?

    当我挂断李警官电话时,我心里面也不断问自己。

    答案似乎遥遥无期,但是,我又隐约觉得,有些事情像齿轮一样,已经开始转动起来。

    同时我心里升起一阵恶寒,觉得刘思琦可能在暗处观察着我,随时会出现要了我的命,被一位心如蛇蝎的女人惦记,简直就是梦魇。

    我感觉到胸腔有种窒息感,不安的情绪在心底蔓延。

    刘思琦是在一年前死的,那么,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尸,到底又是什么人??

    我在店里待了一整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寄希望警方那边尽早找到刘思琦。

    往后几天,店里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伴随着刘思琦的消失,有关于她带来的影响,似乎都在慢慢消退,但是,我心底的不安却越加强烈。

    这几天,那幅被阴画师做过手脚的山水画,被那个混混青年领走了,修画的费用我象征性地收了两百块。

    倒不是我心善,而是遇到刘思琦的事情之后,我一度感觉有些流年不利,要是下手太狠,恐怕又会被人记上一笔。

    可是,有时候事情却是好心没好报。

    半个月后,一帮人冲进来,把我的店给砸了,我也被他们抓上面包车。

    车子开到城郊,在一处破败的四合院停下之后,就把我拖下车。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只鸡子,被人拎着走。

    破败的四合院却别有洞天,穿过小院进了屋,里面装修奢华。外面看来不过是百平方的四合院,在这里面看最少有五百多平方,看样子是把隔壁的几家民房都打通了。

    豪华的装修,各色桌椅台櫈。各种赌具是应有尽有!

    这里居然是一处地下赌场!

    而在赌场中央的一张桌子上,一个光头男抽着雪茄,周围还围着好几个彪形大汉,个个凶神恶煞。一个手臂纹身的青年跪在一边,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我看到这阵势,就明白是进了狼窝。但我也太明白,我什么时候得罪过这号人物?

    我被人带到光头男的面前,体型应该有两百斤的光头男,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皮瞅了一眼我,对跪着的青年问了一句:“就是这小子?”

    我认出,跪着的青年就是拿画给我修的混混,此时的他鼻青脸肿的,看到我之后,对光头男点点头,不敢多说一句什么。

    光头男弹弹手中的雪茄灰,露出残忍的笑容:“把他的手给剁了!”

    我身边的大汉一身蛮力,一把就将我按倒在光头男的桌子上。我挣扎几下,连移动一下都不能。

    而我余光中,看到旁边有人,拿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过来!

    我奋力喊出声,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砍我的手?!

    光头男踢了一下桌子!砰的一声!半边脸贴着桌子的我,耳朵震的嗡嗡响。

    但,身边的刀手倒是停下了动作。

    我心里松口气,可是没来得及庆幸几句,光头男却恶狠狠地说道:“你小子把我的画弄坏,让我的赌场血亏,砍你的手算便宜你了!”

    什么血亏?我就是个画画的,你开赌场关我什么事?

    光头男听到我的话,似乎是更加愤怒了,冷哼一声对手下说:“把他的手指给我一根根切下来!”

    我一听,这还得了?没有了手指,我不成废人了?!

    不行!

    快点想想办法!

    血亏,你特么血亏关老子什么事?!

    可是,身边的刀手却越来越近了,下一秒我的手指就得分离!

    赌场,血亏...

    难道!

    我连忙叫他们住手,这个局,我能重新布!

    我的话音刚落,刀手的手中的刀没有落下,但是,空气中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我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身边的大汉已经松开了我。

    没有了压力,我从桌子上爬起来,活动活动刚才被压制的手腕,才发现自己的额头都是冷汗。

    光头男吞云吐雾一番后,和我说,“你要敢胡说,老子会把你剁碎了喂狗!”

    我瞄了几眼在场的众人,五六个两米左右的彪形大汉,要弄死我真的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要是下面的话不能让光头满意,我马上就要交待在这儿。

    我清清嗓子,就开始说...

    从刚进门,我就看到大门上画的是一只雄狮。所谓狮子大开口,有去不回头。所有进门的赌客进门之后,就绕不出去。

    听到这里,光头男满脸横肉的胖脸,开始露出笑容,叫我继续说下去。

    我松口气,看来我是说对了。

    在光头男一众人的眼底下,我仰头看了一下天花板。

    “天花板上的八个方位,各画了一艘出洋的帆船。一共八艘海船,各有一面代表国家的旗帜。如果我没看错,这是八国联军的海船。”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国外就掀起了航海热。打着探索交流的名义,却是殖民和掠夺,行海盗行径。

    这八国海船,实则是八国海盗船。在这里的赌客一进来之后,被八国掠夺,晕头转向不知所以,守不住自己的口袋钱财。

    在这之上,天花板的吊灯,是用的水晶吊灯,这吊灯甚是奇特,是一根根垂直的水晶冰锥,活像千把尖刀在头顶。进来的赌客,头顶尖刀,不死也要半条命。进来的人运势会差到极点。

    但是,这狮口,海船和尖刀,都需要点睛之笔,来封住八门中的生门,在这生门的地方,一定要有个阴煞之物,堵住生气流通。

    这里,明显就用那幅阴画师的山水画,再好不过!

    这个局,也算是风水画局的一种。

    不过,祖上传下来的,都是为主人家趋吉避凶,增强运势的风水局。

    不像这种风水画局,完完全全就是要让进来的人失去理智,倾家荡产。而这正是出自阴画师的手笔!

    我一直以为,是阴画师想用阴画害人,就出手破了阴画的邪性。没有想到这阴画,就是主人家请阴画师故意为之。

    当我把这局说清楚之后,光头男开始给我鼓掌,最后摸摸他自己的大光头,对我说:“这个局你是说对了,那么你现在也知道,自己死的不冤了吧?”

    “在郾城,我这地方生意本来是最好的,现在老子连开门都不敢了!”

    光头男说着话,把手里的雪茄都掐断了,显然是怒极。

    我知道,光头男这个风水画局应该布了很久了,这段时间一定也让他赚得盆满钵满。可,世道都是盛极必衰。

    这画局不仅邪!而且毒!

    多少人来这里输到倾家荡产?

    久而久之一定积攒了不少怨气,这些怨气原本有邪画挡着无法宣泄。邪画一毁,生门大开。赌场的运势自然大跌,赌场的主人倒霉到喝凉水都会塞牙。

    光头男阴沉地看着我:“画修好之后,赌场就没有消停过,让我损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你要是不能把事情收拾好,老子把你沉江!”

    我明白,要是今天不能给光头男一个满意的交待,我的小命真的会玩完。

    要想恢复原状很简单,把阴画用骨料修好就行。

    但是,要是被爷爷知道我用阴画师的手法作画,我一定会被打断腿!

    而且,只要做了阴画这类事情,半生都会不得安宁!

    可是,光头男却不给我犹豫的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