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11.尸竭
    巴耶离开之后,之前他诡异的一幕,让我想起了南洋的邪术。

    巴耶居然会这种阴损的邪术!

    被这样毫无道德底线的人盯上,这让我心头很不安。

    隔壁的张倩,这时候跑了过来。

    她问我,那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后背好像还有东西在动?

    没有想到,张倩这丫头也看到了。

    我和她说,这件事不要掺和,对她没有好处,帮我找到鲛人油,这事情也就算完结了。

    张倩不愿意,死磨硬泡就是问我巴耶的事情,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我被磨得没有办法了,就告诉她,巴耶是位南洋的降头师。

    “哇!降头师?!”张倩激动地大叫,两眼放光的样子像小女生看到明星一样。

    我说她那么兴奋干什么?

    她问我,原来真的是有降头师的吗?

    她还以为是假的呢。她还听说,之前马航失事,马国政府还请了著名的降头师占卜,结果得出的结果,却是遇难者可能死了,或者还活着的种模棱两可的结果,让整个国际上都啼笑皆非,也让降头师的威信大受打击。

    我说她知道的还真多,可是我却和她说,这里面的事情水太深。当年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诸多势力在窥探,那名降头师只是为了明哲保身,不想蹚这浑水而已。

    而且,那位法师是白衣降头师,不同于巴耶这样的黑衣降头师,巴耶他们做事情是毫无道德底线和顾忌的,完全为了自我利益。

    这一点,我在今天是见识到了。

    随后,张倩问我,她之前看到巴耶身后有个小孩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传说中的养小鬼?

    我说她知道的还不少,她一脸得意地说,那是当然,她还知道很多当红的明星,在暗地里也在养小鬼,让自己的星途顺畅。

    我说她知道得还挺多,她笑嘻嘻地说,她爸有个朋友是娱乐圈的知道不少八卦,她听他说过不少这些事情。

    说完,她又追问我,巴耶是不是也养小鬼了?

    我回答她,不知道。

    她听到之后一脸失望的样子,说还以为我啥都知道,真扫兴。

    张倩的好奇心真是重,我只好说了些,我的看法。

    我对她说,我还不能确定,他的那种情况,和传统的养小鬼似乎不一样。

    养小鬼,算是降头术里最为广为人知的邪术了。

    说是,用蜡烛熏烤刚死小孩的下巴,用小棺材接住尸油,随后带回家当做神明供奉。他们称为“娃娃神”,供奉‘娃娃神’的人家里,半夜经常会听到孩童嬉戏的声音。

    这种方法,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像巴耶这种黑衣降头师,养几只小鬼并不稀奇,但是,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邪崇怎么敢现形?

    我觉得巴耶背后的邪物不是养小鬼,最起码不是传统的养小鬼方式。

    我叫张倩不要好奇,这里面的事情我也不敢深究,我让她先帮我把鲛人油找到,其他事都放一边。

    张倩一脸不乐意,还在磨我阴阳画的事情。

    我让她知道的事情够多的了,让她知道的太多,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张倩却打蛇随棍上,就是赖在我这里了。

    我看她不走,再继续被她磨下去,我就要全盘托出了。

    干脆,我就拿了抽屉里的东西,我就走了,临走还让她帮我看店。

    她以为我是在和她开玩笑,坐在柜台上一动不动。

    等我出了门后,她才跑出店门。

    这时候,我早早躲在角落里看着她在门口气得跺脚。

    看她悻悻地回店里后,我就准备做下面的事情。

    一下午,我几乎是走遍了附近的药店,和木材市场。为的就是要搞清楚,张广遗落的木片是什么东西。

    虽然被巴耶拿了一半,但是当时我长了心眼,我拿木片做实验的时候,用小刀费了半天切下了一半。

    在巴耶来之前,我就藏好了另外一半,原本就是要拿巴耶的那一半去找懂行的人问。巴耶出现之后,手头上的一半被他抢走。现在这一半是藏起来的,算是留下了“火种”...

    可是,半天下来,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的结果,药店和市场不行,我还去了古玩店,结果被臊了一顿。

    红着脸离开古董店,有人叫住了我。

    门口大树底下,一个戴墨镜摆摊的老头对我招手。

    老头就在树底下摊了块破布,布上面还画了太极八卦,还写了两个字‘易经’我明白了,老头是位跑江湖的算命先生。

    以前爷爷和我说,善易者不易。本来没有想搭理他,但是,天气实在热,我也走累了就想着过去瞧瞧。

    我往老头面前摆好的小马扎一坐,我就问他,“老先生,你叫我?”

    老头捋了一下自己的山羊胡,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问我:“小伙子,是在找人?”

    我是想搞清楚,手头上的木片是什么东西,想要找到懂行的人问,他也算是说对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而他掐指算了一下,对我说,是不是手头上有物件要出手?

    他问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他戴着个墨镜,可是人是不瞎,看着我从古董店里出来,以为我是想出手什么东西。

    我和他这样一捋,他的老脸涨红,摘下墨镜就对我说:“小伙子,混饭吃别拆台呀。”

    我看他脸色有些尴尬,站起来和他说,大爷我还有事,就不和你闲聊了。

    他看我要走,有些急就对我说:“别走呀,我刘半仙也是在业内有些名气的,价格公道呀!”

    我听他的话,他应该也是做过掮客,说不定和张广也有交集。也许,木片的事情,他能知道一些。

    我又坐了回去,和他说,我手头上是有个东西,但是很多人都不识货。

    刘半仙一拍胸膛,就对我说,他行走江湖几十年什么宝贝没见过?就算捡块瓦片,他都能断出哪朝哪代。

    我知道刘半仙的话,多有吹嘘的成分,但是他的年纪摆在这里,说不定有些收获。

    我就把朱红色的木片递了给他,他接过手上之后看了一眼,随后脸色一变!立马把东西塞回给我!

    “你哪儿来这邪门东西?!”

    邪门?我问他怎么说法?

    刘半仙和我说道,这东西他年轻的时候,在边境的少数民族那里见过。

    东西叫做尸竭,主要的原料是尸蜡。

    相传在古代,还是宫廷炼丹的原料。

    我有些半信半疑,要是这东西是尸蜡做的,那么怎么会当做药材用?

    刘半仙撇撇嘴,说我还别不信,元代人称僵尸肉为闷香,是治疗损折肢体的良药。古往今来,千奇百怪的事情多着呢。

    他叫我,要确定这东西是不是尸竭,其实很简单,只要用火烤一下就知道了。要是会滴油,而且能点燃,那么就是尸竭无疑。

    随后,刘半仙和我说,这东西要是想出手也可以,只是懂行的人不多,但也有些人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价格高不了。

    我现在没有想要卖的意思,还是先留下来。

    刘半仙看我要走,还给我留了个名片,让我有好东西要出手,也可以找他。

    回到店里,已经是四五点钟的样子,门是关着的,看来是张倩拿了备用钥匙关的。

    我按照刘半仙说的,在柜上用打火机烤这块木片。

    不多久,木片在火烤下开始泛出一层液体,应该就是刘半仙所说的尸油,正当我认为这东西是尸竭时,类似尸油的液体滴落在柜台上。

    娇艳的颜色,分明是鲜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