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12 破日
    妖艳的色泽,空气中隐约有一股血腥味,这让我不由得将鲜血联想到一起。

    我试着继续按照刘半仙的话,看看能不能用明火点燃,好一会儿之后,尸竭的一角像香烟一样,开始冒出枭枭青烟。

    燃烧部分升起的青烟带着一股甜香,我想起这主要成分是尸蜡,我连忙捂住口鼻,把火星给掐灭。

    在门口,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想到刚才发现的异常,我给刘半仙打了电话。

    可是刘半仙的电话,却没有人接。

    现在快六点了,这时候也许他也收摊回家了,这事情也只能往后推一推。

    但,我总觉得,事情可能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空气中那股香甜味似乎久留不散,我打开了吊扇通风都没什么效果。

    这几天太累,晚上歇业之后,我就早早地睡觉了。

    醒来的时候,浑身是汗。是被噩梦惊醒的,我梦见浑身树皮的陈老爷子,过来找我,嘴上来来去去都是一句,救我,快救我...

    看看时间才凌晨三点钟,我起来找水喝,出了卧室又闻到了一股香甜的气味。

    我顺着气味来到前厅,我看到柜台的位置有一丝丝亮光。

    似乎是有什么人在那里抽烟!

    我马上把灯打开,看到柜台上升起一缕青烟!

    尸竭怎么又着火了?我明明记得把火星掐灭的了!

    我心里有些发毛,但第一时间过去,把手里的水倒在了上面!

    呲!

    遇水之后,尸竭时立马就熄灭,但是,却把水也染红了,淅淅沥沥的水滴落柜台,就像鲜血一样。

    眼看尸竭要化了,我马上拿了起来。

    遇火即燃,遇水即化。这似乎和刘半仙说的有些出入,看来这东西不一定是刘半仙说的尸竭。

    那到底是什么?

    除了刘半仙之外,有可能知道的话,应该是巴耶了。

    他一定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可是,巴耶为人心狠手辣,他会不会告诉我还是一回事,要是他觉得里面有利可图,也许我还会遇到不可控的危险。

    我先拿布包好这东西,藏在了别人不好找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我也没有了睡意。

    熬到六点多的时候,我就开门营业了。

    还没有吃早点,就有人给我打电话,我一看是刘半仙来的。

    接起电话之后,我问了关于手头上尸竭的异常,刘半仙说电话说不清楚,我就叫他来我店里,我请他吃早点。

    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刘半仙就来了。

    他看到我的店还挺新奇,我招呼他一起吃过早点之后。才开始进入正题。

    刘半仙看了一下,我还剩下小半截的尸竭。沉吟半天,最后说,这东西和尸竭应该是差不多的东西,但,的确有点不一样,可是燃烧时会有异香,这一点倒是相同。

    他问我,这东西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没有和他说实话,只是和他说是从鬼市淘来的。

    刘半仙说了声,难怪...

    看来他也知道鬼市,对于他一个跑江湖的,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随后,他和我闲聊几句,最后末了说要给我介绍一门生意,我这段时间想的都是尸竭和鲛人油的事情,没多想,和他道了谢,也就送他离开了。

    往后几天,店里依旧冷冷清清。和巴耶约定的时间是越来越近了,但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

    张倩这几天没有见人影,只和我说,鲛人油的事情有眉目了,她现在在外地,到时候东西会叫人给我送来。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希望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这天的中午,有人上门,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怀里抱了着一个布包,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

    我刚开始以为他是张倩叫来的人,结果这人开口和我说,“听说这里能修遗像?”

    修遗像?

    我现在心里想着的都是鲛人油,就想早点送走巴耶那个瘟神。现在来了上门客,还是平时难得遇上一回客人。

    我顿时有些失望,脸上可能不自觉就表现出来了。

    眼前的男人伸手扶了下自己的金边眼镜,问我是不是修不了?

    我回过神之后,才迎了上去,回答他可以修,先让我看看画。

    他打开了怀里的布包,把画像递给了我。

    遗像保护地非常不好,可以说是相当的糟糕。

    遗像画里的人物依稀能辨认出,是一位两鬓发白的老人,一顶八宝帽,几捋山羊胡,穿着一身青衫马褂,看样子应该是生活在清末时期的人。

    但,五官和衣冠都已经模糊不堪了,要想修复必须下一番苦工。

    而且,修复起来也是相当地有难度。

    我和他说,这画确定要修吗?

    我的言下之意,是这画修起来会比较麻烦,酬金会比较高。

    他似乎也是明白人,对我说,“钱不是问题,只要能修好!我是刘半仙介绍过来的......”

    刘半仙?

    这时候,我才记得,那天刘半仙是有说过,给我介绍一门生意,原来就是这个人。

    本来我是不想接这单活,因为这幅画相当费工费时,而且这该收多少钱,里面有规矩不能随便乱收。

    可是,这是刘半仙介绍的,所谓出门靠朋友,要是把这单活推辞了,怕是以后都没人会给我介绍生意。

    我和他说,既然是刘半仙介绍过来的,那就好说。

    我给他谈好,修好要收七百块。

    他很爽快的答应了,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拿画。

    我说最快要一个星期,他看样子有些着急,问我能不能快点。我说这是最快的速度了,急着要也没有办法。

    要是平时没有什么事,两天也能完工,可是现在还有巴耶的事情,在我心头上压着,修画费神时间充裕点不容易出岔子。

    留下联系方式之后,他就离开了。

    我把要修复的遗像修好之后,就给刘半仙打了电话,除了感谢他的介绍,我和他说这人算是爽快,要了七百块也没有还价。

    刘半仙在电话一头沉默了一下,声音提高了一些,他说:“你就收了七百块?那人可是条大鱼,你收他个三五千,他都能答应!哎呦喂...老弟呀,你也太心慈手软了...”

    隔着电话,我都能想象得到,刘半仙捶胸顿足的样子。

    我看得出刚才那人是个金主,只不过做这行有些规矩是要遵守的。

    修遗像画,和修丹青画不同。

    丹青画,只要画师决定价钱合适,就可以接下。

    而遗像画,常与生死挂钩,所以必须遵守只收单数的规矩。也就是只能收一三五七,这四个数字带头的报酬。

    我曾经问过爷爷,为什么不收九数?

    他老人家的原话是,九是数之极致,乃是帝王之数,画遗像的都是寻常人家,扛不起这种命数。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我重新正视起,爷爷告诫我的规矩。

    我和刘半仙说了老一辈的规矩,刘半仙问我,我家的规矩怎么和他们这种走阴行的那么相似?

    随后说,有机会要和我一起喝酒好好聊聊。

    挂断和刘半仙的电话,我回想了一下他的话,我想起了画魂笔。还有爷爷一直不肯传给我的那门奇术。

    若是我能学会......

    不过想想,我就摇摇头,爷爷可是说过,学会了要受三苦,我现在没车没房没老婆,还是算了,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怎么早点把巴耶打发走,不然天天被黑衣降头师缠着,真的是寝食难安。

    终于,在和巴耶约定日子的前一天,一份快递送到了我的手上。

    是张倩从陕西寄过来的,我拆开包装之后,里面有一瓶子,里面的东西黑如鞋油,还有一股腥臭。

    我按照古籍上的方法,提炼了一下,算是勉强能凑合用。

    我正想着要给巴耶打电话时,手机却率先收到巴耶的短信,内容很简短,只有四个字。

    明日行事...

    我看到这简单的四个字,却忍不住心惊!

    从拿到鲛人油,不过半个小时,巴耶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在什么地方监视我?

    我的心里一阵发寒,他居然一直在监视我......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我只差这一份材料?

    我心里的不安开始扩散...

    而我看了一下明天的日历,是农历七月初一,居然是时隔半年一次的大破之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