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15人魄
    我跟着梅花婶到了她的家,原本她家的条件不错,现在院子里面长了不少的杂草,显得有些破败的样子。

    顿时觉得她有些可怜,以前也是闻名乡里的泼妇,现在老伴走了,儿子又不孝,日子过得一定很难。

    进了里屋,她让我坐着,然后给我倒了杯水。

    给我递了水之后,她站在一边,举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纳闷了,这里是她的家,现在倒是显得她是个外人一样。

    我问她怎么了?

    她才开口说,她这几天老是做梦,梦见她的老伴说要带她下去,她最近身体也不太对劲,就想给自己准备一幅遗像。问我,能不能给她画一幅。

    这件事倒是一件小事,画遗像本来就是我的职业,只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就和她说,这事情好办,只不过我现在没有带画遗像的工具,还得回家取,我叫她把我爸留的东西给我之后,我再回家拿了工具就过来。

    她听到之后,却一撇嘴,叫我现在给就她画,笔墨纸张她这里都有。画完了,她会把东西给我的。

    我感觉到她的话里有一丝胁迫的意味,但是,能少跑一趟也是最好不过。我就让她把笔墨纸张拿来,把遗像画好也就完事了。

    梅花婶所说的笔墨纸张,就是一张比A4规格大一些的白纸,笔墨就更夸张,就是一块炭块而已。

    我和她说,婶子这纸是没有问题,就是这个炭块怎么画?

    她说,就用这个画,画不好也不怪你。

    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画就画吧。

    炭块触手冰凉,也不是石墨,也不像木炭。

    我问她这东西那里来的,她也不说话,而是坐着好好地等着我给她画像。

    我也放弃询问,想着画好之后就走人。

    炭块用起来,就像我刚学画时候用的木炭,画在纸上的线条可能粗犷了一些,但是后面加以修饰一下,也是一副合格的素描遗像。

    我把画交给她之后,让她最好装裱起来,不然很快就会褪色。她只是看着自己的遗像发呆,点点头不说话。

    我提醒她把东西给我,她才反应过来,走进卧室之后,从里面拿了一个盒子给我,说这个就是我爸当年让她捎回来的东西。

    巴掌大的盒子有一个扣锁,倒是像女人的首饰盒。

    梅花婶说,这盒子上了锁,她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叫我回家后再研究一下。

    我也不急于这一时,这个扣锁看起来应该也很容易解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画遗像,导致太过费神,我感觉脑袋有点眩晕。

    东西拿到,我也就决定走了。

    我和梅花婶说要走,她眼皮也没有抬一下,而是仔细地盯着我给她画的遗像。

    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她对着自己的遗像,居然在笑,不是满意的笑容,而是一种让人发寒的阴笑...

    我觉得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刚出门刺目的阳光显得很毒辣,似乎要把我的脑袋晒爆了。

    走了没有多久,我就感觉胸闷气短,眼前的事物也变得不是那么清晰起来。

    实在坚持不住,我的腿一软,就跪倒在地上。大口喘息几下,我看到眼前走来一个人。

    干瘦的身材和脸上阴沉的笑容,让我认出来人正是巴耶!

    我暗道不好!

    可是,全身无力的我,眼前猛地一黑,剩下的事情就不知道了,隐约中只有巴耶得意的奸笑声在耳边回荡......

    我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是在我自己的房间,此时的房间里还隐约有股药草香味。

    脑瓜子又疼了一下,让我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老头子,石头醒了!”

    我看见坐在我床边的奶奶,在对门外的爷爷大声招呼。

    随后奶奶问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我看见奶奶的眼底有些疲惫,也不知道我昏迷了有多久,她老人家年纪那么大了,还在为我操劳,鼻子感觉酸酸地。

    我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和奶奶说,我没事,就是有点口渴。

    奶奶立马给我端了杯水过来,递到我的嘴边。

    此时,爷爷进来了,重重地哼了一声,“叫你不要出去,你偏不听,你知道自己惹到什么麻烦了吗?”

    对于我不听爷爷的话,偷偷跑出去,我是有些理亏,但是,我出去也没有什么给家里惹麻烦呀。

    奶奶依旧偏向我,对爷爷说,石头又不知道,谁知道那女人会那么阴损?

    爷爷压着火气说,“他老实在家呆着,人家能算计到他?”

    奶奶让爷爷好好说,我才刚醒来,不要把我给吓坏了。

    爷爷最是拿奶奶没辙,和我说话的语气稍微变得缓和了一些。

    问我,为什么给梅花那个女人画遗像?

    我把经过和二老说了之后,奶奶安慰我,说我下次注意,人心隔肚皮不能太相信人。还说,梅花那个女人,已经好几次上门要求爷爷给她画遗像,你爷爷都拒绝了。

    说到这,爷爷插了一句,说我就是傻,同条村的,她不找他画遗像,反而找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我当时就不觉得奇怪吗?

    爷爷的话,提醒了我。我才反应过来,梅花婶不让爷爷这个老师傅画遗像,反而让我画。

    而且她准备的东西看似简陋,但是又似乎是精心准备过的。这里面有很多蹊跷的地方。

    现在,想起来,似乎我真的是被算计了。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一张遗像?

    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爷爷说,她就是想让你用人魄,给她画遗像。真是造孽!

    人魄?!

    我终于明白了,梅花婶给我准备的炭块,是一块人魄!

    人魄,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有记载。

    说是有人上吊死了之后,在上吊的地方往地下深掘,会有一块黑炭,这个黑炭是人死前的怨气和精魄凝结而成。

    书中记载,有吊死人的地方,一定要把人魄挖出来,不然,不久之后,同一个地方还会有人上吊自杀。

    而这人魄就是吊死之人的怨气集合体,怨气十足。用人魄画自己的遗像,她是要干嘛?想让自己死后怨气冲天?让自己永世不得安宁?

    我立马就决定,要去把那幅遗像毁了。

    我要下床,爷爷问我要去干什么?

    我说要去把那幅遗像毁了。

    奶奶叫我躺好,先把身子养好,说我现在去毁遗像,怕是要挨人家的打了。

    听到奶奶的话,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问到底怎么了?

    奶奶说,那女人,在我昏迷这两天,喝农药死了。现在那边在办丧事,遗像被挂在灵堂了。

    我有些惊讶,原本还活生生的人,现在就死了?我有些难以接受。

    爷爷说,你小子知道错了吧?现在惹下多大的祸?梅花那女人,是想让全村人都不得安宁呀!

    我说,那还等什么?必须赶快把那遗像毁了!

    爷爷过来一拍我的脑袋,说我净会惹事。这事情,他会处理,这几天让我必须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

    他老人家下手还挺重,我脑袋有些懵。

    奶奶骂他没轻没重,该干嘛干嘛去。

    爷爷不敢招惹奶奶,急匆匆就走了。

    虽然,脑袋还有点晕乎乎。但我知道,爷爷说他来处理,他就一定有办法。我的心里头也就稍微安定一些。

    爷爷不在,我问奶奶,我爸当年为什么离家?他到底去哪儿了?

    奶奶摸摸我的头,叹了口气,对我说,当年的事情,都是你爷爷的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