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17 雷打尸
    后面的两天,我都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儿都没有去。

    而我从对门纳凉的老太太那里,了解到梅花婶家里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那晚的雷雨夜,梅花婶的三个儿子在为她守灵堂。当晚应该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灵堂遭了雷劈,大儿子疯了,二儿子断了腿,三儿子那天晚上之后就失踪了。

    而梅花婶的尸身,遭到了‘雷打尸’,全身漆黑。看事的先生说了,要把尸身停棺半年才能下葬,不然会变成不腐的僵尸祸延乡里。

    老太太说的有鼻子有眼,说这个逝者会发生‘雷打尸’的现象,肯定是逝者在生前作过孽,才会在下葬之前遭到天雷劈尸。这是老天爷在惩罚她,让她不能入土为安。

    我没有和老太太继续探讨这个问题,而是被奶奶叫回去吃饭了。

    其实,我也更愿意相信,梅花婶死后的遭遇是对应了老太太的话,而不是因为,我给梅花婶用人魄画遗像引出的异象。

    吃饭的时候,奶奶问我是不是不舒服?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说没事,和她说最近是有些累了。

    爷爷用筷子敲敲我的饭碗,和我说,“吃完饭,带上香烛纸,去给你妈磕个头,明天快回省城去!”

    奶奶说那么急干嘛?不让我再住几天?

    “还住?再住下去就半个月了,城里的画馆怎么办?”

    画馆是爷爷大半辈子的心血,奶奶没再说什么。

    爷爷说事情就这么定了,叫我吃完饭就上山。

    饭后,爷爷也没有让我休息,而是让我带上香烛纸,就和我一起上山去了。

    我妈的坟地是在村外的十里坡上,走了几段山路,就到了我母亲的坟头。

    而我却看到,坟前已经点了上了一柱清香,坟头上的杂草也被人仔细清理过。

    显然,有人在我和爷爷之前,就来祭拜过!

    能为祭拜我妈的还能有谁?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的爸!

    我激动地问爷爷,是不是我爸回来了?

    爷爷却脸色苍白,怒斥一声:“说什么傻话?你爸回来我能不知道?”

    我反问道,那不是他还有谁?

    爷爷走到坟前,看了一下墓碑,然后看了一下坟头上的土,喊了声:“不好!有人过来取阴土!”

    取阴土?

    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爷爷这么重视,想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这时候,旁边的草丛窜出一个人影,看不清面目,头也不回地往通往山下的山路冲!

    这人明显就是在附近藏匿,他荒郊野岭地跑到坟地里做什么?显然,我妈坟地的异常和他有关!

    我放下东西就要追上去,可是爷爷却按住我,让我别去追。

    叫我把坟头上的土补上,那个人他有办法找到他!

    说完,爷爷就踏上了下山的山路,叫我继续祭拜。

    看着爷爷离开的背影,我觉得,爷爷还有很多事情都在隐瞒我,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都不让我知道。

    我按照爷爷的话把坟头的土填上,摆上贡品,点上蜡烛清香,化了带来的金银衣纸。

    对于母亲的印象,我同样模糊,只是听奶奶说过,我妈妈是一位非常温柔贤惠的女人。

    给母亲叩了几个头,我就沿着原路下山。

    一路上,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但是回头一看,又没有发现任何人。

    眼看就要到村口,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只觉得眼前晃了一下,随后手上一轻。

    我察觉手上提着的篮子不见了,而我看见一个邋遢的人影,拿着我的篮子在哈哈大笑,显然对抢走我的篮子,他觉得非常的得意。

    我看清他的样子,我破口大骂:“刘傻子,你给我回来!”

    抢篮子的人正是刘傻子,此时他边跑,还边探手往篮子里拿东西。

    十里八乡扫墓的习惯,都是在祭拜完成之后,贡品就会带回家食用。这是我们这一带的习俗,食用祭拜先人贡品,能得到先人的保佑。

    早上奶奶可是给我准备了一只白斩鸡,给我带去扫墓。被刘傻子这样抓来抓去,那鸡肉谁还敢吃?

    我立马就追了上去,可是没有想到,刘傻子人是傻,但是跑得贼快。我拼尽全力,也是被他远远地吊在身后。

    最后,也不知道他是抽了什么疯,把篮子对着我一扔,笑嘻嘻地说了句,‘还给你!’然后,人就跑的没影了。

    我看了一下篮子,里面的糕点没有少,但是那只鸡却已经不见了。

    我气得骂了一声,但此时也于事无补。

    和一个傻子计较,到头来又能怎么样?

    只能带着剩下的东西,回家去。

    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就路过一处长满杂草的院落。眼前不远处有个人影闪动了一下,身材和刘傻子有点像。

    我猜应该是刘傻子抢到白斩鸡之后,准备找个角落好好享用。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来气。这可是,奶奶平常辛劳养的鸡,凭什么就让这傻子给占了便宜?

    鸡是要不回来了,但是,也不能让他吃得那么安生,我就想过去吓吓他。

    我提着篮子,就摸了进去。

    我以为刘傻子会躲在草堆里吃鸡,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我绕到了房子的后面,看到这座破败的瓦房是有后门的,而且后门的锁被打开了,门也是开着的。

    我心里就想,这刘傻子是人傻,心不傻。居然还做这种撬门进屋的行径。

    看来,就不要怪我‘替天行道’了,必须好好吓唬吓唬他。

    轻轻推开门,我走了进去。

    刚进门,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霉味,看样子这屋子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这里到处除了灰尘就是蜘蛛网,感觉不到任何的人气。

    这房子可以一目了然,两间卧室,一处灶台,一个采光的天井。

    一间卧室的门是紧锁着的,而一间卧室的门没有上锁,我觉得刘傻子可能就藏在里面,我就想先透过卧室的窗户,往里面瞅瞅。

    结果里面太黑,什么都看不到。

    我就想直接踹门,然后吓唬他一下。

    我放下篮子,但抬脚之前,我却听到那间上锁的房间,发出咯咯的声音。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偷偷趴上了那间房的窗户,看到了里面真的是有人!

    而且那人打开了另一边的窗户,光线照映在他身上,留给我一个背影,我觉得这背影有几分熟悉。但是我能确定,不是刘傻子的。

    我从顺着窗户蹲下了身子,怕里面的人发现我。

    可是,我转念一想,这房间门是从外面上了锁的,那么这人是怎么进到里面的?

    我再次往头顶的窗户探探头,想看看能不能看清里面那人是谁。

    我刚冒头,就看见一双充满狠厉的眼睛!

    我被吓到了,连忙退了几步。

    砰砰砰!

    里面的人似乎要出来,可是门是从外面上的锁,他把门砸得砰砰响,却没有任何结果。

    啊!!

    里面的人发出一声戾气十足的嚎叫,让我感觉不寒而栗。

    我知道这里不宜久留,立马提上篮子就往外跑。

    赶忙回到家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奶奶。

    奶奶问我,是不是院子长满杂草的那家?

    我说是的,而且还有个后门。

    奶奶说,那就没错了,那里就是老陈头的家。可是,那里已经有十来年没人住了。

    我听到之后,暗暗心惊。

    那么我看到的那双眼睛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到底是怎么进房间的?

    或者说,他是被锁在房间里的?

    难道,他十几年都被人锁在了那间房?

    我突然觉得,那人很可能是某人囚禁起来的囚徒。

    我想再去一探究竟,可是,奶奶说什么都不让我出去,让我好好在家呆着,明天就要上城里,她不希望我再惹出什么幺蛾子。

    而晚上的时候,村子里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不断有人大喊走水!走水!

    我按捺不住好奇,在自己门口张望,从外面回来的爷爷,把我拉回屋。

    我问爷爷怎么回事?

    爷爷说,村子东头有间房子着火了,村长在组织人员灭火。人已经够了,叫我不要去掺和。

    村长东头?

    那不是老陈头房子的方位吗?

    我隐约觉得,事情似乎很不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