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19 决定
    飘逸的长发随意在脑后挽成马尾,让她增添些许活力,看似普通的T恤衫,却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地凹凸有致,一条浅色百褶裙之下,晃动一双比例匀称的长腿。

    此时她看到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之后,白了我一眼。

    “喂!没见过美女呀?”

    我回过神来,对她说:“嘿嘿,警花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呀!”

    我搓搓手,请她坐下。

    来人正是和陆涛给我录口供的徐丽,她的到来,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她坐下之后,打量了一下周围,对我说:“你这里还挺别致的,我还以为会很阴森呢...”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给人画遗像的事情。

    我对她说,除了帮人画遗像,我也会水墨丹青。而且,我这里是画馆,又不是殡仪馆,怎么会阴森森的呢?

    过门就是客,我给她倒了一杯水。

    她浅浅尝了一下之后,开始和我闲聊,她似乎对我画遗像的工作很好奇。问我,为人画遗像,有没有遇到过很恐怖或者很恶心的尸体?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女孩家家的,怎么就对尸体那么感兴趣?

    可是,她说起这个恐怖和恶心的尸体,我倒是想起了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我和她说,我十七岁那年,我和爷爷上门给逝者画遗像。

    那具横死的尸体,脑袋被拖拉机压成的烂西瓜。我问她,这样的尸体算不算恐怖?

    可是,她不太信,撇撇嘴说道:“切,面目全非的情况下,怎么会让你去画遗像?人都已经没有脸了,你还真能编...”

    我和她说,这可不是我编的,当时是我和爷爷用针线把那人的脑袋给缝起来的。

    说实话,那一回不仅是最恐怖的一次,也是最恶心的一次。要不是为了给我凑齐上高中的学费,我和爷爷也不至于做了缝尸匠的工作。

    哇!

    徐丽发出一声惊叹,看样子她是被我的经历惊讶到了。

    随后,她问我,当时还有没有发生什么更加恐怖的事情?

    我摇摇头,对于那时候的事情,我不太想回忆。稍微想想,我都感觉胃液翻涌。

    但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我把和爷爷一起拼接脑袋的细节,和她说了一段。

    带着腥臭的烂西瓜,硬是一块块拼接起来,已经腐烂的恶肉和尸水招惹了不少苍蝇...

    光说到这一点,徐丽就受不了,赶紧和我叫停。

    看她面色发青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有些反胃。我笑话她几句,做刑侦的居然也害怕这些。

    她白了我一眼,说她又不是做法医的,刑侦现场她也没有去过几回。

    看着徐丽嗔怒的模样,我觉得这个小女孩也挺可爱的。我就和她开门见山地说,来我的店到底是有什么贵干?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她听到我这么说,也不做作,笑吟吟地对我说道:“我来找你,还真有件事情,想让你给我解答一下的。”

    我也有些好奇,问她什么事情还需要我?

    她神秘兮兮地说,是有关刘思琦的事情。

    刘思琦?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徐丽和我说,她虽然死了,但是留下的谜团更大!

    说着,徐丽把她的手机递过来给我。

    手机上显示一则视频正在暂停状态,应该是监控视频,画面是某处大楼的大厅,视频上面是空无一人,我点开播放之后,有从大门处走进来一名保安,应该是小区保安准备巡查。

    我觉得视频里打大厅有些眼熟,我就问徐丽视频里面的是什么地方?

    徐丽没有回答,而是叫我继续看下去。

    过了几分钟,我看到了一个惊慌失措的背影,捂着胸口裸露着上半身冲向了大门。这身影太熟悉不过,就是我自己!

    这段视频是那天晚上,我从刘思琦家里逃出来的监控视频!

    看到我一脸惊讶的样子,徐丽让我继续看下去。

    在我出了大门之后,随后跟着一名穿着单薄睡衣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把尖锐的凶器,我认得出,那是一把金刚杵!

    视频里的女子是刘思琦,她在我冲出大门之后,紧随其后。也就是说,当时我听到楼道里的脚步声,正是刘思琦在追上来。我庆幸,当时选择逃跑。

    而我把视频快进,发现刘思琦跟着我后面出了大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看我皱着眉头,徐丽问我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我说,刘思琦是跟着我一起离开的?

    徐丽说,“没错,当初我们也是根据这段视频,和匿名举报,才推断刘思琦的死和你有关。”

    我说“既然你们觉得我有重大嫌疑,为什么又把我放了?”

    徐丽指着我手里的手机,叫我继续往下看。

    我带着疑问继续往下看,大约是过了二十分钟,追出去的刘思琦依旧没有回来。

    而这时候,视频上出现了一名身姿摇曳的美女,长发飘然的气质,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刘思琦!

    怎么回事?居然有两个刘思琦?!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慢着!

    这个后面出现的刘思琦,难道就是那一具尸体?

    徐丽撇撇嘴,对我说,尸体怎么会复活?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

    徐丽的话很正常,要不是亲身经历过,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

    但是,我前段时间,中了巴耶的降头术,身体不听使唤,只能任由巴耶摆布,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可是真真切切的!

    我反问她,让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有两个刘思琦。

    她得意地笑道,“我们发现的那具尸体,根据我们法医的尸检,这个刘思琦是有过整容史的...”

    整容?

    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两个刘思琦,但是,怎么解释另外一具尸体会复活?

    听到我的话,徐丽哑口无言。看来,这也是他们现在面临的难题。

    徐丽说,现在案子陷入了僵局。

    虽然现在能证明尸体有整容史,但是他们反而陷入了另外一个谜题。

    无法确定尸体的真实身份!

    要不是因为我曾经报过案,警察那里有留下刘思琦的案宗,他们都不知道尸体叫做刘思琦。可是,当确定尸体是刘思琦之后,现在发现尸体有整容史之后,又推翻了尸体是刘思琦本人的结论。

    现在连尸体的的身份都不能确定,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徐丽是一脸犯愁的模样,随后,她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看到她两眼放光的样子,我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我问她干嘛这么看着我?

    她问我,“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些吗?”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猜到了一些,但是我知道,这事情对我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摇摇头就说,我不想知道。

    徐丽狡黠地一笑,“你逃避也没有用的,虽然我们没有查到尸体的真实身份,但是,我们查到这个‘刘思琦’是有邪教背景的,而且有迹象表明,这个邪教最近在郾城活跃起来,你确定,你可以置身事外?”

    我听到徐丽的话,我就脑瓜子疼。

    这是我一直都不想面对的事情,刘思琦拜的是邪神,肯定不会是传承下来的,多半是半路入教,现在她死了,指不定会不会有教众帮她报仇。

    而有人帮她报仇,似乎我就是首选目标!

    徐丽说,现在上面有任务,必须查清楚‘刘思琦’的真实身份,还有她身后的邪教,都必须一网打尽!

    我撇撇嘴,对她说,就是说你们要把我当作诱饵了?

    徐丽说,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这个是警民合作。

    我只能对她报以十分勉强的微笑。

    我不想被刘思琦身后的什么邪教打乱自己的生活,但是,现在很可能,我不找上他们,他们也会找上我。

    最后,我在心里下了决定。

    我问徐丽,现在‘刘思琦’的尸体在哪儿?

    徐丽,你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