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20 要出事!
    我看着刘思琦一脸茫然的样子,我叹口气对她说,“当然是帮你们确定尸体的真实身份!”

    你能确定尸体的真实身份?!

    徐丽一双凤目瞪地溜圆,随后,又撇撇嘴说:“你别闹,你一个画家能做法医做不到的事情?”

    被徐丽小看,我有些不爽。除了想证明自己,同时也想早点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不然总是有这件事在心里悬着,真是夜不能寐。

    我和她说,不要小看民间手艺人,我这可是祖传下来的本事。

    徐丽听了我的话,脸上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她再次问我,是不是真的有办法确定尸体的真实身份?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徐丽立马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从称呼上,她是给陆涛打的电话,挂断电话之后。她对我说,“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叹了口气,问她,说好的警民合作呢?怎么现在我好像是你的下属一样?

    徐丽白了我一眼,说“好了,别浪费时间,队长还等我们的好消息呢!”

    我问她要去哪儿?

    她对我眨眨眼,说“去刑侦队!”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徐丽又回到了刑侦队。

    徐丽对我说,这次是队长陆涛特殊申请,才能让我进刑侦队的法医鉴定中心。

    我和徐丽换好着装,带上口罩,就进入了解剖室,而在解剖室里,已经有人同样是‘全副武装’在等着我们。

    我以为是陆涛,可是这人开口之后,我听出这人是个女的。

    “丫头,让我加班给不给加班费的?”

    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徐丽,此时笑得像个月牙一样。

    “辛苦了,小玲姐,今晚工资加一倍!嘻嘻...”

    从她们的对话中,似乎她们的关系不错。

    徐丽给我介绍了一下,眼前的女人是这里的法医,叫做霍晓玲。

    现在是晚上十点了,是她的下班时间,她是接到陆涛的电话赶回来的,当然,她也说了,她很好奇,画师的我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尸体的真面目?

    虽然,她说话间的语气不自觉有些轻蔑的意味。

    这个我没有怪她,毕竟对于解剖尸体来说,她才是专业人士。

    但是对于回复死者的遗容,我可不会落于下风...

    在她的身边,就是解剖台,上面已经有一具盖上白布的尸体。

    她掀开了白布,叫我自己看。

    在解剖台上,是面容和刘思琦一模一样的尸体。

    苍白而无任何血色的脸,已经完全没有往日的光彩。原本的美丽动人,现在只是一具没有任何生命特征的皮囊。

    尸体已经做过尸检,几乎每个部位都动过刀。

    我问人是什么原因死的?

    回答是死于溺死,浮尸于江边被打捞起来的。

    我问霍晓玲,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溺水而死,浮尸于江边,最起码也是在水里泡了有两天以上。

    可是,尸体没有任何水肿,模样除了没有血色之外,几乎和活着没有什么变化。

    听到我的话,我看见霍晓玲的眼神闪了一下,对我说:“你是说,她的死因不是溺亡?”

    我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

    而我拿出了一套银针,准备给尸体施针。

    “这就是你的办法?”霍晓玲的语气充满了不解。

    要是和她解释的话,又得费一番功夫,还不如先施针之后再说。

    这一次,我依旧用了银针探骨的法子。顺着脸部的几处穴位施针,一副人像在我的脑海中慢慢成形。

    我叫徐丽给我取来画纸和笔,我用最快的速度在画纸上完成素描。

    徐丽看到我的画之后,疑问道:“这怎么像是一个男人??”

    不仅徐丽疑惑,就连我也是有些惊讶,我是按照银针探骨的法子,得出来的肖像,这不可能错。

    但是,这画像,明显就是一个男人!

    霍晓玲也过来看了一眼,先是怔住半晌,最后问我:“你刚刚偷看我的解剖记录了?”

    我有些纳闷,我没事偷看你的解剖记录干什么?

    徐丽似乎听出了霍晓玲的异常,赶忙问她到底怎么了?

    随后,她在我的的注视下,开始说起她的尸检结果。

    “我比你们先来解剖室,我提前再次对尸体做了一次尸检,这次的尸检我有一个很大的发现。”

    “在死者的两边腋窝下,各有一处手术的刀疤,这是隆胸手术的常规做法!”

    “而且,你们看看她的喉结,虽然经常有服用雌性激素,但是喉结依旧要比女性的要大一些...”

    我听到之后,我心里充满了震惊!

    眼前的刘思琦,真的是一个男人?

    这不是变态吗?!

    “这不是变态,这是变性...”霍晓玲认真地说道。

    可是,我却记得,我那天晚上,还把她推倒过...

    我的胃一阵翻涌,实在忍不住,跑到一边的洗手池翻江倒海了一翻...

    当我缓过神来之后,徐丽给我递来纸巾,对我说:“你不是连烂西瓜的脑袋都见过吗?一个变性人,你有什么受不了的?真没用...”

    现在被徐丽涮,我也就认了,要是被她们知道,那天晚上我会对刘思琦...

    我马上站起来,在水池里洗了一把脸,这回才算是彻底缓过劲来。

    我知道,刚刚的确有些失态,但是,任谁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也会不淡定吧?

    只是,这件事,我还不能跟她们说实话。

    徐丽看我没事了,就对我说,这幅肖像画,就是这具尸体的真实面目吗?

    我点点头,这绝对是错不了。

    徐丽很高兴,现在困在他们心中的谜团总算解开了,有了这具尸体的真实画像,那么一切就变得好办起来。

    徐丽对我说,她现在要把这幅画像交给队长。

    我知道,得到线索,他们刑警队会有很多要忙的地方,我也是识趣的人,就和她说,我自己会打车回家。

    徐丽说了声不好意思,就急匆匆和霍晓玲道别,离开了解剖室。

    在这解剖室里,就只有我和霍晓玲,还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和霍晓玲并不熟,而且,她的性格不像徐丽开朗热情。我和她在这里,顿时有些尴尬。

    随后倒是她先开的口,和我说了声抱歉,她没有及时把尸检报告告诉我,导致我...

    其实,我刚刚会那么失态,不是因为她没有提前告知尸检报告,而是那个原因。

    而此时她当先和我道歉,我更不好意思。

    她走到我身前,率先伸出手想要和我握手。

    就在我要伸出手的时候,我余光却看到,尸体的眼睛睁开了!

    是诈尸!

    我顺手抓住了霍晓玲,拉着她一起后退!

    空气中只剩下寂静,最后,我看到身边的霍晓玲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我对她说,尸体睁眼了!

    我和我解释,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有时候是身体条件反射或者是感应到生物电,所以尸体才睁开眼睛,一般都是溺死者才会发生的现象。

    听她的话,好像还很有道理,只是我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

    当霍晓玲把刘思琦的眼睛合上之后,我总觉得,已经是尸体的刘思琦,嘴角始终流露着一道诡异的微笑。

    随后,我帮霍晓玲一起,把尸体运回了停尸间,放进了冷藏柜。

    霍晓玲让我和她一起走,她开车送我回家。

    当我们在换衣间,把手术服和口罩摘下之后。我这时候才看到霍晓玲的样貌。

    她的年岁应该比我稍微大一两岁,但脸上没有岁月的痕迹,举手投足之间有的都是成熟的韵味,让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同时她摘下了头上的帽子,长发飘然顺滑,还带着阵阵清香。她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女式小西装,尽显成熟的职场范。走到大街上,没有人会把她和法医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霍晓玲看我傻站着,扑哧一笑,叫我还不快走?

    我才反应过来,去开门和她一起离开法医鉴定中心。

    我们刚上车,霍晓玲就接了个电话。她没有避讳,直接开了扩音,把手机放在了车子的中控台,顺便把车子启动。

    电话是陆涛打来的,他问我们事情进行的怎么样?霍晓玲说结果很不错,这里面都是我的功劳。

    听到这里,我觉得霍晓玲的人很不错,我只是一个外人,但是她都愿意把功劳全部让给我,其实这里面离不开她的法医专业。

    可是,电话里的陆涛,却发出惊疑的声音!

    “画像出来了?那为什么看门的保安说徐丽离开了中队?!”

    霍晓玲说,这怎么可能?徐丽是和我们说,要去把画像给你的!

    我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这让我心头一紧!

    不好!要出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