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25 请神
    这时候,刘半仙跑了过来,拦在她面前,对她说:“唐太太,这是个误会,是个误会...”

    她冷冷一笑,说了句让开!

    刘半仙理亏,不敢再挡在我面前。

    而我也再次看清她的模样,她也看到我之后也是愣了一下。

    “你是吴磊?”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好久不见...”

    我眼前的女子,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叫做魏小青,人美声甜。还是校花,是许多学校青年憧憬的对象。

    当时,我还坐在她的课桌后面偷看她。后来毕业之后,听人说她嫁人了。没有想到,居然是嫁给了唐怀理...

    刘半仙看见我和魏小青是认识的,当下就说:“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有话就好说好说...”

    魏小青听到之后,就狠狠瞪了刘半仙一眼,他立马发怵,就退到一边。

    魏小青看向我,叫我去一边,她有事和我说。

    她开口并没有寒暄,而是直接嘲讽道:“没想到,你现在也做这个。”

    我知道她是在说我和刘半仙,我就和她说,我们是你丈夫请我来的。

    她听到之后,脸色变了一下。

    最后咬咬牙,对我说:“我们来做个交易。”

    交易?

    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想到和我做交易?

    我问她,是什么交易?

    她说:“你们来的目的,我知道。你们把这尊观音像放回去,这一趟就算你们把事情办好了。”

    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继续和我说道:“观音放回去,你们走!听不懂吗?”

    魏小青的话夹带着一丝火气,这和以前我认识的她完全不一样。以前她是温柔聪慧,对待每一个人都是一脸的亲切。现在的她,变得无礼蛮横,并且疯狂?我有些不确定起来...

    是因为抑郁症的原因?

    我和她解释,这尊观音不祥,继续放在这里会给你,会给唐家惹大祸的!

    魏小青,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这关你什么事?”

    这一刻,我明白了,现在的魏小青已经和以前的她诀别了。

    我把怀里的血观音抱紧,对她说,我们受雇于唐家,事情没有办妥,我们不能这么回去。

    看我寸步不让,魏小青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最后用一种妥协的语气和我说道:“吴磊,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

    看她语气变得委婉,我叫她说说看。

    “我怀孕了...”

    她的脸上露出一道微笑,这一刻,我觉得她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善良亲切的魏小青。

    说完之后,她的右手轻轻抚摸小腹,一脸幸福的样子,似乎感觉到胎儿在她体内的律动...

    她的话让我有些诧异,她怀孕了,为什么还要叫我们过来?

    她说,这件事并没有和她老公说。

    这一刻,我能感觉到,她是幸福的...

    她抬起头,对我说:“只要你把观音的事情忘记,我再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这件事的功劳就会记在你们的头上。这件事,对你很有好处!”

    她的话充满了现实,的确,要是这样的话,我和刘半仙可以名利双收。

    可是,这让我的心里更加的不安。

    看我依旧犹豫,她的脸泛上了一层冷意,“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是大喊一声非礼,你们就出不了唐家村!”

    我明白她的意思,以她唐家少奶奶的身份,就这个理由,就能置我们于险地。

    这个当口,我只能选择答应她。

    按照她的意思,我把血观音放回了原位,并且用青石板盖好。

    当完成这些过程,魏小青叫我们先走。

    我们走到祠堂大门,我看见她才往祠堂一边的侧门离开。也就是说,她知道会有人过来看祠堂风水,所以她来是要确保血观音无恙。她为什么那么在意血观音?那尊观音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的心里感觉有些压抑,一度怀疑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而剩下的事情,我就全部交给了刘半仙。

    末了,我和刘半仙坐着唐家的车回画馆,他把收到的红包分了我一半。共一万,两人各五千。

    我拿着刘半仙给我的钱,我感觉有些沉甸甸的,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刘半仙叫我不要嫌少,后续唐太太怀孕的事情告诉唐怀理,到时候一定还会有大红包。

    我把魏小青怀孕的事情也告诉了他,刘半仙和我说,魏小青的那尊观音可能是送子观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我说没事那就最好,我觉得当时,我更希望会相安无事。

    时间过去了几天,魏小青上门来找我,只是她的面色显得很难看。

    我问她怎么了?

    她和我说,这回一定要帮帮她!

    我知道,她那尊血观音一定是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她不会火急火燎地过来找我,我就叫她说清楚到底什么事?

    她和我说:“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魏小青的两个小孩夭折,随后又频繁流产,导致她患了抑郁症。再加上医生说,她怀孕的几率微乎其微。她已经想过轻生的念头,在她心灰意冷之际,她的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位巫师,从巫师那里请回了一尊送子观音。

    但是,巫师告诉她,这尊观音不受香火,只接受鲜血供养。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惊了!

    这尊观音像简直就是邪门到家,我问她,你怎么就能相信这种事情?

    “当时我已经没有办法了,你知道吗?”魏小青开始啜泣。

    豪门似海,我似乎可以看到,一位女子无法为老公生育,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

    我给她递了张纸巾,她擦去眼角的泪水,继续和我说道:“后来我真的怀孕了,有了肚子里的宝宝。”她轻抚小腹,脸上依旧是不变的幸福。

    只是,她随后话锋一转,变得有些癫狂起来:“可是,我没有想到,就算我怀孕了,依旧要我每天供养鲜血!它每晚都在我耳边喊,血,血,我要血!我都要崩溃了!”

    “我不能再供血,再这样我会贫血,肚子里的宝宝会出事的!”

    我听到她的遭遇,我才确认,那尊观音果然是邪门,无血不欢,简直就是邪神!

    而,魏小青在这段时间,一直饱受折磨。

    魏小青用恳求甚至乞求的语气对我说:“帮帮我,也帮帮我的宝宝,我现在不能没有他...”

    我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人可以帮她,不然她不会再次找上我。

    我立马给刘半仙打了电话,让他赶快过来一趟。

    刘半仙来了之后,看到一脸憔悴的魏小青也是很诧异,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一向以道貌岸然示人的他,此时也愁眉不展起来。

    他和我说,这件事不好办。

    魏小青请的是邪神不错,但是,邪神不比正神。求正神保佑,要是心愿达成,你不再添香火也没有什么,讲究心诚则灵。

    而邪神,则是有因必果,毁诺必死无葬身之地!

    邪神也保佑她怀上了孩子,要是这时候,断了邪神的供养,很可能就会一尸两命!

    现在,血观音已经会主动叫饲主供养鲜血,已经隐隐有祸害人的势头了。

    而且受鲜血供养的邪神,一般没人敢惹。

    那尊血观音他见过,通体的血红是用鲜血染成的!

    也就说,这血观音不知道经历几任主人,吸食了多少鲜血。乃是极为凶煞之物!

    要降住它,不容易...

    想了半天,刘半仙说,实在不行的话,让魏小青去寺庙里躲一躲,这样的话,邪神是不敢进寺庙的。

    听到刘半仙的话,魏小青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脸上也多了一丝怒意。

    “我是唐太太,我躲在寺庙去?这外面的人该怎么说我?让我待在寺庙,去做尼姑吗?”

    魏小青面带愠色,显然也是气极。

    刘半仙砸吧嘴,说,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知道,刘半仙的这个办法虽然好,但是,操作起来却不现实。让一位女子抛家舍业,去寺庙躲避灾祸,就和流放没有什么区别。

    我想起了,爷爷和我说过,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

    若要解了魏小青此时的灾祸,可能还得让她请一尊正神回家。

    为此,我走到画馆的仓库里,拿出了一个三尺长的锦盒。

    在他们的注视下,我把锦盒打开,拿出里面的画轴。

    刘半仙看到之后,赞叹一声:“好一副弥勒像!而且还是个老物件!”

    我和魏小青说,这幅弥勒像你请回家,挂在家里明亮干净的地方,每天烧香请愿,会保你家宅平安。

    弥勒佛传说是如来佛祖的继任者,所以亦称未来佛。而且,这幅弥勒佛画像盘腿而坐,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代表开朗和慈悲。同时,我把画送给魏小青也是希望,她能找回那个开朗亲切的自己。

    魏小青看到弥勒佛画像,说她感觉心里安定了一些,觉得画像似乎有灵气。

    刘半仙在边上说:“这画应该是受过香火的,神像只要受过香火十日有余,就会开光。有这幅画在,绝对能保你家宅平安。”

    我点点头,这幅画的确是开过光,是一位老顾客放我这里寄卖的。

    魏小青问我多少钱?

    我说先拿回去。可是,她硬是给我微信上转了五万块钱。说要是我不收,她就不认我这个老同学。

    这回,是我难得看到她的微笑。我知道,她也是求心安。

    我把钱先收了,但是我又退回了两万。只收了三万的成本价。

    魏小青把弥勒佛的画像请回家,刘半仙说我不会做生意,还把两万块钱给退了回去。

    对于刘半仙的话,我没有反驳,只是耸耸肩。

    魏小青给我钱是为了心安,而我只收成本价,其实,也是为了一份心安......

    可是,这份心安没有持续多久,魏小青还是出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