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丹青师 > 26 人祭
    那是她把画带回家的第六天,刘半仙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说魏小青死了,尸体是在唐家村的后山找到的。

    我听到之后,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问刘半仙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血观音?

    刘半仙说,这个不确定,总之死的很邪门。

    听说唐家人找到魏小青的时候,她的死状相当恐怖,全身卷缩着,似乎是想在保护什么。

    可是当人们看清她的尸体,却发现她的肚子已经烂掉了,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胎儿从里面爬出来一样!

    听到这里,我拿手机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魏小青的死状诡异,更像一种血腥的报复,来自血观音的报复,讨要赐予她的胎儿......

    而魏小青至死都保持着卷缩的状态,自始至终都在护着肚子里的胎儿,也许是她深藏在骨子里的母性......

    魏小青的死很诡异,唐家也是名门望族,这件事在很多媒体上的新闻都占了不少的篇幅。

    在很多媒体深挖之下,说有人看见魏小青是在半夜的时候,自己跑上山上去的。还有人爆料,是一未归案的杀人魔干的。总之,各种小道新闻铺天盖地。

    第二天的时候,唐怀理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参加魏小青的追悼会。

    我如约去了,想着以老同学的身份送她最后一程。

    我到了唐家村,直奔祠堂去。

    在祠堂门口,我看见了刘半仙。

    我看见他有些诧异,我就问他怎么来了?

    刘半仙说,是唐怀理叫他来的,让他给魏小青找一处风水墓穴。

    只是他说,现在来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唐怀理的人。

    我也是有些疑惑,只要家里有祠堂的,红白喜事都会在祠堂里办,可是,我们就站在祠堂外面,现在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久之后,唐怀理给我来了电话,问我到了没有?我说和刘半仙在一起,他叫我们去唐家大院,他在哪儿等着我们。

    唐家大院,在唐家村是占地最大的房子,西式风格的奢华别墅。

    到了唐家大院,唐怀理亲自给我们倒茶。

    刚才在大太阳下等了好久,确实是渴了,我和刘半仙几杯茶喝下去之后,才觉得消暑。

    随后,我看见刘半仙额头冒汗,脸色看起来也不好看。

    “不好!快走...”

    刘半仙话没落音,就瘫软在沙发上。

    我此时脑袋也是一阵眩晕,天旋地转之后,倒在沙发上,最后只看到唐怀理阴沉的笑容......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

    此时我和刘半仙一起绑在地上,他还在昏睡,我环顾四周,这里似乎是一个地下室,只有半个篮球场的大小。

    我和刘半仙在角落,而密室的正中央,有尊一米高的佛像,在佛像前有个身穿黑袍的人,似乎是在诵经。

    在这地下室的四周,都挂上了白布,上面写了某种艰涩难懂的文字。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我马上叫醒刘半仙,他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清醒过来之后,打了个激灵!

    “啊!快走!这人有问题!”

    我去!这傻子!我本来想把他叫醒,然后一起想办法逃出去。现在倒好,反而提醒了黑袍人!

    黑袍人摘下宽大的帽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回过身后,正是给我们下药的唐怀理!

    唐怀理走了过来,问我们:“怎么?睡得还好吗?”

    刘半仙说道:“唐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唐怀理此时一点也不忌讳,直接说道:“听过人祭吗?”

    刘半仙听到,吓得嘴巴都在微微颤抖。

    而我听到之后,心惊不已。

    人祭,顾名思义是将活人作为祭祀给鬼神。

    早在商周时期就有,宋朝风气最盛,传闻那时候只要有陌生人经过村落,会被被村民抓去祭祀鬼神。后得到朝廷抑制,但是,在民间依旧地下进行。就像崇祯吊死在煤山,明朝的官兵把农民起义的战俘头颅割下,祭奠崇祯皇帝之灵位。

    人祭,这种血腥残忍的祭祀活动,一直到清朝还有留有遗风。

    唐怀理居然要把我和刘半仙当做人祭,这么说的话,难道!

    我咬着牙问他,“魏小青是你杀的是吧?”

    听到我的话,唐怀理的脸色第一次有了动容。

    他阴沉地说道:“是我杀的,但是,真正杀她的人是你!!”

    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我要逃走基本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我质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怀理笑了,笑的有些癫狂。

    “她要是乖乖听我的话,把孩子拿掉,她又怎么会死?”

    听到他的话,我震惊了,魏小青是他的老婆,而肚子里的也是他的孩子,他居然作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他可能笑得有些累了,蹲在了地上,也许是觉得这时候把事情说出来,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他带着几分炫耀的语气,在讲述他的所作所为。

    “我快四十了,人生风光我大部分都品尝过。但是,终究逃不过生老病死。两年前我被查出肝癌晚期,凭什么?我是郾城最年轻的企业家,为社会做了多少贡献?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听到这里,我就说,所以你就去请了邪神?

    唐怀理的面容变得更加阴沉,他点点头:“没错!为了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我还那么年轻,我不能死!”

    可是,你为什么杀魏小青?她是那么爱你,她只想做一个母亲!我大声质问他,面对一个自私的疯子,我毫不留情!

    唐怀理的表情变得木讷,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我不想杀她的,但是大人要的献祭,她不肯给我...”

    献祭?

    我身边的刘半仙惊声说道:“以命换命!这样做可是会遭天谴的!”

    唐怀理从地上慢慢站起来,走到了他面前,冷笑一声就踹了过去!

    噗!

    刘半仙痛叫几声,不敢再说话。

    只是,唐怀理嘴角带着冷笑说道:“天谴?上天已经给我一道天谴了,我还怕什么?”

    我听明白了,唐怀理是用自己的亲骨肉,所为祭品,让给他续命。

    这种以亲生骨肉为代价的续命方式,简直就令人发指!

    唐怀理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吴磊,你知道你有多让人恨吗?只要让魏小青正常给血观音献血,他肚子里的胎儿就会在自然流产,她最起码还有命在。是你!是你杀了她!”

    我能想象得到,当时的魏小青是多么的无助,她是最无辜的,她只是想做一位母亲,一个平凡的母亲。可是,因为唐怀理的自私,剥夺了她身为母亲的权利,甚至是生命...

    呸!你个畜生!

    我狠狠地啐了他一口唾沫!

    唐怀理抹了脸上的唾沫星子,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

    “既然你可怜她,那么我就先送你去见她!”

    唐怀理抓住我的头发,扯着我就往神像的方向拖了过去!

    头皮传来钻心的剧痛,我痛叫几声,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

    他把我扔在地上,显得非常兴奋,看来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好好享受这最后活着的这几分钟,吉时一到,你就会成为大人的血食!”

    说完,唐怀理跪伏在神像前,似乎是在虔诚地请愿。

    我这时候,也看清神像的真面目。青铜的色泽,面目狰狞可怖,青面獠牙,八只鬼爪一样的手持着各种法器。

    跪伏在地上的唐怀理起身,从神像手上拿下一把骨刀。

    而我看到,神像的眼睛闪了一下,极为邪异。

    唐怀理从地上把我拉起来,手上的骨刀慢慢地向我的脖子靠近,我感觉整个世界都窒息了,恐惧的感觉蔓延全身。

    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我的体内涌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