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强盛的路 > 第25章 第25 死亡游戏
    徐东和张杰点头。

    他们继续寻找。

    即将黄昏了,他们也饿了,这里有一些饮食铺子,他们简单吃了一些东西。

    这里有卖黑人的饮食的,他们买了一些黑人的饼,就着一种奇怪的黑人的粥吃。

    做生意的一对青年黑人夫妇,他们七岁儿子很聪明的,还来帮忙。

    一切就像是那些华族的打工的家庭。

    吃完了,付钱时候他们夫妻和黄峰他们对视一笑:“谢谢你们!”

    “不客气!”黄峰说道。

    他们没向这对夫妻打听约翰的事情,因为这样善良的一家人,黄峰他们不想让他们受到啥威胁和伤害。

    “你们来自哪里?”黄峰用华语问道,他们夫妻应该会一些华语。

    “南非,内罗毕!”男的说道。

    ”不错!“黄峰点头。

    ”这里好,真想不回去!“女店主说道。

    黄峰点头,”希望你们梦想成真!“

    老板夫妻露出喜悦的笑容,看着他们的孩子。

    黄峰知道,这一切要看有关的政策,不是谁有愿望就能决定的。

    黄峰他们离开了饮食店,继续到处打听约翰的事情。

    还是那样,愿意说的,不知道,感觉知道的,不愿意说。

    他们在黄昏里,继续在小区四处找。

    这小区太大了,其实就是一个镇子。

    城中村,指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很多房子几乎一模一样,很容易走迷失,也许住在里面的人知道。

    他们在一栋楼前,看到一个老人。

    一个黑人老人,他似乎在开一个小烟店,说着简单的华语和人交流,来买烟的很多也是黑人。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萨克斯,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开始吹奏。

    他吹的曲子,居然是《回家》。

    老人的脸很苍老了,似乎是大海的痕迹,是风的痕迹。

    他吹奏得很动情,似乎融入了音乐里面,黄峰突然想起了那些唐人街拉二胡的华人老人。

    这和那些人很相似啊。

    老人吹起萨克斯的时候,很优雅,黄峰他们都入神了。

    许久,太阳快下山了,映出老人的身影,如此孤独。

    老人的音乐停了,看着黄峰他们。

    “你们懂音乐!”老人问道。

    “嗯,会一点!”张杰说道。

    他走了上去,伸出手,示意萨克斯,老人微笑给他了。

    张杰开始吹奏。

    他吹的是一曲萨克斯名曲,《斯卡布罗集市》。

    仿佛很有魔力。

    那瞬间,老人的皱纹似乎展开了,似乎在回忆,进入岁月的悠长地带。

    仿佛身边的一切都停止了,大地停止转动,日月停止交替,一切都是在音乐里,在童年在少年的回忆里。

    黄峰和徐东也都入神了。

    这张杰,才华不错啊,萨克斯吹得这样好。

    难怪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歌星!

    许久,曲子完毕,老人叹了一口气。

    “真美!”他说了一句英文。

    这老人的英文说的很好,估计,才会不自觉的说出英文。

    “您的家乡在哪里呢?”黄峰问道。

    “尼日利亚,我曾经去过很多国家,欧洲,美洲,我曾经对米国充满向往,在那里度过很多年,可是我后来失望了,我老了,一个老家亲戚做生意,我就来帮他处理一些事情,帮他发货,我没事也在这里摆摊!”老人说道。

    黄峰点头,这是一个经历很多的人。

    “我看到你们在找人,是不是,可以问我,我不怕连累!”老人露出神秘的笑容。

    “哦,那些家伙好凶的,我看很多人都不想说!”徐东说道。

    “你说,他们的名字和样子。“老人说道。

    ”约翰!“黄峰拿出他们那些人的画像,一共三张。

    老人仔细的看,然后,指向一个方向。

    ”那栋楼的附一楼,是个赌场,你们可以去那里找到他,但是,他们人多,你们很危险,建议最好找好警察!“老人说道。

    黄峰他们大喜,对于老人的建议,他们点头。

    “谢谢你!”黄峰说道。

    老人露出笑容,感觉他是在非洲的草原上,在那个古老的雪山下的泥土屋,在迎接东方来的客人。

    只是,时空恍惚,这里是花都,不是非洲草原,没有狮子,没有雪山。

    黄峰他们离开老人,走向了那栋楼的中间。

    那栋楼是个四方的环形楼,中间是个四方的地方,有些健身器材。

    他们看到,从中间可以走到一些地下室,估计是被改造过的,以前那些地下室都是从单元里楼梯下去的。

    那些改造过的地下室,成为各种的营业用房。

    他们看到一个牌子,似乎写着啥娱乐室。

    只是上面还有英语的牌子。

    黄峰强烈的预感,那几个人在这里。

    他们走了进去。

    里面很混乱,有赌钱的,表演的,分成许多的区域。

    居然还有玩蛇的!

    他们看到一个牌子,叫做死亡之吻表演,非洲古老失传绝技。

    一个黑人在吹一只古老的骨笛,骨笛声里,一条毒蛇,眼镜蛇在跳舞。

    然后,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黑人,居然把对着那个毒蛇,吻了一下。

    毒蛇的死亡之吻。

    所有人都在尖叫,惊呼。

    那个黑人和毒蛇吻完,还得意洋洋。

    他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头上带着花头巾。

    “嗨,你们多打赏,我还可以吃下它一半!”他喊道。

    他说的是蹩脚汉语。

    看客有华人,有黑人,老女老少都有。

    估计这里是他们的日常娱乐重要的地方。

    果然,大家都把钱扔了过去。

    十块,一块,一百的都有。

    那家伙高兴了,他吹动了骨笛,眼镜蛇对他摇头晃脑。

    他放下了笛子,然后说了啥,递过了一颗东西,眼镜蛇一口扑上去吞下。

    然后,他又拿出一颗那样的东西,含在嘴上。

    那东西在他嘴上发出香味,很奇特。

    眼镜蛇一下子扑了上去。

    全部人都在惊呼。

    那家伙张大嘴,那东西已经进了他的喉咙深处。

    眼镜蛇继续往里。

    看得很恶心,黄峰和张杰他们想吐了。

    那蛇大部分的身子在那人嘴外面,场面极其恶心。

    然后,没多久,那家伙手里拍打骨笛,竹笛发出奇特的声音,眼镜蛇嗖的一下倒着退出来了。

    它嘴里,已经吃到了那个东西。

    它依然在那里摇头晃脑。

    接下来黑人继续吹奏,眼镜蛇继续跳舞。

    看客都在欢呼。

    黄峰他们出了一口气,然后往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