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配角的修炼手册 > 第六十九章 析往年疑云更浓
    村长和梦轻舞皆是大惊失色,只不过梦轻舞是真的被林尘的话给吓着了,而村长则是一脸见了鬼样子。

    “别否认了,我既然敢说,就是已经知晓了。你难道觉得太子真的可以只手遮天了吗?”林尘上前逼近一步,怒目说道。

    村长此时好像全身都没有了力气,瘫软在椅子上。

    “我说,我说……那人叫齐华,确实是太子的人。”

    接下来,村长絮絮叨叨地,把那些陈年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太子的人确实在三年前找到的村长,也就是发现胡玲身份前不久。其它的事先前已经玩玩本本地说了,只是村长省略了一些事,而村长所说之事也让林尘知道了更多关于古井村的秘密。

    古井,圣帝五十年建成,也就是一百一十二年前。建成后便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村子,而这个村子的作用有两个,一个就是守护这口井,守护这口井下的秘密,另一个就是给这南山当眼睛。但这些只有村长知道,村子当时可以说是半军事化管理,所有村民都听从村长的指令。

    原本按计划,这些秘密好像并不需要保守太久,但中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这里的秘密一直保存了下来,保存到了今天。

    永帝元年,这村子的村长丁厉带着自己的一些家人离开了古井村,并把村长之职交给了张丰年的太爷爷。可走的时候,却只说了村子的存在是为了守护这山,守护这井,并且说再守下去已没有意义了,可自始自终都未说为何要守护这山,守护这井。

    丁家自此一走就是几代人,直到三年前,丁家突然搬了回来,并且认祖归宗。

    丁家一事暂且不说,只说三年前,齐华找到了村长,说要买下这口井,让村民全部搬家。村长自然不肯,村子里的人自出身就长在这村子里,有谁肯搬?所以村长想也不想地拒绝了齐华。

    再后来就有了胡玲的事,齐华以此来要挟村长,并带着村长偷偷下过一次井,不过那时二人只是略微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做什么。而密室中的大夹子其实是那个时候由齐华放的,为的就是防止村长偷偷返回进去偷拿金子,不过村长也是今夜再次进入后才知道的。

    从井中上来后,齐华告诉了村长自己的身份,并且说是自己的人将胡玲送回山上的,若自己不配合他,便让山上的狐妖奶奶将胡玲放回来。

    村长信以为真,自此便替他们盯着这古井,以待需要。再后来,就是前些日子,村长按照齐华的吩咐,投了些逆河的水在这井中,便有了后来的事。

    “既然齐华跟狐妖关系这么好,又能给狐妖送人,又能让狐妖放人的,你为何不让齐华帮你救你儿子呢?”林尘不解地道。

    “我说了,可他告诉我,忠娃子不要紧,挺个七天八天不成问题,也正好借此机会把你们引到山上去,待然后再给我儿子治病。”

    林尘笑了,这齐华连张忠根本就没事都看不出来,还敢说治病,看来不过是在糊弄这村长,看来张忠也根本没有给村长留活口的打算啊,也或许是如此,张忠才敢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村长。

    林尘将自己的推论告诉了村长,村长的脸更加白了。

    “以前的是是非非,我现在都没有兴趣知道了。因为当下之急是狐妖是否真的会追来,以及太子的人经过此事,会不会将计划提前,派人来屠村。关于太子的计划,你知道多少。”

    “大人啊,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至于他们在计划什么,为什么要杀光我们村子里的人,我真的不知道啊。”村长一脸无奈道。

    “行了,我相信你,量他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这样,你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如果那齐华再找你,你就说你自己找借口搪塞过去了。至于我们这边,就告诉他说真的遇到了狐妖,身上有逃跑的秘宝,所以逃了回来,其它什么也别说。”

    吩咐完之后,林尘让村长回屋睡觉去了。房内只剩下了林尘和梦轻舞。

    “你怎么知道太子要屠村的啊?”

    “这个不难猜,你见过哪个位高权重之人会留下这么大的把柄给别人,那可是尚国府库的金子。”

    “那太子的人万一这几天就来屠村怎么办?”梦轻舞焦急地道。

    “所以我才让村长告诉那人我们身上有逃走的秘宝,想来只要我们还在,他们就不敢动手,势必先要引走我们,或者干脆除掉我们。”

    “哎呀,是不是又有架可以打了?”梦轻舞摩拳擦掌,显然白天被狐妖追着打,心里憋得很。

    “先不说这个了,那密室里的石门机关,你是怎么知道在哪里的?”林尘早就想问了,可一直没有机会。

    “这个呀,这和我们梦家一处的机关一模一样呢,我当时也是突然想到了,才去一试的。”

    林尘更加疑惑了,不过想来自己和梦轻舞怎么也解答不了为什么会这么巧了,所以也不再研究这个问题。

    二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商量着如何应对山上的狐妖,以及太子那边可能的动作。

    当梦轻舞入睡之时,已是后半夜了。而林尘却没什么睡意,虽然今天走了大半天的山路,可一大堆信息却一直在林尘脑海中盘绕,让他难以入睡。

    圣帝五十年古井村成,那山上的溶洞通道以及南仙山,应该是更早被发现的才对,否则这古井村的村长瞭望南山,守护古井的职责就说不通了。圣帝执政也就到五十年,然后继位的是他的孙子,灵帝,也就是梦思卿的父亲。灵帝在位二十二年,然后继位的是其儿子,永帝。

    这山腹中的刀甲样式明显有林家军那个时代的影子,而这府库的金子又哪里是寻常人能接触得到的?

    所以,一个大胆的猜想在林尘脑海中形成,莫非这山中的刀甲以及金子都是梦思卿的老子灵帝藏在这里,打算逼宫用的?不过还不待使用,圣帝就让位了,所以这些东西也就搁在了这里,一直未动?

    林尘知道,若想印证自己的这个猜想,就必须找个对那段历史熟悉一些的人,问问那段时期是不是有支军号里带有“飞”字,且力挺灵帝上位。如果真的有,那自己的猜想或许就八九不离十了。

    但这个猜想能解释为什么这古井村的原村长丁厉会说那番话,也能解释为什么丁历会跑了。灵帝不在了,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守下去的必要了。

    灵帝上位前守着,是为了用来叛变;而灵帝上位后守着,是为了不被人发现;灵帝死后,自然不需要再守下去,而且万一让新帝知道了,那结果可就不好说了。给自己安上个叛国大罪,再把所有财物全收了去,自己死了也是白死,而且还遗臭万年。

    但这些都只是猜测,林尘也只是想想罢了。而且这些陈年往事和自己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当自己没有发现那通道就最好了。

    可现在的丁家究竟是不是丁厉的后代,关于当年之事他们又知道多少?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让林尘最为烦心的,最让林尘烦心的事是,如果胡玲真的是被齐华的人带走了的话,只怕现在尸骨都难找到了,自己如何告知小黎?

    在这些繁杂的想法中,林尘近乎捱到了快天明才浅浅入睡。

    林尘感觉自己才刚刚闭上眼睛,就被屋外嘈杂的声音给弄醒了,林尘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起身穿戴后,打开屋门,却见院中已经聚满了村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