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噬神者:破碎世界的希望 > 第48章 决斗——利刃出鞘(4)
    一切都忽然安静了下来,我们两个就这样互相用枪指着对方,而这时我才看清了我面前的,究竟是是何许人也。

    他的跟我一样,身穿一件高分子神经强化作战潜行服,这套战服也将其高健硕的身材给勾勒了出来,只不过他带的子弹袋比我要多,左臂上戴着刀鞘,里面插着一把战术刀,身后也背着一把战术直刀,而他的臂章上,却画着一个我所无法理解的图案而且那臂章,不属于任何一个我所知晓的特种部队或特警干员的臂章,不,恐怕旧世界就不存在这样一个臂章。

    亚瑟……神魄?

    我在心中默念着臂章上的字,这才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我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脸,他的脸上带着面具,那是一副经过修改的凯夫拉防弹面具,其样式更像是骷髅,除了露在外面的金发外,我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双幽邃到如同可以将人吸进去的墨绿色眼睛。

    我刚才射出的麻醉子弹就是被这副面具给防下来的。

    此时我们双方的枪中,都还剩下一发子弹但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我已经输了,此时我还没有退出子弹壳,根本无法开枪射击,就算可以,就枪的射速来说我也远远比不上他,而且我也几乎不可能在躲闪掉他的下一次射击。

    可从另一种角度来说,是我赢了,我很清楚,我刚和他接触地时候,他不过是在玩我,但在接下来的数个回合之后,他却不得不认真了,而且最后,是我先命中了他,如果我射的不是麻醉子弹,哪怕只是.45的子弹,那么他也要一命呜呼了。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数秒。

    忽然间,我们同时站起了身,如同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一般,我们一齐枪口朝上,卸下了弹匣,拉动套筒退出了留在枪中的子弹和子弹壳,将枪扔在了一旁。

    这或许,就是互相敌对的战士之间对于彼此的尊重吧。他从背后拔出了他的刀,我也甩出了我的折叠刀,各自摆出了自己的起势动作,扭动脚踝一点点互相靠近,伸出手缓缓地将两把刀碰在了一起。

    “叮……”

    刀刃间的触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但这声音却丝毫没有让我感到悦耳,相反,它仿佛震慑了我的灵魂,就连心脏也仿佛被逼停了一般。我很清楚,这一次我必须要全力以赴,必须要有置对方于死地的觉悟才能够打败他。

    ……!!

    我的视野中忽然泛出一阵白光,他率先出手了,刀尖直刺向我的脖颈,我立即后退闪身躲开,紧接着他便跨出一步平划向我的腰腹,我再度后退半步闪开,正当他手腕向外翻腕向前上横划向我的颈部时,我左手格挡向外进行剥开,同时向下刺击他的颈部,他立刻收势躲开,我立刻向前马步刺击其腋下,但我此时已经跨步太大,在他内闪躲开的的同时他已经冲刺步来到了我的身后,我立刻手腕向内翻腕平滑步向前转身斜向上划去。

    “叮!!”

    两把刀之间再一次发生了碰撞,我成功弹开了他的直刺,但我们两人同时被震的后退了一步,手腕一阵发麻,但没有停顿,我立刻踢向了他的胯部,他顿时就朝着我的腿部刺了下去……但我这只是一个假动作,左腿只是抬起了一下,骗他的刀处在最下方,随即划砍向他的手臂,他立即缩手快步后退,届时我便起身跳起回旋踢击他的头部,他再次后退步闪开,在落地之际,我顺势撑地横扫向他的腿部,他立即向前翻滚躲开,霎时,我们同时起身后转,冲向对方左右横划。

    “叮!”“叮!”

    刀划破空气的声音接连响起,两把刀再一次发生了碰撞,两次横划接连被招架住之后,我再一次平滑向他的颈部,他下蹲闪开,刀划向我的腰腹,我刚向后平滑步躲闪,他却突然换成反手握刀斜向上向我挥砍而来,这一刀被我侥幸躲开,但下一刀他冲刺步砍来时,我却躲不掉了,只得伸出左手用臂铠格挡住,我刚想平刺向他的腹部,便被他抓握住了手腕,我没有犹豫,立刻抬腿踢向了他的腹部,将他踢开,他捂住腹部连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随即重新正握刀摆出起势动作戏与我对峙。

    刚才的那一脚,就当做是还他的吧。

    但同样的被我踹了一脚后,他连哼都没哼一声,这足见他的强大。

    我们两个就这样缓缓地互相靠近,忽然间,我率先动手,对着他的颈部划去,他后仰闪过,我就对着他的躯干、手臂、颈部,接连进行划刺,都被他接连闪躲开。突然在他闪躲开一次向他颈部的横划后,猛地蹲下身反刺向我的腹部,我立刻后跳躲开,他趁势猛地向前,接连对我的肩膀和腰腹进行下刺和平刺,都被我用左臂拨开,可当我再一次格挡住他的再一次上刺时,他却忽然松开手,战术刀向下掉落,被他左手接住,瞬间刺向我的颈部,我立刻用折叠刀拨开,同一时间,我们两个人都猛地踹击向了对方。

    我们两个人的之间的距离再一次被拉开,同时也开启了第三轮的较量。

    “……!!”

    这一次,我们两个人都同时向对方逼近,正当他斜刺向我的肩膀时,我左手向外挡击并揽臂的同时向前上右部朝他内侧闪身踢击对方的小腿,他被迫压低了身体的重心,我顺势平刺向他的太阳穴,这一次被他用手招架住,同时右手向下而后改为横划,我立刻向右环绕上步,来到了他的侧身,翻手腕横划向他的颈部,他立即曲臂格挡,斜上划向我的胸口,我立刻后仰躲开,徐划过后他又立刻反刺向我,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顺势朝一旁打摔,等他背部朝向我之时,我猛地反刺过去,成功地刺入了他的右后肩,怎知他完全不顾疼痛,扭身就超过我斜划过来,由于折叠刀还是在它的背上,我躲闪不及,只觉胸口一阵火辣,我们两个就再一次分离开来。

    “……”

    我看了一眼我的胸口,只见右乳首上方到心脏下侧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划痕,血液从中溢出,而他的右脚后,也不断有血液滴落在地上。

    我们两个都无视了自己身上的伤痛,继续持刀对峙,然而这一次还未等我们两个人互相靠近,他突然将战术刀朝我抛了过来。

    这样又不是飞刀,这怎么可能击中……不对!!

    我反应过来,他的这一举动不过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将注意力从飞刀重新转移向前方,他却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从左臂上拔出了另一把战术刀,直接朝着我的颈部划砍过来,无法防御的我只好后仰躲闪,这一击未中,他直接接住了他抛在空半空中的刀,呈双持正反握刀,对着我接连划砍劈刺,刀风阵阵,我竟一时完全无法招架,只得不断后退进行闪躲,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l◇永Y~久?免费B看)小{“说$F0;j

    我一咬牙,举起双臂,利用臂铠和折叠刀进行格挡,在招架住了他的数此挥砍之后,我成功拨开了他的攻击,但我没有趁势攻击,而是朝右外闪至他的侧身,挥刀斜划向他的手腕,一时无法做到有效格挡的他只得右旋步闪躲,我立刻外翻腕部反刺向他的肩膀,他另一只手立即架刀格挡,可两把刀之间还未触碰,我便突然翻转折叠刀,呈反握直刺向他的心脏部位,他只得向后退却,当我连续直刺向他的时候他突然用右手的刀拨开了我的攻击,跨步上前双手同时横划向我的胸口,我立刻向后平滑步躲开,他又接连斜划上前,我一时难以招架,只得不断后退,幸亏他一时无法快速杀过来,于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又一次被拉开,待我我站稳之后,才重新摆出架势与他对峙。

    嗯?!

    我忽然发现,折叠刀上面出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缺口,这并不像是普通的崩刃造成,而且左臂的臂铠上,有几道砍痕十分地深,甚至已经到了要透过臂铠的程度。

    怎么回事?

    这时我才看清了我面前的人从左臂上拔出的另一把刀——那把刀很朴实,甚至连排锯齿都没有,可那把刀我却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的。

    一小段回忆突然在我脑海中闪现,为我点明了线索。

    等一下,那把刀……是疯狗高级战术突击刀?!

    开玩笑地吧……这么说我面前的这位是原海豹突击队的?难怪他这么强,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可我现在必须……

    这时,我看了眼我手上的袖剑,重新回想起了六花说过的话。

    ……赌一把了!!

    我突然将折叠刀甩向了半空中,在半空中正握接住刀的刹那猛地朝他冲了过去。

    他见此也立刻挥刀向前,他并不打算处于被动的局面,正当我们即将交锋的那一刻,我却忽然站定,蹲身斜划向他的腿部,他立刻后跳闪避,我立刻翻转折叠刀,起身直刺向他的咽喉部位,他在后仰闪开的同时,挥刀横向我的颈部,我,我却直接松手放开折叠刀,翻腕击打在了他的手小臂上打断其攻击,同时左手握住了下落的折叠刀,蹲身躲过了他另一只手的反刺攻击,可我还没来得及平滑向他的腰腹,他便膝踢了我的手臂,将我踢开。

    但这一次我并没有选择与他拉开距离开始启下一个回合,直接借势,双手撑地双腿横扫过去,他小跳一下就闪开了,我起身猛地斜刺向他的肩膀,被他用手招架住,就在这一刹那,我活动手腕甩出了折叠刀,用右手接住反刺向他朝我脖颈直刺而来的右手。

    “噗呲!!” “唰!”

    我的兜帽被割破了一个口子,一股血液朝外喷涌而出,但那却不是我的血,事实上,在他的刀尖触及我的咽喉之前我刺穿了他的整个右小臂,他的战术刀也从手中脱落,这一刻,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彻底倾斜向了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