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透视小医妃 > 第一百零五章 将军伤透了公主的心
    为了照料慕宜嫣,沈夏当天未跟着慕弘苍回去,带着自家的贴身丫鬟秀竹,一同留在了将军府。

    这两日内,沈夏为了方便,便落住在慕宜嫣阁房旁的小屋。

    本是给她安排在前院的阁房里,可沈夏为了以防发生意外情况,能第一时间赶去,才要求住在慕宜嫣隔壁。

    在慕宜嫣昏迷不醒的两日内,就连沈夏都未有他那般用心,几乎每日每夜都守在女子榻边。

    仅仅几日的时间,顾渊肉眼可见憔悴了许多,沈夏看着他整天每日每夜,不吃不喝地守着,忍不住摇头叹息。

    看着下人一遍遍将饭菜热好送来,沈夏也不记得这是今日第几次回了,见久了,心底不觉有些恼火。

    见下人叫不动,曲文瞧见顾渊这般模样,愈发担心他的情况,语气很是焦急地说道:“二爷,你还是先吃些吧。”

    “没胃口,撤了吧。”顾渊头也未抬一下,依旧是自顾自拿着热帕子,一遍遍轻轻擦拭着女子的手,宛若擦拭着一块奇珍异那般,小心轻柔。

    “二爷,你已经几日未进食了,再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曲文嘴边的话还未说话。

    沈夏恰好端着煎好汤药进屋来,看着顾渊仍旧是自暴自弃的模样,火气便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沈夏重重放下手中的东西,响声打断曲文嘴边的话,还未来得及反应,女子便二话不说地走了上来,怒气冲冲地说道:“不吃东西不睡觉,你将自己搞成这副模样,是想等长公主醒来,瞧见你这副模样,可怜你心疼你吗?”

    蓦然,顾渊手上动作忽的一顿,紧紧握住手中那块帕子,咬牙沉默不语。

    他这副沉默的模样,更是激怒了沈夏的火气,实在忍无可忍,便开口直接说了一句:“懦夫!”

    一句话似戳中了顾渊,那只抓着帕子的手,倏尔加大力道,在众人看不见的视角下,颤抖着。

    曲文听不下沈夏这般说二爷,瞬间抬起首看着她:“寒王妃又凭什么这般说二爷!”

    “就凭他现在这副自我颓废,暗自神伤的模样,又和女人家家有什么区别?”沈夏直接回怼,看不起顾渊的意思,已经不能在明显。

    “二爷是……”

    曲文嘴边的话还未出口,一直未出声说话的男子,倏尔侧首低声吼道:“够了!想吵便出去吵,别在这吵到蛮蛮。”

    闻言,曲文面色悻悻地别过首,步子微微后退了几步,决定闭嘴不再和女子争吵下去。

    平静了会情绪的沈夏,终是冷静了许多。

    沉静片刻,她再次开口淡淡说道:“我说今日这般话,将军也别放在心上。长公主今日会躺在这儿,全然是将军伤透了长公主的心。”

    沈夏话说到一半,便忽然停顿住,看着顾渊笔挺的背影,一双眸子却冷得不想话:“几年来,缠着长公主的一直都是心病,这点,想必顾将军应该比我还要清楚。”

    眼前男子双肩缓缓塌陷下去,轻嗤一声,仿若是在笑自己那般:“是,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一直在逃避。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懦夫。”

    “……”沈夏看着男子弯下的背脊,抿唇不语。

    “横在我和蛮蛮之间的东西太多了。我也只配这样守着她,护着她。”顾渊目光移向床榻上的女子,她安静躺在他眼前,一丝生气都未有,无力与自责感压着他。

    “其实长公主心底一直有你,这不是她想要的。”沈夏长叹一声,目光落在女子苍白的面容上,很是心疼。

    她提步走上前,看着慕宜嫣,慢慢说道:“若顾将军当年为丢下长公主,又何至于走到今日这一步呢?”

    顾渊闻言,却只是轻笑着摇头,手覆上女子微凉的面颊:“晚了,一切都晚了。”

    他又何时不后悔当年的决定。

    可就算再回到当年,他依然是没有选择。

    恨只恨他从未让蛮蛮真正开心过。

    她的一切不好的情绪,全都归咎于他。

    ————

    这日当晚,昏迷已久的慕宜嫣醒了,未睁开眼,便能感觉到有人拿着块温温的帕子,正擦拭着自己的脸,力道又缓又轻。

    她睡了好几日,口干舌燥的很,眼皮还未睁开便微微张开唇瓣,小声呢喃道:“水……”

    忽而,那只手一顿,温热的帕子被拿开。

    屋子内响起轻微的步子声,没一会儿,后脑被轻轻捧起,紧接着一盏温水抵在唇边。

    慕宜嫣闭着眼,捧着杯子喝了好几口,直到喉间润了些,才愿将手松开。

    她被那人轻轻放下后,才缓缓睁开眼。

    屋内只燃着几根蜡烛,并不是太亮,刺眼的预感也并未袭来。

    即使光线昏暗不清,慕宜嫣一睁开眼,仍旧是一眼看清了坐在床沿边,那男子的身影。

    止于一瞬间,眼尾末梢便酸的泛红。

    顾渊似也未想到她这么快就醒来,正想擦拭她唇边残留水渍的手,忽而蹲在空中。

    手还未来得及收回,便对上了慕宜嫣的眸子,顿在空中的手指轻颤。

    顾渊迅速收回了手,抿了抿唇角哑声说道:“蛮蛮,你醒了。”

    男子嘶哑的嗓音染上许些倦意,眸子浮出许些欣喜。

    慕宜嫣看着他,喉头一哽,压制住心中的情绪。

    她就这么看着男子,沉默好半响,哑着嗓子出声问道:“何时了?”

    顾渊也是目不转睛看着她,回答道:“子时三更了。”

    慕宜嫣微微转头,扫了眼屋子内,早已没了下人的身影,屋子内烛火燃的并不多,只有内室两盏,似怕太亮,她睡不好。

    她回过头继续看向男子,抿唇沉声道:“你也回去休息吧。”

    “不用,我守着你就好。”

    接着微弱的光线,慕宜嫣也瞧见男子面色不大好,下颚不知是何时,冒出了许些茬子:“你面色不好,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这话在顾渊眼中,却多了几分担心的意味,很是让他心中欢喜:“我无碍,你若困了,就继续睡吧。”

    慕宜嫣知道,顾渊并没有想要回去休息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