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三十九章:飘流异乡的躯体
    第三十九章:漂流异乡的躯体

    “你觉得在此之前我会让你活着吗?或者,你想亲眼看着他们死在你面前?”穆长风银枪一晃,寒光暗闪。

    没错,千语担心的正是眼前这个双眸冰冷的少年,他虽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却是最危险的,只要解决掉自己,他们才有胜算。

    脚下的路在晃动,楚国将士们站的地方的确设了陷阱,而他们正好将他们逼到中间,在前面的南兵已经拉开了机关,地面开始松动,路面狭窄,站在上面的人随时会掉下去。

    “该死”千语低骂一声,手中晨龙立即化丝从手中射出,晨龙丝缠住几个楚军的身子,她紧拉着晨龙丝。

    “寒玄,放手,不然你也会没命的”几个楚军身体开始往下掉,他们不畏惧死亡,身体掉下之际要求千语松开晨龙丝。

    “我不会放手的,你们坚持下去”千语奋力将其它晨龙丝射上峭壁上的大树上。

    “我倒要看看凭你一己之力能救几人”穆长风收起银枪,坐壁上观,等着看一场好戏。

    “寒玄,放手,不要管我们,你快离开这里”楚军脚下是万丈河流,只要千语松开晨龙丝,他们几个都会掉下去。

    千语单手拉着几个兄弟,一手拉着缠在树上的晨龙丝,她夹在中间,左右使不出身上的力量,眼睁睁看着其他兄弟遇难,千语心如刀绞,眼中泪水打转,她看着那双得意的眼眸,将那少年的身影狠狠的记在心,如烙印刻下般。

    穆长风拿了弓箭,朝千语狠狠的射出一箭,权当还千语当时在战场上那一箭,千语的手臂被射中,鲜血飞溅,洒满了半张银色面具,她却还是死死不放手,拼尽全力拉着晨龙丝,双手已泛起血肉。

    渐渐的,她精疲力尽,牙齿咬破了唇瓣,半张脸苍白无血色,穆长风站在对面,静静的等着,终于,她还是无力再坚持下去,双手很不情愿的松开,她陪着那些兄弟一起掉了下去。

    龙舌山的机关毁掉了半段山路,穆长风领着将士们翻山回军营,此次他们本就没打算攻下雍州城,反而是放弃了雍州城,改而从另一座城进攻,而且要在楚军毫无准备之下,而这正是左单龙呈交到穆长君手中的策略书,其实,想出策略的人正是穆长风,包括今晚声东击西这一战。

    南国增派的援兵并没有来雍州城,而是在半路就改道去了永州,楚国永州离朝都荣安城最近,虽然中间隔着十七座城池,这却也是最好的办法。

    汹涌的洪流中,千语紧紧拉着手中晨龙丝,在水中随涌流翻滚,手臂上的箭早已断掉,箭头恐怕已经进到了血肉中,千语不善水性,意识逐渐模糊,手也松了,晨龙丝在水中换化回手镯,回到她的手腕上,失去意识的她随波逐流,黑夜中,这股急流究竟在哪终止?

    竹篙推舟路不遥,秋雨拦步路途远,竹林深处,雾气朦胧,一座竹屋小楼,炊烟袅袅,鸟鸣不绝于耳。

    屋中,青蕉色床榻上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少年,白皙的脸上有几道小伤,眉间朱砂如火,额边有刺青,一个少年却长了一张倾国之容,身上玄衣是干净的,手臂上缠了纱布,手指也缠了纱布,床边的桌子上放着半张银色面具,一个白衣男子正坐在凳子上捣药,屋里一股浓浓的药草味。

    男子一边捣药一边在书本上记载着东西,只见上面写了几十种毒虫的名字,他每想起一种就随笔记下,手中的药也捣好了。

    又到了换药的时辰,男子给床上的少年换药包纱布,动作利索,东西收拾好,在床头的竹笺上刻上一笔,数一数,已经整整换了十次药,一天三次,早该醒了,男子皱眉观察着床上的少年。

    “嗯…”昏沉沉的千语被一股浓浓的药味呛醒,眼睛睁开一条缝,光线明亮,她皱了皱眉,慢慢的适应着睁开,轻轻转头看着四周。

    简洁明了的竹屋,屋中摆设少的可怜,透过窗子看向外面,是一片翠绿的竹子,很舒服的绿色,视线突然被挡住,千语吓了一跳,抬眼看去。

    是个二十左右的男子,身穿素衣,温文尔雅,他正笑看着自己,千语眉头一皱,撇了撇嘴,男子见她这副模样,立即笑出声。

    “你真是福大命大,遇到了我”男子边笑边从桌子上端了碗药过来,那药的味道很浓,把千语呛的直皱眉。

    “这是哪里?”千语收回打量的双眼,身子有些虚弱,男子走过来扶着千语坐起来。

    “这里是甫明村”男子端着药坐在床边,拿勺子搅拌着药汤,然后喂到千语嘴里,千语摒住呼吸喝了一口。

    “甫明村是什么地方”千语一头雾水,欲哭无泪,无助的小眼神盯着男子。

    “甫明…嗯,是南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庄”男子如实回答,手上动作没有停。

    “噗…咳咳咳…”千语一口药汤喷了出来,手拍着胸口,抬头疑惑的看着男子,南国?怎么漂到南国来了,幸好是边境。

    “怎么了?太烫了?”男子放下手中的碗,急忙帮千语拍背,一双手十分温柔。

    千语拍着胸口才觉得有哪里不对,低头一看,身上穿着一件玄色长袍,看起来是这个男子的衣服,她吓得捂住胸口,小脸突然一红,伸手推开男子,只是,身上有伤,根本没推动,反倒是自己趴到他身上去了。

    “我的衣服你帮我穿的?”虚弱的千语急忙从男子上爬起来,坐回床上。

    “嗯,我帮你换的”男子故意凑近千语笑着说道,气息喷在千语耳边,她侧身红着脸,不敢看他。

    “完了,完了,被他发现了,还有了肌肤之亲”千语心里抓狂着,恨不得现在起来杀了他。

    “说!你…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千语突然严肃的问道,男子吓了一跳,后退几步,一脸惊恐的看着千语直摇头。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看到白绫,没有看到……”男子一边摆手一边摇头,吓得语无伦次。

    “白绫?你…你还说没看到!”千语从床上坐了起来,顾不得身体虚弱,嗤溜一下下了床,她掌风渐起,对着一脸无辜的男子,那白绫可是自己的束胸衣,穿在最里面,他居然看见了。

    “不…你听我解释,你…你那白绫…在那里”男子一脸无邪的指了指屋里的屏风,只见那上面正挂着一条洗干净了的白绫。

    “完了…”千语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一瞬间就感到天旋地转,一阵头晕,四肢乏力,站都站不稳。

    千语身子虚弱的往后倒去,眼前一片黑,男子动作敏捷的接住了她,重新把她抱回床上,如果他告诉她这三天他一直对她以口喂药,他肯定会死的很惨,会武功的女人太可怕了。

    躺在床上的千语大口喘着气,胸口起起伏伏,一股浓浓的杀气,男子再也不敢靠近她,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一切等她气消了再说。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一醒来就动手要杀了我,早知如此,就不该救你,让那河流把你冲走”男子整理着床上的被褥,嘟嘟囔囔的在千语耳旁低喃。

    千语虽然身子虚弱躺在床上,可是,男子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的很清楚,她默默的听着,想想这个男人亲手给自己换衣服,亲自照顾自己,感觉脸都快烧起来了,千语紧闭着双眼,哪怕现在她清醒着,也不会睁开眼睛。

    “你要是醒着就说句话,我喂汤给你喝,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男子坐在床边,看着满脸红霞的千语,他知道她醒着。

    “嗯…”敌不过肚子的饥饿感,千语无奈的点头,好几天没吃东西,难怪身子这么虚弱,不管现在怎样,还是先把肚子填饱,什么仇什么怨也要有力气才能报啊。

    “看这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没想到是个登徒子,哼!”千语躺在床上把某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怎么样?烫吗?”男子一边吹着碗里的汤,一边小心的喂到千语嘴里,很庆幸千语躺在床上,不然,他哪敢这么悠哉的坐着。

    千语什么反应也没有,她只想赶快结束,让这个男人离自己远一点,但是,这个男人好像故意在整自己,慢条斯理的动作,千语真恨不得爬起来抓住他打一顿。

    喝过补汤,精神好了些,身子不再沉甸甸的,只是手臂还是很疼,刚才太大意了,一时心急,出招时竟然动了受伤的手臂。

    精神恢复的千语睡觉也睡的安稳了许多,只是一直恶梦不断,梦里依旧残留着很久以前的记忆,那些从梦中惊醒就隐隐作痛的记忆,像火灼伤着胸口,像昔日那险些夺走自己性命的毒药,有多久不敢熟睡入梦了?渐渐的长大后,也明白,昔日不是错在年纪尚小而弑妃,而是错在不该流泪,眼泪会让人觉得懦弱,眼泪会让父母毫不畏惧的站出来保护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