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五十三章:受刑
    第五十三章:受刑

    “王上,今天的事情的确事出有因,寒玄本没有恶意……”

    楚允极力为寒玄辩解。

    “楚允,别说了,众目睽睽,让我一个人承担这件事情就好了,若是王上要知道整件事的始未,必然要将公孙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招出,到时事情会变的更复杂”

    寒玄强忍着背上刺骨的痛楚,悄悄与楚允商议,楚允是个聪明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昏暗的刑房,霉气冲鼻,各种刑具摆满了整个桌子,墙上也挂着大型刑具,行刑的人已经累在一旁休息,经过一番皮鞭吊吊,寒玄未昏迷,他倒先累了。

    寒玄手脚被绑着吊在刑架上,他低眼看着正在休息的刑头,背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了,只是这沾了盐水的皮鞭让他的身上又多了些伤口。

    刑法司判了鞭刑五十,却没说要沾了盐水,所以一定是有人买通了刑头对自己加重了刑法,寒玄冷哼一声,这点程度算什么,更重的刑法他都受过来了,还在乎这些吗?

    刑头休息片刻又拿着鞭子开始抽打寒玄,那五十大鞭子可是早就过了,这刑头是收了人家多少好处?这么卖力,寒玄咬着牙,硬是没吭一声,倒也是条汉子,哼

    整个下半夜,寒玄就是在皮鞭的抽打中渡过的,他不知道那刑头是什么时侯打累了去休息的,只知道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意识全无,若不是先前背上失血过多,也不至于如此不争气的昏过去。

    醒来时,外面已经天亮了,光线从窗子照射进刑房,照的寒玄眼睛刺痛,没过多久,问琴就来领他了。

    问琴一进来就扑到寒玄身上,眼泪叭哒叭哒的掉,红肿的双眼,看来她是一夜未眠,寒玄从架子上放下来时完全站不稳,幸好问琴扶着他。

    “公子小心,慢点…”

    问琴轻轻的扶着寒玄,小步小步的朝外面,她不敢随便碰他,因为他全身都是伤口,碰一下就会很疼。

    “公子,他们对你是动了别的刑法?”

    问琴看看身穿薄衣的寒玄,半张脸苍白,唇无血色,又摸到他身后有一大片血迹,以为刑头对他动用了其他刑法。

    “没有,不……碍事”

    寒玄浅浅一笑,尽量使出力气走路,不想让人看到他这么软弱。

    出了刑房,楚允和晏风正在外面等着,两人见他如此,也知寒玄吃了暗亏,这一身的痕迹可不只五十鞭子这么简单,却又无可奈何,楚允给寒玄披上披风,见他们来了,问琴也放心了不少。

    回到芷兰殿,问琴将楚允和晏风两人关在了门外,自己在屋里给寒玄上药,除去他的衣物才知道,原来他背后有深深的三个伤口,看起来是利物所至,她没有问什么原因,只是小心的给他上药、穿衣,因为身上伤口太多,缠不了白绫,只能暂时多穿几件衣服,只要不起身就没问题。

    问琴给寒玄整理好一切后,他便睡着了,见他半边脸上有伤,问琴想摘下他的面具看看,发端的绳子解开后,只要伸手拿下来就可以了,问琴鼓足勇气,伸手去摘那半张面具,不斜,手刚碰到面具,就被一只手按住了,她吓了一惊,忙松开手。

    “公子,你脸上有伤……”

    问琴缩回手,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她承认,她是想看看寒玄的长相,但绝对没有打什么坏主意,

    “不碍事”

    寒玄用手按着脸上那冰冷的面具,他现在身体太弱,若是不小心被门外那两人看到了自己的脸就完了,到时侯自己想走都走不了。

    问琴重新将他的面具戴好,才开门让外面的人进来,芙玉也来了,芙玉也一脸难过,一进到房里就坐在床边要检查寒玄,幸好被楚允拉住了。

    寒玄卧床养伤的这些日子,除了芙玉每天来探病,楚允和晏风也基本是每天都在的,寒玄清楚的记得,第一眼看清楚分开了几年的晏风时,眼角的泪就淌了下来,虽然知道他变了,却没想到他变了这么多。

    曾经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放荡不羁的人,没有了曾经的雄心壮志,没有了曾经要守护楚国的梦,听楚允说,现在的晏风潇洒如风,来去不定,经常不在宫里,经常喝的烂醉如泥,早已经不理朝中之事了,不过,从来没有见他如此轻松过,也算是好事。

    在寒玄卧床的这段时间里,吴国来了使者,楚允怕是快要离开楚国了,一连几天,芙玉都是闷闷不乐的,每天皱着眉头,就没见她笑过,晏风似乎是不关心这些,每天一来芷兰殿就坐在院中喝酒。

    这几天,外面都在下雪,芙玉能来的次数也渐渐的变少了,晏风见寒玄身体养好,就拉着他陪自己喝酒,若不是问琴挡着,怕是寒玄那刚好的身子又要垮下了。

    “公子,你可要小心点,晏风王子现在住在这里”

    问琴悄悄的在寒玄耳边说到,寒玄手中的茶杯落地,他抬头惊讶的看着问琴,她无奈的点点头。

    “什么时候住过来的?”

    寒玄焦急的问,心头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晏风应该没有发现什么。

    “已经好几天了,公子你一直在房间里,自然是不知道的”

    问琴撇了撇嘴,悄悄的看着正在喝酒的晏风,话说这晏风王子年龄也不小了,怎么就没有封妃?

    晏风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暗中打量自己,一边慢条斯理的喝酒一边观察,原来是那个丫鬟,叫问琴?名字倒是不错,人嘛,差强人意,若是打扮一下,也是过得去,晏风低头偷笑。

    “问琴,你最好不要如此明目张胆的看他,他是个习武之人,定会察觉到”

    寒玄轻轻在问琴额头上敲了一下,问琴脸一红,尴尬的点点头,可眼睛还是偷偷的看看晏风。

    对于晏风搬到芷兰殿住,寒玄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平时要多加注意就是了,无所事事时,晏风还会陪自己练剑,这倒是和年幼时一样,或许,晏风只道他是个谦谦君子,却不知他是女娇娥,是他的妹妹。

    这天,寒玄还在回芷兰殿的路上,头顶上的天就暗了下来,一片阴影飞过,几声尖锐的叫声经过,他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抬头看向天空,一个熟悉的影子从他眼前消失,那是……狼鹰?它的方向是芷兰殿。

    寒玄暗叫不好,现在晏风和问琴都在芷兰殿,那狼鹰凶残的很,他们会有危险,寒玄急忙往芷兰殿赶。

    芷兰殿中,晏风一如既往坐在院中喝酒,问琴在院中扫雪,院中就他们两人,却是谁因为没有说话。

    一阵阵寒风突袭,芷兰殿顶上的天一下子黑了下来,好像被什么遮住了,问琴抬头看着天空,她惊恐的张着嘴,手中的扫帚吓得掉到了地上,她后退几步,这时,那狼鹰也注意到了院子里有人,只见它尖叫一声,朝问琴扑了下来。

    “小心……”

    看到狼鹰攻击问琴,晏风丢下酒杯,一个箭步跃到问琴面前,一把拉着她闪到一边,那狼鹰的爪子刚好和他擦肩而过,他手臂上马上留下了几条抓痕,殷红的血马上染红了衣袖,他把问琴挡在自己身后,拔出腰间佩剑,持剑指着狼鹰,眸中杀气渐起,

    “晏风王子,你没事吧?”问琴心惊胆颤的看着晏风受伤的手臂,没有想到晏风居然会救自己,问琴心里一股暖流流过,。

    “不碍事,你没受伤吧?”紧握着手中长剑,锐利的眼睛盯着狼鹰。

    “嗯,没事”问琴嫣红着小脸上,眼中满是担心。

    晏风对狼鹰并不陌生,只是很惊讶,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宫?

    那狼鹰一声尖叫,朝晏风发起进攻,它从空中飞到了院中,收起了翅膀,像一条狼一样虎视眈眈的逼近两人,晏风拉着问琴一步步慢慢的往后退,想要退到屋子里,只是,那狼鹰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纵身一跃,跳到了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的退路,晏风只能拉着问琴闪到一边的走廊去了。

    “你是找我吗?”

    狼鹰正要朝晏风进攻时,寒玄及时赶进来叫住了它,那狼鹰听到声音,回头尖叫了一声,好像是在回应寒玄的话。

    “能找到这里也算你厉害”

    寒玄慢慢走进院子,那狼鹰似乎也收了殺气,看着寒玄,寒玄一直走到它面前,它还是无动于衷。

    寒玄的话没有说错,荣安城这么大,王宫人那么多,狼鹰光凭他的气味,要从这么大人中找到自己的确是有点困难,其实,寒玄不知道,狼鹰是嗅到他的血腥味才找到这里来的,就是之前寒玄鞭刑受伤,因为荣安城人太多了,它才会这么久才找到他的准确位置?

    狼鹰见寒玄回来,爪子一收,在院中趴了下来,偌大的一个院子瞬间就被占了一半。

    晏风很好奇,寒玄为什么能和狼鹰沟通,在他的认识里,狼鹰凶残无比,从来没有人能从它眼前逃过一命,这寒玄究竟是什么来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