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五十七章:回国之穆长风
    第五十七章:回国之穆长风

    南楚两国不再起战,重修旧好的日子里,穆长风是孤独的,他找不到对手,找不到可以让他起杀心的人,他开始怀念战场,怀念挥抢杀敌的感觉,怀念血腥杀戮的味道,每天面对着一群古板的士兵,一个死守规矩的将军,除了那个奇怪的女人宋颜,其他人都不堪入目。

    军营的夜,已经夜深人静,帐篷外面只有有巡夜的士兵在守职,穆长风在帐篷里擦拭着手中的枪,那枪头上血迹斑斑,白天他在树林里杀死了一头狼,这对他来讲还不够,远远不够,他想杀更多。

    帐篷外面有一丝声响经过,穆长风眼睑轻抬,耳朵动了动,仔细听着外面的动作,感觉有人进入了帐篷,他立即起身,手中长枪飞快的刺出,刚好刺到那人的喉咙前,那人的手却把抢挡了下来。

    宋颜拍着巴掌走进穆长风的帐篷里,一脸欣赏的看着他,然后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穆长风:你来做什么?

    他放下手中长枪,走到宋颜面前,很不客气的一把将她提了起来,宋颜任凭他不欢迎,任凭他对自己凶,脸上始终是笑艳如花。

    宋颜:怎么?难道我就不能来陪你说说话吗?

    宋颜靠在穆长风肩膀上,小嘴轻吐着气,喷在他耳根后,穆长风扭头凶狠的瞪了她一眼。

    穆长风:我和你无话可说,我要休息了,你请回!

    穆长风捉着宋颜的手把她拉到门边。

    宋颜:我才刚来,你就下逐客令,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宋颜一个转身,轻轻松松的钻进了穆长风的怀中,她低头轻笑,媚态娇嗔,小脸靠在他胸口。

    穆长风毕竟是情窦未开的少年,她这番挑逗无疑把他惹出了一点火,他的手掌无意间揽住了她的纤腰,她趁机贴的更近。

    宋颜:你有心仪的姑娘吗?

    她长袖在穆长风眼前一扫,抚摸着他的脸,悄声在他耳边问道。

    “心仪的姑娘?”穆长风心里如拂过一阵春风,心底的死水像枯木逢春,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笑容,那人笑靥如花,如秋燕南飞般的身影旋转在眼前,为什么想不起她的脸?

    穆长风闪动的眸子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他呼吸越来越急,那个人究竟是谁?面若桃花,肤如凝脂,唇似朱红一点尝,好像…她眉间还有一点牵挂,一点让人间也暗然失色的火红,为什么我会忘了她?我不该忘了她的。

    “千语…千语”穆长风呢喃着这两个字,双手却是紧紧的搂着怀中那个女人的腰。

    他一步步沦陷,入了美人的口,他呼吸急促的看着怀中的人,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那张脸笑意盈盈,害羞的看着自己。

    穆长风一把抱起宋颜走向床边,她媚眼如丝的挑逗着他,穆长风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温柔的欺身而上,他抓着她紧张的小手。

    “千语…不许挑逗我”穆长风只是拉着宋颜的手侧身躺了下来,双眼一闭,把她的手放在唇边。

    “原来那个人叫千语?”宋颜轻轻抚摸着穆长风的发丝,真是个让人嫉妒的女人,他竟然不愿意伤害她。

    宋颜无视穆长风的不忍心,她侧身爬到了他身上,整个人轻轻一翻身压了上去,她拉着他的来到绣花肚兜上,纤指轻轻一拉衣带,肚兜掉了下来,她让他隔着衣物抚摸她的柔软。

    “千语…不可以,千语,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伤害你”穆长风颤抖着双手,眼中的千语那么美艳动人,那么娇羞可人,只是,自己不能这样做,他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

    宋颜从穆长风的眼中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笑靥如玉的少女,光洁的双眉间一点朱砂隐约动人,她生气的缠着穆长风,直到他落入她手中,不再动弹,她才得意的笑了。

    夜,很漫长,宋颜离开穆长风的帐篷时他正在睡觉,她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那个年轻医师郎的帐篷。

    年轻医师坐在帐篷里看书,清灯几盏,桌子上摆着不少的书,手边放着一个檀香盒子,袅袅烟丝从盒子里飘出来,他听到外面有动静,剑唇轻动,咳了一声。

    宋颜从外面进来,一言不发,拿起桌上的笔,在一张白纸上画了一副画,那画上的人正是她刚刚在穆长风眼睛里看到的那个少女,画完后就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年轻药师拿起画仔细的观摩起来,指尖轻抚着上面的一笔一划,看的很认真,好像认识一般,

    唇边笑容温柔,眸子里却透露出复杂的光芒。

    正年冬,策龚将军领兵回朝,同路归朝者有穆长风,宋颜,及那位神秘的年轻人,这次回朝,对于穆长风而讲无非是最好的机会,如今的他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随时都可以表明自己的身份。

    穆长风跟在马队后面,一路上忐忑不安,心情也不是很好,他几乎已忘了回南国的路,还是许多年前经过的某些地方,如今看来却是熟悉又陌生,十多天的路程,穆长风归心似箭,既望着快点回去,又害怕回去,心中百感交集。

    “多年未见,不知母妃可好,既是选择回去,必定会被问及当年在楚国消失一事,得想个万全之策,以保父王不会生气,亦可为母妃解难,打从自己离开南国后,母妃的日子定不好迁,怕是少不了被其他宫妃们排挤”

    疲惫的人马接近南国边境,还剩下一天左右的路程,最后一次换水补给粮草,接下来便要直接回南国,穆长风牵着马匹在河边装水,把马喂的饱饱的,随便吃了几口干粮,他实在是没胃口。

    南国依旧是记忆中的南国,城墙古道,长路马车,青山抱青翠,记忆中边城那摇曳的旗帜,而今布满尘土,残阳斜辉之下,龚策将军领着自家兵回到边州城,直至此刻,他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一路上提心吊胆,可真是苦了他。

    龚策有许多话要问问穆长君,既然派出了人马,为何不一举拿下罗城?难道他甘心永远被人牵着鼻子走?永无休止的奉献着贡品送给楚国?如果现在一直被人压制着,谈什么以后强大?

    穆长风从回到南国便未再说过话,连着认识他不想很久的宋颜也觉得他有些奇怪,他似乎对南国有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宋颜好次悄悄跟踪他都没成功,皆被他甩在了大街上。

    回到南国的穆长风很快与叶秋客取得联系,也捎了话进宫,只是,叶秋客迟迟没有让自己进宫的打算,而且还让宫里传话的宫娥不要再看外话了,免得被人发现。

    穆长风被叶秋客安排在南国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这倒是无所谓,只是他一直没有得到自己母妃的命令,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叶秋客给他的安排也是借他人之手,并没有直接待见自己。

    “莫非是宫里出了什么事?”穆长风呆在客栈里不断的猜测着,却始终没有头绪,数年未回南国倒是陌生了许多,至今也只有少许的记忆在脑海里,谈不上深刻,却也无法忘记。

    在客栈里一连呆了数日,穆长风才得以见到叶秋客,阔别多年,两人一见如初,只是当年那个稚嫩小娃已变成了阳刚少年,确定他仍活着,怎能不让叶秋客不激动?在穆长风的记忆中叶秋客是自己的舅舅,虽不是直亲关系,却是待自己及好的。

    叶秋客与穆长风的谈话简短截要,只说重点不叙旧追忆,叶秋客带来了两个消息,一是穆长风可以回宫,但不能让人知道他在军营呆过,二是如今朝廷是南王握权,而南王现今对穆长君十分堤防,现在下一是个回宫的好机会。

    在与叶秋客的对话中穆长风得知母妃有些不妥,似乎是身体欠佳,穆长风十分担心,问了叶秋客他却不说,只道等回宫了自然会知道,穆长风不知道他卖什么关子,只得忍了下来。

    三天后,穆长风在一片哗然中回了宫,不只是兄长穆长君惊讶,连南王也十分意外,大家都认为他早在多年前就命丧异乡了,今日一见,不只完安好无恙,且气宇轩昂不可小视,南王心里极不不是滋味,碍于情面,却不得不认穆长风归宫。

    对于兄长穆长君却是什么表情也没有,自始至终都是淡漠的看着穆长风,似乎他的回归与自己无关,穆长风人虽入了宫,却始终没有与他母妃见上面,周围的人也不在他面前提起任何关于他母妃的事情。

    穆长风一直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母妃,他不在的这些年有没有受委屈?他刚回宫时南王便故意把他安排到了别院,特意派了人照顾他,其实就是让人监视他,穆长风心里明白,只有一点他不明白,为什么连探望自己的母妃都必须经过父王同意才行?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舅舅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穆长风心里有一个大迷团,死死的缠上了心头,让他怎么放心在宫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