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七十一章:姑娘找谁?
    第七十一章:姑娘找谁?

    寒玄刚踏进院门就听到易子棠的声音从那些乱花中传来,这才想起,原来他还在这里,自己都将他给忘了。

    “你这是对我很不满?”

    寒玄走到易子棠身后,冷不防的出了个声,易子棠满手泥土的站了起来,颇有不满的看着他。

    寒玄看着大汗淋漓的易子棠,身上那套本就颜色较浅的衣裳早已沾上了不少泥土,像及了一个玩了泥巴的孩子,寒玄无奈的摇摇头。

    “没有,我没有对你不满,只是对你很好奇”

    易子棠趁机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走到寒玄身边去,讨好般的笑看着他,其实他嘴上说没有不满,但方才那副不满的表情早已出卖了他。

    寒玄:如此甚好,我就怕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哦,对了,院子收拾干净后你就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寒玄抽出折扇挡了挡飞过来的尘土,好心的提醒易子棠,他记得昨夜他可以急着赶回家的。

    易子棠:唉……寒公子说的哪里话,难道寒公子忘了?这里也是我家,我还有事没解决,自然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找到血剔。

    寒玄:……你,要一直在这里?

    寒玄怀疑自己听错了,拍了拍耳朵,疑惑不解的看着易子棠,这人是得寸进尺了吧!居然想在这里住下来?

    易子棠:除非你现在就把血剔还给你,否则我在这里住定了。

    果然没听错,这男人就是这个打算,寒玄白了他一眼,摇着扇子自顾自的走了,易子棠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易子棠:喂……

    易子棠急忙叫住他,他不过是开玩笑吓吓寒玄,如果寒玄一辈子都不把血剔还给自己,难不成他一辈子都跟他?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呆那么久。

    寒玄回头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这人的如意算盘恐怕要打翻了,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楚国,他想在这里呆便呆着,正愁无人有人看宅子。

    天气渐渐转热,最近几天寒玄不由的担心起了芙玉,问琴的书信上虽然有提及过芙玉的身子,却不是很清楚,寒玄算了算日子,芙玉服药已有十多天,药效不适的时段已经过了,腹中的胎儿应该暂时停止了成长,这种药本就是宫中的禁药,他年少时听欧阳玉提过,后来无意从书中了解到,没想到竟真有这种药。

    一连好几天,易子棠都在寒宅随意出入,还真是说话算数的男子汉,说要在这里呆着就真的在这里,哪里都不去了,寒玄走到哪他跟到哪,可把寒玄郁闷死了。

    回了宫的晏风不知道在宫外有人正满荣安城的找他呢,就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位姑娘,她派人找遍了整个荣安城,硬是没找他的人,忙活了几天,只是打听到一些消息。

    烈阳高照的晌午,寒玄出门办个事,回来时远远便看到几个人站在自己家门前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也不知所为何事?

    “小姐,你看这宅子连个守门的下人也没有,也不知道主人在不在家”

    寒玄远远的就听到那个丫鬟在说话,她唤身边那一身华服打扮的姑娘为小姐,寒玄思索了一下,这两人他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和晏风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那位千金小姐。

    “她怎么在这儿?该不会是找晏风才找到这里来的吧?”

    寒玄没有立即回家,而是站在一旁看着那位姑娘,不想也知道,这姑娘准是将自己这寒宅当成了晏风的家,这下人打听的时候就没先打听一下还有其他人也住这里面吗?

    “媛儿,你可是打听仔细了?莫不是找错地方了?”

    姑娘忧心的站在门口,举步难前,她在门前来回踱步,一旁的丫鬟也跟着她着急。

    “小姐,奴婢打听的仔细着呢,那位公子的确是从这儿出来的,错不了,许多人看着的”

    那丫鬟信誓旦旦,可姑娘脸上还是引放心,正愁眉不展时,看到有个人影朝这边过来了。

    寒玄本打算在门外等那姑娘离开,只是,那姑娘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却也不敢进门,无奈之下,他只能回去了,有家不回,站在自家门口算什么事?

    “小姐……”

    那姑娘见有人过来,高兴的想上前打听,可她身边的丫鬟看到寒玄后,害怕的拉住了她的衣袖,她这时才看清楚,原来是个戴了面具的奇怪少年,穿着素净,倒也不像什么有钱人家的人公子,不过,气宇轩昂的气质却是与之前那公子极为相似。

    “这位姑娘可是找人?”

    寒玄无视那丫鬟害怕的神情,先开口问她们,那小姐倒识大体,走到寒玄面前行了个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这位公子可是这府上的人?”那姑娘轻轻柔柔的声音如泉水流动,她娇羞的指了指寒宅。

    寒玄:是,姑娘要找府上的人?

    寒玄摇着扇子,双眼打量着那姑娘,看她这穿着打扮,想必是官家小姐,就这么在外面站着多有不妥,要么让她进去,要么让她离开。

    “说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这府上的人,只是见过他一次,不知……”

    那姑娘喃喃自语,神态有些自顾自怜,待察觉在寒玄面前失态后,满脸姹红的笑了笑。

    寒玄:府上只有一位常年在外的夫人居住,前些时日倒是有客人来过,不知姑娘可是找老夫人?

    为了省麻烦,寒玄没有自报家门,也没将这宅子里住的人如实说出,只要这里没有这姑娘要找的人,便会离开。

    “老夫人?不是,是位年轻公子,大概就是你说的客人吧!”

    没有打听到人,那姑娘眸子暗了下来,脸上尽是失落,她身边的丫鬟倒是比较机灵,有些怀疑的看着寒玄。

    “这位公子,能请你帮个忙吗?若是那位客人再来,麻烦你告诉他一声,荣安苏府苏婴请他府上一见”

    那丫鬟颇为自豪的报上了自家小姐的闺名,如此一讲,那位公子还能不来吗?苏府千金相邀,不知道是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事。

    自始至终,寒玄没有点头和摇头的机会,他还没想到要怎么回答她们,她们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苏府?莫不是苏大人府上的千金?”

    在寒玄印象中,荣安城中有身份地位的苏大人只一个人,那便是已逝的贞妃之父,他府上的千金?莫不是孙女?既然是苏府中人,必然会有见到晏风的一天。

    “罢了,她是谁都与自己无关,何况晏风还会不会来也不一定”

    寒玄本打算叫住苏婴,想了想,还是没开口,他还没闲到能去管旁人的事情。

    寒玄刚回到府中,易子棠就躲起来了,前几日只要寒玄一回来,他便死缠烂打的围着他转,说来也奇怪,寒玄居然把血剔藏起来了,任他翻遍了整个寒宅都没有找到,也不知道寒玄到底将它藏哪去了,放眼望去,整个寒宅也就这么大,还能躲过血剜的感应吗?

    寒玄还没走呢房间,便闻到一股刺鼻的混合香味,那是他最近收藏起来的药品,打算到时候给芙玉缓缓身子,只是,为什么那香味这么浓?莫非有人动了?

    寒玄暗觉不妙,快速推开房门,果然,一阵阵香味迎面扑来,房间里很明显被人翻过,那些药盒全都散落在地上,有些怕散落出来了,好在寒玄包的好,否则定要重新找。

    “这是……?”寒玄被房间里的景象吓的目瞪口呆,他可没允许易子棠见这个屋,哪怕是答应了他在宅子里随便找,唯有自己的屋子,他是不会随意答应让他进来的。

    “该死的易子棠!”

    寒玄紧捏着拳头,一咬牙,奔出门找易子棠去了,整个院子到隔壁的小庭,都不见易子棠的人影,也没闻到他身上那股特有的花香,寒玄抚摸着腰间晨龙,若是易子棠现在在他面前,他绝对会抽出晨龙和他打一架。

    自从知道易子棠的目标是晨龙后,寒玄便不在他面前使用晨龙,而且还将它藏在了自己的腰封里,也怪不得易子棠翻了半个院子也没找到。

    “易子棠,你最好自己出来,不要等我找到你,否则我定会扒了你的皮”

    寒玄站在院子最高的屋顶上,对着整个寒宅喊话,他知道易子棠的隐身术厉害,只要他特意藏起来,自己要找他也是挺难的,眼下只能逼他自己出来。

    “你当我是笨蛋?现在出去肯定会被你教训一顿,还不如等你气消了再说”

    躲在院子某处角落里的易子棠悠哉悠哉的看着寒玄,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是家主来信在崔自己,实在没办法才会拼了命的找,如果找不到,家主怪罪下来就麻烦了。

    “你不是要找这东西吗?你不出来,怎么找?”

    寒玄站在屋顶上,手握着晨龙剑,故意在阳光下晃动着剑身,远处的易子棠终于见到寒玄拿出血剔,心中大喜,果然被他随身携带着,这小子还真是小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