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一百三十二章:各取消息
    第一百三十二章:各取消息

    叶秋客只带回来一个消息,欧阳玉还活着,至于在什么地方,怕是千语都没有想过,叶秋客也是琢磨了许久才想通,原来那块玉佩是公孙羽廷的贴身之物。

    早上玉京给他更衣时拿下来的,就是为了给叶秋客传递消息,叶秋客也是后来才想通,原来欧阳玉在玉楚宫,被公孙羽廷看着。

    千语得知娘亲在玉楚宫,心里一片冰凉,如死水般,她对公孙羽廷再熟悉不过了,他对娘亲抱有很深的怨恨,将娘亲留在身边无非就是要她看着他宠爱别的女人,让她知道背叛自己的下场是什么而已。

    更让千语担心的是,娘亲的病情,她准备了许久药,那些都是对娘亲病情有帮助的药,若是公孙羽廷不让她服用,怎么办?

    叶秋客说,值得庆幸的是长风一直在欧阳玉身边,除了千语长风也算是欧阳玉在宫里唯一的依靠了。

    “长风,谢谢你!”

    千语在心里默默记着长风的付出,她每夜每夜都在祈祷,祈祷他们平安无事,祈祷长风会好好的守在娘亲身边,这种想法,虽然自私了一点,却也是没有办法。

    千语在苦剑门的这些时间,已经和门中的弟子熟了起来,早起一起练功,夜里切磋武功,她现在在训练自己的眼睛在黑暗中的适应能力,渐渐的也有些起色了。

    易子棠出来透气时,又看见千语坐在山庄外,双眼看着荣安城的方向,这是他第三次见到她如此,对于千语的事情,易子棠知道的并不多,齐越不让他知道,他也很乖的没有问。

    他只知道千语是从荣安城来,听说父母皆是达官显贵之家,并不知道实情,所以,每每看到千语一个人坐在山庄门外,他却会去陪她说说话。

    今天也不例外,易子棠又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千语身边,与以往一样,什么也不说,静静的陪着她,看满山秋色,听枯叶落地,只要她不要感到孤独就好!

    “你的功课做完了?”

    今天的千语却出乎意料的开口问了易子棠话,她没有转身便知道一定是易子棠,打从易子棠刚出山门,她就闻到了他身上的海棠味,这小子又偷吃了秋海棠,齐越明明警告过他,不许再吃酸的东西,因为他肠胃不好。

    “呃……没有!我看你一个人,怕你无聊,所以过来看看,父亲一定不会骂我的”

    易子棠又是这套说词,他拿千语做挡箭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要他不是太过分,千语也随他去。

    “我之前也如你这般,每天都要练功,偶尔也会想偷偷懒,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便不舍得再浪费时间,每天都想着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强,每天拼了命的学习武功”

    千语望着远方,轻叹了一声,脑海中尽是那些在地宫里的日子,那些有娘亲陪伴的日子,其实,她是羡慕易子棠的,虽然齐越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待他却是极好,自是那公孙羽廷不能比的。

    “我知道,所以,父亲总是拿我与你相比,常拿你的武功笑话我,不过,说真的,你的武功真的很好,我虽然年长于你,武功却是低了你不少,说来也惭愧,父亲明明有好生教我,效果却不及你”

    易子棠赞赏的看着千语,看着她那完美的侧脸,心里乐开了花,他觉得吧!父亲总算是做件让自己开心的事情,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好的媳妇。

    “你看看我傻笑什么?难道你心里不服气?”

    千语被易子棠打量的眼神惊扰到了,转头瞪着他,易子棠也不甘示弱,回瞪着他,千语看着他的眼神却突然变了。

    “哥哥……”

    千语心里惊过这两个字,那种宠溺的眼神,与晏风看自己时一样,时隔多年,她仍然记得晏风离开楚国时的一幕。

    “怎么了?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

    “没事,只是看到你想到了哥哥而已”

    “你哥哥?是不是叫晏风?”

    “嗯!你怎么知道?”

    “有好几次父亲谈话时无意间听到的,听说他在南国,父亲似乎也很在意你哥哥,前些日子还安排了几个师兄去打听消息”

    易子棠告诉千语,她在地下室解毒的时候,为了打听晏风的消息,苏妄然特意找了几个武功较好的师兄去了南国,而且他也没告诉千语。

    “师父……”

    千语心里满满的感动,或许她总是在他面前抱怨,因为从未收到过晏风的信,于是,平时空闲下来时,就会找苏妄然抱怨几句,没想到他居然放心上去了。

    有人说,这世上的事情,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齐越和苏妄然都是这么认为的,他们总是有意无意的提醒千语,心里不要总牵挂着欧阳玉和晏风,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千语也知道,娘亲在宫里不会有危险,可是,她担心晏风担心的每天睡不好。

    熬了半月余,去南国的师兄们终于回来了,师兄们人尚在荣安城,消息刚到苦剑门,千语就按耐不住了,若不是齐越将她关了起来,恐怕她早就下山去了。

    到了夜里,几位师兄才回苦剑门,不知他们是从什么渠道取到的消息,消息几乎如跟在晏风身边一般,打听的很是清楚,这对千语所言,是喜也是忧。

    晏风没了武功,在南国的王宫中定会有危险,但到今天他能安然无恙的在宫里,说明他身边有人帮助他,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对南王和公孙羽廷都已经没有威胁了。

    “晏风在王宫里虽然身份低了点,但总比腹背受敌的强”

    齐越安慰千语,他这话也不无道理。

    “这身份地位何止是低了一点?简直就是没身份地位了”

    苏妄然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看齐越,叶秋客却是什么也没说。

    其实,苏妄然一直想告诉千语,这次之所以能平安取得消息,一切的功劳都归叶秋客,他不愧为南国丞相,宫里的人手果然不少,能把王子身边的事打听的清清楚楚,日后那南王的宝座恐怕都要让贤了。

    叶秋客叮嘱过他们,千万不能让千语知道,所以咯,苏妄然只能憋在心里,这憋着一肚子话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你是说,哥哥在南国长君王子身边做书童?”

    千语这句话可是问了好几次,似乎不太相信般,在她听长风说过的印象中,王后的儿子长君可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尤其是他母后,独宠一秀,权威不可一世,长风说他母亲可是吃了不少王后的苦头。

    “千真万确,虽然那长君王子待他不怎么样,至少在他身边是安全,听说现在南王也将他抛在脑后了,所以,你就别担心了”

    为了让千语相信,从南国回来的师兄指天发誓,另外几个人也纷纷表示没错。

    “长风是在王宫里长大的,对长君王子的为人自然比较清楚,如果他们打听到的消息是真的,那就是那穆长君太会做戏了,大家中了他的计也说不定”

    千语心里一直回想着长风曾经对她说过的事情,再对比这次的消息,她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千语在苦剑门养身体,一养就养了半年之久,叶秋客在苦剑门只呆了一月之余,便下山去了,至于去哪里,临走前他也没说,不过,对千语他却是嘱咐了不少。

    对于叶秋客在千语的心里,其实是很熟悉的,是什么样的熟悉却很模糊,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人,或许是对自己有特别意义的人,千语一时也说不出来,直到叶秋客离开很久以后,齐越和苏妄然都没有告诉千语,渐渐的也就忘记了。

    安静的生活久了,总会遇到一些惊险,千语在苦剑门这半年,受了齐越的指点,武功突飞猛进,整个人也比在宫里时精神了许多,本以为生活会这样平淡的过下去。

    却从荣安城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公孙羽廷在全国通缉一个叫荊素辛的人,画像张贴了整个荣安城的大街小巷,听那些从山下上来的人说,那荊素辛长得如花似玉,眉间妖气十足,还有一颗血红的妖痣。

    千语听到这些话心里十分的冷静,易子棠却很生气,他生气也是正常的,谁让千语是他未来的媳妇呢!

    只是,千语却是出乎他的意料,相当的冷静,好像没有听到那些话一样,每天一样早起晚睡的练武功,努力程度是苦剑门中任何一个弟子却无法比的。

    “师父,我要回荣安!”

    某一天,千语突然对苏妄然说,苏妄然知道她终于忍受不下去了,那种午夜梦回的牵挂和担忧,没日没夜的侵蚀着她的心,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躲在背后流过多少次眼泪。

    苏妄然答应了千语的要求,只是,他也是有条件的,他要千语活着回来,若是做不到,他便不承认她是他苏妄然唯一的弟子,不,是唯一的还是女弟子。

    “师父,我一定会活着回来”

    千语在心里给了苏妄然承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