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一百六十八章:战魁之最
    第一百六十八章:战魁之最

    说到玉书和千语两人的相遇,既浪漫又惊奇,是穆长君一直嫉妒在心的一件事,多久以来,始终难以释怀,不知道则罢,知道了,心里总是会有点不服气,想想自己和千语的相遇,那么的普通那么的不惊奇,果然心里还是在意的。

    穆长君抱着千语在花海中行走着,昔日那些话涌上心头,千语说过的那些话,一字一句的,都在他心里,越是往花海深处走去,她说的越发的清澈,就像在耳边,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她双眼紧闭,安静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画中仙。

    “易子棠让我知道这世间有爱我的人,而玉书是唯一让我知道这世间有温暖的人,他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只要有我在,他便会一直笑着”

    昔日,千语这样告诉穆长君,这些话,每一字每一句都锥痛了他的心,如果是那样,那自己算什么?爱她不只有易子棠,给她温暖的也不是有玉书,他做的并不比他们任何一人少,只是……晚了一步而已。

    千语和玉书是在夺帅大赛的最后一天认识的,虽说是比赛的最后一天,中间却是隔了好几天的时间,因为公孙羽廷受伤后,比赛一事便暂停的几天,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楚王公孙羽廷的那一刻,都震惊的跪地不敢起来。

    尤其是赵夕几人,吓得瑟瑟发抖,这可是他们几个人第一次见这么大头衔的人物,可不是闹着玩的,直到公孙羽廷的身份公布那一刻,赵夕才知道在比赛时千语的异常原来是因为他。

    夺帅大赛的审判官们一直责备自己一众人有眼无珠,居然没认出王上也在那选手之中,自然是好话说尽,求过也跪过,若不是公孙羽廷心情还算不错,早就将他们发落了。

    公孙羽廷下令,箭术和骑术一关重新再比一次,任何人不得违反规定,否则便是欺君之罪,可不是淘汰出局那么简单。

    “原来他就是楚王公孙羽廷!真是天大的机会”

    杨齐威得知消息后,心里异常的兴奋,很快便将消息转告了季云,让他拿主意。

    公孙羽廷宣布身份一事让千语始料未及,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会宣布自己的身份,他就不怕遇到刺杀吗?不过,当她看到公孙羽廷贴身的护卫出现后,她便知道自己多虑了。

    千语知道,为了求公正,公孙羽廷给了大家养伤的时间,也安排了城中最好的大夫给大家疗伤,而自打他身边的人到来后,她就没有再见过他了。

    “你啊!真是命大福大,居然能和王上一起并肩作战,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过我也不赖,我可是扶过他的人呐!”自从知道自己扶过的人居然就是楚王后,朱文就一直在千语屋里唠叨。

    “你喜欢和他并肩作战啊?下次让给你吧!”千语很无奈,被他们强迫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能动动嘴皮子。

    “怎么样?王上的武功是不是很好?”石头也过来凑热闹。

    “还行吧……”千语淡淡的回了一句,没想到却被三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嫌弃的瞪着。

    “你尽管吹,以我看,王上就是为了护你才会受伤的吧!”

    “就是,早就听说王上是身经百战的人,怎么会被一个小小的杨齐威所伤”

    朱文和石头两人一唱一喝,赵夕却是连一字都未说,作为易子棠,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千语心里对公孙羽廷的仇恨,而作为赵夕,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不是也该像他们两人一样,没心没肺的问一堆东西?

    “赵夕这是怎么了?从我回来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千语觉得赵夕突然有心事了。

    “是不是要主动和他说说话?”

    “赵夕……”千语躺在床上叫了他一句,却没有得到回应。

    “赵夕啊,他刚出去”朱文和石头异口同声的答到,指指门外,早已没了他的影子。

    “他出去做什么?”见主事老大不在,千语从床上坐了起来,朱文和石头她可不怕,就是赵夕太罗嗦了,不让她下床。

    “嗯……打听情况”两人又是异口同声,千语都觉得他们是不是事先商量好的?

    的确,赵夕出门打听情况去了,看看朝廷接下来要怎么安排最后一场比赛,当得知是比箭术及骑术时,他觉得这简直是上天对千语的宠爱,这两项都是千语最拿手的强项。

    有公孙羽廷的话在前,哪怕再来几个杨齐威,也不会是千语的对手,赵夕很清楚,千语若狠起来,无人会是她的对手,只是,他不希望看到她充满杀气的模样,那样的她太陌生,让人害怕,让人难以接近。

    比赛正式开始的那天,公孙羽廷坐在审判官之中,一身华丽的贵服,威风凛凛的看着台下,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觉得前几日看到的那个人定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的他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直到这一刻,赵夕和朱文才知道何谓王者风范。

    “这就是那个人吗?那个让千语畏惧了这么多年的公孙羽廷”赵夕仅仅只是看着公孙羽廷,都感觉到一股重重的压迫感,在他面前,自己似乎只是一介江湖武夫,事实也正是如此。

    千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公孙羽廷一眼,他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她看多了,已经再也不想看了,只想早一点结束比赛,回到军营,离开有他的地方,或许下次再见面时,她会让他知道自己是谁?

    “祸国之女,多么重的四个字,当年却被他轻松的说出口,甚至是下了密旨,要将我处死,若不是娘亲暗中养着自己,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是地狱的孤魂?还是以投胎做他人子女?”

    千语难得放松了心情,更难得还有心情欣赏城中的风景,自然是不想看到公孙羽廷的那张脸,而坏了她的心情,能不能拿下这一局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尽力而为,在此之前她并没有拿下帅令的打算,不过现在嘛……她改变了主意,非要拿下帅令不可。

    当仅剩的几个选手皆已到达赛场时,审判官要请公孙羽廷说话,却被他冷冷的拒绝了,待审判官哆哆嗦嗦的宣布比赛开始,千语已是满脸嫌弃。

    第一局比试骑术,新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骑马绕雍州城一圈,夺下位于雍州城外的战魁之花,将它交到公孙羽廷手中,此局才算胜利。

    第二局的箭术比试,只是与以往不同,公孙羽廷另外想了一个法子,将他们拿到手的战魁之花放于凤凰花谷的凤凰台上,每位选手必须在他设定的地方射中战魁之花,才算胜利。

    听起来不是很难的事情,但做起来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各位选手可是好好的体验了一把,虽说每个人只是骑马围着雍州城转一圈,可谁知,这一路上被公孙羽廷安排了不少人,又是放箭又是滚石头,又是斩桥断路,可谓是一路波折艰辛。

    如此一来,第一局就已经淘汰了好几年选手,其中有大家看好的申青延,这下投他的人恐怕要赔死了,反倒是不被大家看好的寒玄撑了过来,这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小。

    “谁能想到这寒玄竟然撑到了最后”

    “该不会有什么人在朝廷吧?看他那副文文弱弱的样子,怎么也不是个武将啊!”

    “依我看,这寒玄是王上的私生子也不一定,你瞧他那半张脸的眉目,是不是和王有些相似?”

    终于有人道出了一句实话,却被众人嗤之以鼻,纷纷劝他小心说话。

    “兄弟,你说话还是小心着点儿,这话要是传到王上耳边,你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不过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我看着也有些像”

    众人聊天欢乐多,茶余饭后侬闲事,连王族之事都敢拿来议论,也不怕被旁人告了密,株连九族可不是开玩笑的。

    赵夕听着身后一群人的议论纷纷,心里多了一些担心,希望公孙羽廷不要注意到这些才好,在他的印象中,千语只照过一次自己的模样,那便是在戴面具之前,虽然知道她有可能早就已经毁容,却没想到她从未照过镜子。

    待第一局骑术比试结束后,赵夕找机会和千语说了几句话,无意中提到,她的半张脸和王上的很像,这让千语慌了神乱了手脚。

    第二局正式开始时,赵夕就看到千语那半边脸被她自己抹黑了,看来他的话她果然听进去了,吊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凤凰谷中的凤凰台上,并排放着五朵战魁之花,距离隔得很近,这也是比赛中的规则之一,选手射出的箭不得故意碰到另一位选手的战魁之花,否则也视为淘汰出局,这样的箭术是有难度的。

    而另一条规则便是,若是谁的战魁之花落在了地上,也将淘汰出局,总而言之,这一局的胜利者几乎必须拥有运气和武力,若是别的选手不小心将自己的花打落在地,那可真是乐极生悲,都已经熬到最后一局,却被淘汰出局,想想也是不甘心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