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一百六十九章:陌生小公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陌生小公子

    一条规则能淘汰掉两个人,这正是公孙羽廷的做法,选手们不得不祈祷自己不要射中别人的花,别人也不要碰到自己的花,否则两者皆出局,公孙羽廷这一规则,可是难住了千语。

    凤凰谷此时正是凤凰花开的季节,满山遍野的凤凰花开得美不胜收,位于花丛中的凤凰台四周都有重兵把守,五朵战魁之花就摆放在凤凰台的一张雕花檀木桌上,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张雕花檀木桌,也不能伤到。

    每一支箭在射出时,都会带着杀气、威力,若想不惊动周围的东西而射中目标,只能轻射,可是两者之间的距离却不允许他们放轻力量。

    “若是五个人同时射箭,还有一丝胜算,一个一个射,却是一丝把握也没有”杨齐威一直苦恼着,看看其他几个人,也都紧绷着一张脸,心情莫名的好了一点儿。

    “就一片凤凰花倒是开得很好”千语手持弓箭,在一旁欣赏花。

    打从一入这凤凰谷中,千语就被这一片花海吸引住了,不是因为第一次见凤凰花,而是因为这片凤凰花和凤凰台的位置,相得益彰,恐怕有助她一臂之力的帮助。

    这是最后一局,却少了不少看官,百姓入不了这凤凰谷,今天这一局的见证者只有朝廷的人,少了周围的热闹,各位选手倒是冷静了不少。

    “他究竟想不想有人得到帅令?还是说他真想挑一个万中无一的人出来?”

    直到现在,千语正眼看了看公孙羽廷,她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他的想法了,至于他为什么要混入选手当中,为什么要在被人刺杀后竟然只字未提,难道他知道那个人是谁?

    事至今日,那个人就未再露过面,不知所踪,雍州城的地方官得知王上受伤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吗?或许已经在暗中调查?

    千语在离神之际,公孙羽廷和审判官们已入席待定,他很看好那个戴面具的奇怪少年,只是不知他到底有几斤几量,之前听到他说对夺帅没兴趣,于是对那少年又多了几分兴趣,他最喜欢的就是将他人不喜欢的东西强加在他们身上。

    “你可不要辜负了本王对你的期望”公孙羽廷坐在椅子上,定眼看着那个脸上有污垢的少年,总觉得他一定会出乎自己的意料。

    “他是什么意思?”千语感觉到公孙羽廷在看自己,浑身不舒服,他的眼光没问题吧?大家都不看好她,他却一脸期待。

    “向来多疑的你,把楚国的大好江山交给我这样的年轻后生,你真的放心吗?还是说,你只是暂时找一个人为你打江山?”

    千语低头看着腰上的晨龙,她只觉得很好笑,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努力讨好她一心想逃离的人,为了什么?真的只是为了向他证明什么吗?还是……

    “是为了掌握至高的兵权,然后重振欧阳氏,救出娘亲,将他那份孤傲踩在脚下!”千语的心里响起一个声音,说出了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至高的兵权?”千语猛然清醒,看着手中的弓箭,她满脸严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怎么会有样的想法?至高的兵权是王者的象征,而非人人可得,我怎么变得和他一样?”千语握着弓箭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一局需抓阄定次序,选手各选一支竹签,选定离手”审判官在众选手身后高声宣布。

    “抓阄?有意思,好运从来就不曾眷顾我,今天是否也一样?”千语随手拿了一支签,握在手上,心里忐忑不安。

    “希望那小子不会排在第一个,否则大家都完蛋了!”此刻,众人心里都是同一个心声,小心翼翼的看看千语,再看看她手中的竹签,他们比千语更加忐忑不安。

    “请诸位将竹签一一交上来”

    “果然,我这双手还是抓不住好运”

    千语看着审判官手上的竹签,心凉了半截,她交上去的那支竹签最短,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底荡漾着,在她身后还有一人未上交竹签,众人都在等着他。

    待那人交了竹签后,千语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那人手上的竹签比她的还要短,众人见状也松了一口气,总觉得只要不是寒玄就好。

    “以竹签最短者优先射箭,依次排下去,战魁之花落地者自觉出局”

    审判官话音刚落,竹签最短的选手信心满满的拉弓等待着射击,只见他轻轻松松的射出箭,那支箭离开弦直朝桌上的战魁之花射去。

    这人的箭稳稳的射中了战魁之花,既没有惊动旁边的花,也没有伤到那檀木桌子,众人皆露出赞赏之色,只有公孙羽廷脸上不太好看。

    “周止出局”审判官很快宣布到。

    “出局?”审判官的声音如雷贯耳,众人疑惑不解的看着他们,再看看周止射出的那一箭,没什么地方不对啊!

    “未扣花入坛,出局”审判官知道众人有一肚子疑惑,所以重新宣布了一次。

    “扣花入坛?”众人面面相觑,这话还是第一次听说,众人的目光顺着那支箭看去,果然,在那檀木桌对面放着五个坛子,看来是要选手将花射入那坛子里。

    “可是……箭是平着射出,那坛子口与箭并不是对行线,怎么可能射进去?而且还要带着那战魁之花”

    众人低声讨论着,都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样的射击比式大家还是第一次见,此时此刻,大家心里都没底了,觉得无论是谁都无法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射击。

    “第二名选手准备”审判官惊醒所有人。

    “王上,这一局有失公正,审判官比赛前未说明比赛规则,这让后面的选手更有优势”周止愤愤不平的说道,他对公孙羽廷行了个礼。

    “哦?有失公正?本王只能告诉你,是你运气不佳,再者,你将来上战场杀敌,莫非也要旁人告诉你该如何做吗?”公孙羽廷冷哼一声,抬手招来侍卫将周止架了出去。

    千语总算觉得自己运气好了一把,可是接下来的人是她,她要如何将那战魁之花扣入坛中?不能惊落旁人的花,又不能伤了桌子,还要将花扣入坛中,真是困难重重。

    “这片凤凰花真美……”千语心里惊过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她转身看看身后的那一大片凤凰花,再看看凤凰亭中的檀木桌。

    “王上,寒玄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王上……”千语大声说到,她未行礼,仅双手轻拱以示请求。

    “大胆!比赛规则已经明了……”审判官吹胡子瞪眼的盯着千语。

    “等他把话说完!”公孙羽廷制止了审判官的刁难。

    “寒玄要退后一丈射箭”千语说出自己的请求。

    “退后一丈?这人该不会傻了吧?这个距离对大家而言都已经是强人所难了,他居然还要退后一丈?”

    “准了”公孙羽廷答应了千语,他且要看看这少年究竟想做什么。

    “谢吾王”千语手持弓箭,弯腰作揖,以示感谢。

    大家很难想象退一丈之后的距离该如何射中战魁之花,那样的距离就连桌子也碰不到,何况还要将桌子上的花扣入坛中,大家认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完成的任务。

    可是,千语做到了,她很清楚自己的力量,近距离只会对她有害无益,射出去的箭非但会将桌上所有的花震飞,还有可能会将桌上对面的坛子震碎,她拿捏着两者之间的距离,仅仅轻轻的射出一箭。

    那支箭穿梭在凤凰花丛中,所经之处花飞满天,穿过那片凤凰花丛,那支箭的力道渐渐的减了下来,待到了那檀木桌前时,它已经只剩足以射下那朵战魁之花的力量,当那朵花掉入那坛中时,那支箭也刚好插在凤凰亭的柱子上。

    几乎是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忘了要如何为这个少年道贺,当千语未射箭时,大家都不看好她,恐怕也只有公孙羽廷一人对她抱有期望,大家一致认为的不可能变成了绝对可以,想必心里是不好受的吧!

    “寒玄……”审判官急忙宣布结果。

    “通过!”这两个字是公孙羽廷的声音,审判官急忙退下。

    就在刚才,千语那支箭穿越那片凤凰花海时,一个年轻的小公子目光炯炯的看着那支箭,脚步跟着那支箭奔跑着,花飞花落中,他满心欢喜,欣喜若狂之余,不忘看看那个射箭的人是什么人,千语那半边未戴面具的脸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我一定要射这支箭的主人做我师父”那小公子追着那支箭来到了凤凰亭,见那支箭稳稳的插在柱子上,趁着无人注意,他拔走了那支箭。

    千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比赛的这支箭会为她招来一个年轻活泼的小公子,她只想凭这一箭拿下公孙羽廷心中的那份信任,只要有了他对她的信任,今后在军营中也好行事,不会处处受人阻碍。

    谁也不知道,这场比赛不只是改变了千语的命运,更改变了一个不暗世事的小公子的命运,正是那一箭,将他带到了千语的身边,成为了她身边的守护使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