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一百八十四章:失忆
    第一百八十四章:失忆

    人醒了?是醒了的吧?刚刚她的手都动了,我应该不是在做梦,她真的醒了,看了一眼床上的人,他起身,后退了了好几步,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他已经退到了门边,正打算出去,眼睛却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一碗药。

    “说不定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有听到,反正到时候打死不承认就好了”这样想着,他舒了一口气,安心的走到床前,小心的把她手腕上包扎的纱布绑好,安心的给她盖上被子。

    “这个人在说什么?”千语一直听到有些迷迷糊糊又莫名其妙的话,感觉胸口好闷,还有点反胃,似乎有东西一定要吐出来,她好想起来,可是整个人完全没有力气,一点力气也没有,还有,这个人居然给她盖被子。

    “唔……”千语感觉自己已经快忍不住了,胸口的痛楚她真的没办法忍受,还有压在喉咙深处的东西,好像很快就要吐出来了。

    “你真的醒了?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他坐在床边,做贼心虚似的看着她,感觉她的脸色好像不是很好,难道说刚刚的话她都听到了?还是说她身体不舒服?

    “我……”千语想开口说话,她心里有很多事情想要问,可是嘴巴却挤不出一句话,眼睛也睁不开,浑身难受的不行。

    “你……”你走开,千语本来想说这句话,可是,没有等她说出口,胸口那股东西就已经冲出了喉咙,她的身体猛然坐起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红色的鲜血洒落在红色的被褥上,她的眼睛终于睁开,她虚弱的坐着,抬起手臂,轻轻的擦拭着嘴角的血液,她抬眼看着眼前的人,男人?为什么是男人?她疑惑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很不好意思,救你的偏偏就是我这个男人”他在心里理所当然的想到,可是,这句话呢,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

    “不好意思,弄脏了被子”千语低头看着被子上那一大片鲜艳如花的红,脑海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没有自己的记忆,没有身边朋友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总算舒服多了,原来是一口血压在了胸口,怪不得这么难受”千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色总算恢复了不少,整个人看着也有气色多了。

    “没关系,你高兴就好”他温柔的回到,眼神一直看着千语,失去记忆的千语被他这样看着也没有不好意思,而是比他更直接的看着他。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不是受伤了?”千语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向他问去,他还什么准备都没有,他没有想过她会失忆,连一套说词都没有想好。

    “不会吧?失忆了?那我岂不是安全了?既然她已经失忆了,嘿嘿嘿……”他背对着着千语,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一脸猥琐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千语着急的问,他吓得急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优雅转身,千语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正看着他。

    “不是,只是……我只是太高兴了,你终于醒了,娘子”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一把拉过千语的双手,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娘子?我是你的娘子?”千语指着自己,一头雾水,这个人说她是他娘子,可是。她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关于他的事情,一点点也没有。

    “嗯,明媒正娶,八抬花轿把你娶回来的,我是你如假包换的相公”激动深处,他抱着千语,头埋在她的秀发里,明明眼泪都出来了,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容,笑的脸都快要抽筋了。

    “对不起,我……我没有印象,你是我、相”千语呢喃着,纵然是失忆了,可是说到那两个字,她还是脸红的比花还艳。

    “没关系,娘子,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以后我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都告诉你,现在呢什么也不要想”他温柔的如同天人下凡,灿烂的笑容让千语觉得好温暖。

    “我……要任何称呼你?”千语在心里挣扎着,虽然这个人说他是自己的相公,可是,没有记忆的话,叫相公还是会很别扭的吧,尤其让自己别扭,倒不如直接叫他的名字,这里也方便一点。

    “终于开口问我名字了吗?我还以为她会直接叫我相公呢,若是她真的叫了,我答应还是不答应呢?”他在心里坏坏的想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让千语摸不着头脑。

    “咳咳……娘子,你叫我长君就好”他咳嗽了几声,伸手抚摸着千语半边脸上的面具,他差点就忘了这个奇怪的东西了,真是碍事。

    “长君?那我……我的名字呢?”千语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心里想的却是:长君这名字还算不错,人也不错。

    “对了,还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下可糟了,怎么办?现在她问我名字我也不知道啊!”长君心里暗叫不妙,哪有相公不知道自家娘子叫什么名字的道理?

    “有了,就先借用一下她的名字吧!”长君头脑中灵光一闪,一个人的名字闪过他的脑海,说起来也只是有过数面之缘而已,许多年见过的一个姑娘,如今怕是早已嫁为*,就用她的名字先挡一下吧!

    “念茹,你的闺名叫念茹,当初我们相识时正是你的名字吸引了我”长君又脸不红心不跳的谎话连篇,毫无意识的千语轻轻松松就落入了他的谎言之中。

    “哦,我们成亲多久了?还有我这一身伤是怎么回事?”千语虽然失忆了,这执着的毛病却是没有改,长君不主动告诉她,那她就会问到底。

    “嘘……我不是说了吗?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我们的时间还很多,等你养好了伤,我再一一的告诉你”

    长君伸手捂住了千语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眸中含情,脸上带笑,深情款款的模样倒真是像极了一对夫妻,被他这一看,千语只能眨巴着眼睛,什么都不知道说了。

    “现在……该做点什么?她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是不是应该问她饿不饿?困不困?不对……她睡了这么多天,应该不困了,所以说应该问什么?”此时此刻,长君脑子里在想自己要如何和眼前的“娘子”相处,这还真是个难题,虽说他从小出生在宫廷,身边美女如云,丫鬟环绕,可是,那些与他无关的人,他从未和她们认真的相处过。

    “认真?我居然在纠结认真与否,难道我想对这姑娘认真吗?那……那她怎么办?我等了这么多年的她,就要这么放弃吗?”长君惊醒过来,立即把脑子里那些吓人的想法拍上了九霄云外。

    “我究竟在想什么啊?她与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会叫她娘子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怎么能拿他和千语比较呢?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长君眉头紧皱,脑子里精彩的活动已经让他完全忘记了千语的存在,恐怕,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你怎么了?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没事吧?”见长君一直愁眉不展,千语忍不住把他放在她嘴唇上的手指推开,关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只是在想事情,对了,娘子,你饿吗?”长君回过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完了,他现在好像变迟钝了,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睿智了,怎么办?

    “好像是有一点点,我是不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千语看了看风景里的摆设,好像挺简单的,看起来不太像两个人生活的地方,她有些疑惑不解,扭头看向长君。

    “这个……因为……”长君额角开始流汗,他已经想不到什么好借口了,他咬如何解释,为什么这个屋子里只有自己简简单单的几件衣裳,关于她的东西一件都没有?

    “是因为我伤的太严重,你以为我已经没有救了,所以把我东西都丢了,但是,你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又把我带回来了,是这样吗?”什么也不知道的千语此刻笑看着长君,脸上的笑容灿烂极了.

    “好厉害的解释,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说她只是在试探我?”长君打量着千语,可是,她无辜的眼神什么也看不出来,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是的,的确是这样,娘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长君嘻笑着一抬头,从她那灿烂的笑容里看到了杀气,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收了起来,那双眼晴实在太有杀伤力了。

    “这是怎么了?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她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现在出去还来的及吗?或者……我现在招出她不是我娘子,只是我救回来的,还来得及吗?”长君小心翼翼的往后一点一点的移动着,想悄悄的退到床那头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