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一百九十四章:已为*
    第一百九十四章:已为*

    千语迷失在一片火热中,长君的碰触每一下都让她浑身颤抖,她咬着牙,不让自己难受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来,她觉得浑身很难受,在城就怀里不安的扭动着纤腰,直到身上的衣物都除去,一丝凉袭来,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经不住长君的挑逗,她无力的闭着眼睛。

    “长君”她轻声呢喃着,长君有力的双臂紧紧的禁锢着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他呼吸急促,双手都是颤抖的,手指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带着她一点一点直奔快乐的世界。

    两人皆早已情乱意迷,紧紧的缠绵在一起,千语被长君灵活的手指触摸的欲罢不能,渴求着更多,嘤咛声在他耳边呢喃着,收到美人的请求,长君自然是要满足她的,所以,在时机成熟时,他腰身轻轻一沉,让她得到了痛和满足。

    “长君!”她一声痛吟,眉头紧皱,眼泪流了下来,从痛苦中抓回了一丝丝理智,想要摆脱这种难受又痛苦的感觉,可是她浑身无力,想把长君推开也做不到。

    “念茹,我在,对不起,让你这么难受,放轻松,很快就会过去”长君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的抚平她的眉头,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痛苦,虽然说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有些不忍心。

    “嗯”直到这一刻,千语才知道什么叫洞房花烛,她睁开眼睛看着长君,一抹苍白的笑容在脸上,强忍住痛楚,搂着长君吻了上去,她发现,只有长君的吻才能缓解这种痛苦。

    这一夜,千语在长君的温柔之下从少女变成了少妻,经不住他一次又一次的掠夺,她沉沉的睡去了,这一夜,长君一直搂着她,芷兰香在鼻间弥漫,有些不忍心再折腾她,他选择节省体力,暂时休战。

    清晨,当阳光洒进屋子时,千语才慢慢醒来,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痛,她一动不动的躺着,裹着被子,轻轻动一下,身上就一阵疼,她侧过头,看到旁边的枕头是空的,心里有些失落。

    “长君不在?”千语忍着浑身酸痛,在床上坐了起来,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她脸红的把玩着秀发,看看房间里,除了床上这张大红喜被和地上的鞋子是他们成亲的见证,恐怕就只有床单上那一抹刺眼的落红了。

    不,还有千语浑身被疼爱过的痕迹,初为*的不适让她还想睡一会儿,可是长君不在身边,她已无心再睡,于是便起了床,披了披风就要出去,谁知手刚碰到门帘,长君的手也刚好伸了过来,她愣住了,傻傻的站在门帘后面。

    透过一片流苏帘子看千语,长君发现她比昨晚更加的迷人,有一种成熟的妩媚动人,红润有光泽的小脸,小心翼翼看着他的那副模样,无疑都催促着他体内的火焰,千语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竟又撩动了他的心。

    长君在那一片流苏中抓住了千语的手,慢慢的把她从帘子后面拉了出来,他刚从外面进来,身上有些冷,当他的手掌碰触到她的手时,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吗?”他敞开怀抱,把她抱了过来,揽着她一起往里屋走去,

    长君今天清晨去了一趟街市,本来只想去买些东西,不料竟又碰到了赵夕,双方见面,两人又是一阵打斗,赵夕可没忽视掉他那一脸春风得意的笑容,他和玉书在遇到千语的那条街上找了整整一天,直到夜里。

    而千语却在这一天和长君结为了夫妻,成为了他的女人,还是心甘情愿的,两人都还是羞涩的,长君为了避开她的害羞,刚好要买些东西,所以,一大清早就出去了,谁知会碰到赵夕。

    “怎么?还不死心吗?”长君暗中一声冷笑,经过一翻打斗,时辰也不早了,想到那丫头还一个人在家,心里有些急,本想绕过赵夕从另一边走,哪知他居然还带了帮手,到了另一条巷子口时就碰到了玉书。

    “这个人又是什么意思?”长君看着眼前的娘娘腔,他对这一类男人向来没好感,长的白白净净不说,还轻声细语,像个姑娘似的。

    长君不明白玉书拦住他的意思,而玉书同样不知道赵夕为何要他前来拦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和师父会有什么关系吗?

    在这里,每一条街每一条巷子,长君都要比赵夕两人清楚,左拐右弯,几个闪身就把他们两甩掉了,提着东西一路疾步,到家后什么也没说,对于在街上碰到赵夕一事只字未提。

    千语醒的也不早,冬季的太阳本就出来的晚,长君只是不放心,毕竟她昨夜刚受破瓜之痛,多躺会儿也比许较好,免得着了凉,身为夫君,这份关心是必须兼备的。

    长君能做的就是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让她开心和幸福,除了夫妻相刻的誓言,还有半颗装着她的心,他不说是因为相信她感觉的到,哪怕用尽了全力去爱她,努力的去忘记公孙千语,他也不会告诉她。

    千语在竹林的这段日子,也许做回了真正的自己,做回了充满女儿娇羞的她,或许在她骨子里,一直就向往着这样的生活,向往着这样的自己。

    为了给她最好的生活,长君那一身武功终于有用武之地了,他上山狩猎,下山拿到去市街卖,而千语则是在家中做衣裳,那些女儿家的活她一直做不来,可她愿意学。

    日子平淡却安逸,长君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生活了,与世隔绝,无争权势,平平淡淡的幸福着,越是这样想,他心里就越害怕,怕母亲的人迟早会找到这里,更害怕她会受到伤害。

    千语冰雪聪颖,学什么都快,看着从衣庄借来的书学会了做几套简单的衣裳,一开心就收不住手,又开始学做饭,每天都是长君一个大男人做饭,总觉得过意不去。

    记得她第一次尝试厨艺时,长君刚回来,还未抖干净身上的雪花,她就得意的拉着他进屋,长君以为她一个人在家太想自己了,心里特别的开心,进了屋才知道,原来是要尝尝她亲自做的菜。

    “这道菜从外观上而言,色相略差,不过味道还不错”

    长君拿着筷子,尝着桌上的一道素菜,其实,只要是她做的,他都喜欢吃,不过尝尝也不麻烦,她高兴就好。

    “那这个呢?”千语指着一道野菜,那是她今天刚试着做的,之前见长君做过,她很认真的学习到了。

    “这个……嗯哼!味道还不错!”长君吃了一口,忍不夸赞,脸上扬起幸福的笑,满眼的宠溺。

    “真的?”千语开心的跳了起来,拍着手的样子像个小姑娘,他很认真很宠溺的点点头。

    “我尝尝……”千语拿起筷子,正要夹菜却被长君一把拉住了,千语抬起头看着他。

    “我现在不想吃饭”他深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呼吸着她身上的芷兰香,这个香味他贪恋了很久,虽然有些自欺欺人,可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种安慰?

    “不想吃饭?那要吃什么?”千语认真的问到,嘟嘴不高兴的咬着手中的筷子,她可是饿的很,刚才做饭时连尝都没舍得尝,就是为了让他第一个吃自己做的饭,现在他却说不想吃饭?

    “要、吃、你!”长君一字一顿,很认真的告诉她,手上的力道也加大了,双臂有力的将禁锢在怀里,她感觉到他的呼吸在耳边变得急促,也感觉到了他的变化,突然间就明白过来了,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

    “你……你”千语已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也太心急了吧!这才刚回来,而且……外面下过雪,他就不冷吗?

    “早上的时候不是……已经……”千语支支吾吾,她想说早上的时候已经让他欺负了一次,是不是该节制一点?

    “那是早上,我现在就要你!”长君不再给她机会说话,直接用双唇封住了她的小嘴,这丫头又脸红了,他就喜欢看她这副娇羞的模样。

    他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捂热之后才向千语的纤腰进攻,探进她那片温柔中,手指在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游走,他将她抱起来放在身上,这样的姿势让千语羞的紧闭着双眼。

    屋里的火炉啧啧的响着,火焰在炉中跳跃,屋里蔓延着一片春色,千语恢复理智时人已经睡在了床上,长君躺在身边,她抚着他因睡觉而紧蹙的眉,靠在他胸膛上,闭上双眼听他的心跳声。

    赵夕和玉书两人在外寻找千语已经有一月之余,眼看已冬末,陈将军派出来的人已经联系上了他们,让他们两人尽早归营,否则按军规处罚,赵夕很无奈,他不能告诉别人自己在这里见过千语,更不能告诉别人寒玄就是个女儿身,他只能选择将秘密埋在心里。

    这个地方他记住了,只要回军营归了队,日后只要有时间,他还要来这里查探,他不相信千语会不认识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想到这些,他更加下决心要把她带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