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二百零一章:暗藏楚国军营
    第二百零一章:暗藏楚国军营

    “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居然敢阴我,他这么一说,显得我有多稀罕入军营参战似的”

    长君望着一众人摇头苦笑,目送着玉书两人离去,他们就这么敢玩?刚才他们两人的对话他可是听的真真的,想阴他,还早着呢,不过为了念茹,他还是会做一些事情的。

    “念茹现在是安全的,可不代表她一直都会是安全的,她在楚国军营中是个举足轻重的少帅,身份公开不得,听他们的对话,朝廷似乎不知道军营丢了个少帅,他们一直将这事隐瞒着,看来她和军营的弟兄相处的还算不错,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你啊,失忆了,却给外面的人丢了一堆烂摊子,真是够皮,现在还要夫君在外面帮你收着点!”

    长君甜蜜的嘴角上扬,又想起了千语的模样,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她的温柔,她的一切。

    “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该做点什么,反正现在也被人追的回不去,倒不如去楚国军营探探情况”

    长君打定注意,丢下银两,也匆匆离去了,他刚才那个笑容着实让大厅里的一干人等好生疑惑,见他走的匆忙,也纷纷离开了酒楼。

    长君以楚国子民的身份入了军营,在他身后跟着一大堆人,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跟着自己,他只是想调查一下自己娘子的事,对楚王公孙羽廷丢出来的什么秘密可没兴趣。

    “铁骑兵吗?既然如此……也只能去铁骑营了”

    长君多多少少的打听过关于寒玄寒少帅所在几营等小消息,他要打入她所生活过的军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至少要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坠落悬崖,看看能不能帮她找回些记忆。

    宋颜派出去的人在雍州城跟丢了长君,宋颜毫不留情的又杀了一众人,而且还下了死命令,找不到人,提头来见,她一惯的作风就是违令者杀,无能者杀。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长君老老实实的在军营中待了十多天,外面找他的人也终于摸到了这条路,长君第一次体验到楚国铁骑营的待遇,虽说是严格了些,可还是能接受的。

    “不知你一个女儿家,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那些严格的训练,伤身的火焰练习,你都一一完成了,真是让夫君难以置信”

    长君擦拭着额头的汗,躺在沙地上,仰头望天,这些天他总算弄清楚了,公孙羽廷果然是放出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居然用消失多年的铁骑令做诱饵,而且还有言在先,得令者可号令楚国所有铁骑军。

    “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铁骑令,听说就连当年的欧阳墨也只是见过一次,谁也不知先帝将它藏在了何处,公孙羽廷突然间就发出这样的告示,可见真是逼到无路可选了吗?”

    “铁骑令?那些江湖人士可不是傻子,那东西谁都没亲眼见过,怎么可会轻易相信,也怪不得这雍州城人多却不入军营,原来都是来打探情况的”

    长君利用自身优越的条件终于在铁骑营稳了下来,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只是将事情打听清楚就离开,只要了解到关于她的过去就好,不能在楚国呆太久。

    敏感的楚允注意长君已经很久了,虽说和他一起入军营的人也很多,可他那身奇怪的武功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其实长君并未怎么动武,但在楚允面前却是暴露出来了。

    身为一个南国人,还是王子,隐姓埋名潜伏在楚国军营,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是不被允许的,这要是被楚国人发现了,罪名可不比千语的小,两人都是死罪,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楚允曾找长君试探过,无论是武功还问题,都被他四两拨千斤的糊弄过了,这令楚允很讶异,殊不知是自己暴露的太过明显,才让长君有心理准备,他想试探长君的心实在是太明显了,长君只一眼就看出。

    “自从楚允怀疑我以后,这军营就一直处于戒备森严,能入军营者皆要详细盘问,所幸离开军营不麻烦,算算这时间,也该离开了”

    深夜里,长君躺在床上难以入眠,满脑子都在计划着如何离开楚国军营,想要的消息已经打听清楚了,也从各处了解到千语曾经在军营里的种种,若能安全回去,他一定说与她听。

    楚允本打算再试探长君一次,试试他的武功究竟出自何处,只是他尚未出手,就得知他在前方战线生亡了,这可真是巧了,他很怀疑长君的死,亲自去死亡名单上找过他的名字,甚至还看过他的遗体,发现没什么地方不对。

    其实这只是长君的一个计划,一个打从他一入军营就已经在准备的计划,没有任何预兆,直接死亡,不过是他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他可是有十足的把握。

    聪明如他,长君这一计与几年前千语的计划如出一辙,两人都是靠着假死而离开了军营,他不但要在楚国军营假死,还要防着母亲手下的人,谁知道她的人有没有跟他到楚国?

    这些天以来,是千语记忆中最难熬的日子,每天无精打采,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春季多雨,院子里的菜也已经长出来了,她每天就是打理着那个小院子,细心的照料着那里的一草一花。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吃什么吐什么,不吃也吐,而且特别没有安全感,夜里只要外面有一丝风吹草动,她就会从梦中惊醒,害怕的再也睡不着,待天明将近才能再次入睡。

    越是如此,时间越难熬,度日如年,在没有长君在的日子里,她觉得过的每一天都是漫长的,夜夜抱着自己入眠时,泪水都会打湿枕头,她不知道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坚强,更不知道自己曾经绝不轻易落泪。

    这一天,竹林里来了个不速之客,一只受伤的小鸟,扑通一声落在了院中,叽叽喳喳的叫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千语,她起床出门查看,在那片花丛中发现了它,于是将它捡回了屋里,给它治疗脚上的伤,还亲自动手给它做了一个竹笼子。

    自此以后,她每天都会准时起床喂那只小鸟,休来无事时陪它聊聊天,时间打发的仅剩几天就是长君承诺回来的日子了,她突然觉得时间又开始慢了起来。

    “整整十二天了,也不知长君在外过的可好,出了这片竹林的外面,会是怎么的模样?为什么我脑海里一点印象也没有?”

    千语坐在屋檐下面,慢悠悠的喂着竹笼里的小鸟,脚边是一个菜篮子,她在地里抓了好多虫子,为了这只小鸟的口粮,她可是累坏了。

    “小东西,你的脚已经好了,随时都可以飞出去,可是我却找不到出去的路,我夫君不让我出去,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那么的自由”

    “你可就好了,受伤时落到了我家,而我现在生病了,长君却不在我身边”

    千语抚摸着小鸟的头,手指轻轻点着它的小脑袋,满脸的羡慕,坐在椅子上的身子靠在竹栏上,她最近腰酸背疼,总想找地方靠靠,毫无生活意识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纵然觉得很慢,可还是到了那一天,长君允诺回来的日子,千语一直坐在院中等候,她一直在想长君回来时她该说什么,该如何告诉他自己这半个月来的牵肠挂肚?

    清晨已过,晌午梦回,已近黄昏,千语从早晨等到日落西山,从满心期待等到心凉如寒,等到坐着的身子却觉得已经没有知觉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里的,她只知道今天的风很喧嚣,刮了七十八次,每一次她都以为是长君回来了。

    “长君……”千语躺在充满花香的床上,呢喃着他的名字,紧紧的抱着被子,泪水扑簌扑簌的往下掉,被褥和枕头上已没有了他的味道。

    千语已经感觉到自己快支撑不住了,她今天又吐了好几次,长君离开前只是轻微的吐过,可现在每天都要吐好几次,她觉得已经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长君回来。

    这一天的确是长君答应回家的日子,可他抽不开身,他已经被宋颜的人盯死了,而且宋颜亲自出马找上了他,面对宋颜,长君只有那一句话,要想带他回去,先过了他手上的剑再说。

    宋颜身手是好,可长君更有一身好武功,两人刚交手,宋颜就吃了亏,她有顾忌,更有担忧,她处处小心,招招留情,深怕伤到了长君,她犯了习武之人最大的忌讳,带着感情与对手过招,必输无疑。

    长君知道她的意思,也明白她的心,可他从未把她当回事,他也很明确的告诉过她,别对他抱以希望,也坦白的说过自己对她没有感情,更重要的是,长君早已瞒着展媚将婚约给退了,后来长君疯癫后,魏王也是松了一口气。

    可现在宋颜还是没有放弃,她认定了长君是她的人,无论旁人说什么,虽然她差一点也听魏王的劝,放弃一个疯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