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二百零六章:穆羿之名
    第二百零六章:穆羿之名

    周老夫妻如约而至,来到竹林第一天,千语怕生,一直没见着人,直到周夫人做了一顿饭,才把她给唤出来,于是,她嚷着要周夫人教她做饭,周夫人是个很热情的人,自然不会推辞。

    打从周老夫妻来了竹林以后,便分成了两派,周大夫教长君一世医术,周夫人教千语刺绣下厨,还要教她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日子恬静却又幸福,渐渐的像是一家人一般。

    千语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而长君却开始担心了,周老夫妻每天都要去市集,千语偶尔也会跟着去,时间一长,长君就觉得会出问题,他已经感觉到外面有人来过这里,若不是见到每次出入的人都是他们几个,恐怕早就埋伏进来了。

    长君猜测的没错,他们的确是找到这里来了,一直没进去也正是因为没有看到长君,只是纸包不住火,他们早晚会知道,尤其让他们主动出击,倒不如先找上他们。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长君趁大家都入梦后出了那片竹林,果然,他们一直埋伏在外面,见到长君出来,这才现身,长君自知这几个月以来,多少有些对不住他们,也没多加追究,只是好言相劝,让他们回南国去保护母后,他这边不需要他们。

    百般劝解都无用,长君也只能将他们带进去,放他们在外面终归是不太好,放在眼皮底下,也可以监视着他们,只要他们有小动作,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送走他们。

    长君认为,这主意似乎很不错,所以,天亮后,当千语看到外面莫名其妙多了几个陌生人时,也不知所措,他们除了认识长君,自然也见过千语和周老夫妻,只是他们还不认识。

    他们入了竹林才知道,原来那个身怀六甲的姑娘是长君的女人,怪不得他不愿意回南国,原来是快要当爹了,他们并没有将此事传信回王宫,因为长君特别交代过,只要他们不干涉他的生活,到了约定的时间,他自然会跟他们回去。

    而长君的身份也是秘密,不能让除他们之外的人知道,他们都一一的答应了,他们自称是长君在外的手下,得知千语即将临盆,特地前来帮忙,千语听后,又是一阵感动,她没想到长君会想的这么周到,连人都找好了,只是……怎么都是男人?

    身份有别,现在的他们不得不尊称千语一声夫人,这倒把千语叫的不好意思了,从未被人如此称呼过,她别扭的不得了,得到他们的认可,长君则松了一口气,私下还是要做做样子,随他们出去找长风,虽然他并不想找到他,可母后的命令如此,他也很无奈。

    千语也发现,自从他们来了以后,长君就忙起了来,经常随他们出去,而且有时几天才能回来次,没有呆几天又要出去,有时会听到他们的对话,似乎是在找什么人,不过,关于这些,她从来都不问,她知道长君有自己的事情。

    这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半个月,听周大夫说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长君才减少了出去的次数,留在家里的时间也多了,他无非就是想好好的陪陪她,初为人母的她,心里肯定是害怕的,虽然她什么也不说,可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和不安,他还是不放心,虽说日子是算过的,就是怕万一,毕竟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不过,长君最后一次出去回来时带回来一个人,一个千语也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就是先前在外面见过的那个男人,他受伤了,伤的很严重,长君本来不想管这种事情,但是想到千语之前对这个人很在意,于是就带了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原本安静的竹林小屋,如今却是又多了一个人,有限的房间,那些个下人都是住一间屋子的,现在这个受伤的男人必须要一间房,于是,长君又急急忙忙在旁边搭了一个房间出来,毕竟人是他救回来的,好人要做全。

    说来也奇怪,那个男人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千语和长君说的话他都听,似乎也知道他们两个人才是这里的主人,周大夫给他看过,他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他的病情已经有十年之久,已经太晚了,也他这一生都无法再开口说话了。

    说到这些,千语总是隐隐觉得心疼,总觉得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周大夫也说过,他的病情是人为的,是有人给他下了毒,否则,怎么有气质的一个人,怎么就会说不了话?

    千语每天都很细心的照顾着他,刚开始长君是在意的,后来被千语说了几次后,慢慢的也就不往心里去了,千语警告他不要想太多,她只是拿他当兄长般对待,因为从他身上感觉到亲切和放心的感觉。

    “你不要动,我来就好”

    在竹林的这段日子,那个男人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清晨,他想起来穿衣服,千语却拿着衣物进来了,不让他起来也不让他动,硬生生的帮他穿衣服,那个男人在看到长君那双含着杀气的眼眸时,立即拉过衣服,飞快的穿好上,再也不敢让千语动他一下。

    “长君。你怎么又跟着进来了?我就说好端端的怎么又害怕了”千语扶着腰身,轻轻转身,见长君斜靠在门上,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他怎么这么小气?自己不过是帮他穿衣服。

    “身为你的夫君,你从来没有伺候我穿过衣服,怎么能不生气?”长君眉头一皱,像极了要不到糖的孩子。

    “噗嗤。。”千语忍不住笑了,扶着腰身的手拉过了长君的手臂,低声在他耳边细语,他这才得意一笑。

    千语说,虽然我没有伺候你穿过衣服,可我伺候你脱过衣服啊,于是乎,长君才如此得意,否则凭他那醋坛子,还不得整点什么出来?

    而晏风此时此刻却哭笑不得,在他印象中,长君和千语都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可见两人都改变了不少,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晏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策君走,他明明想好,不再连累任何人的,尤其是现在的他们,他们已经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个孩子,就这样在这世外桃源的地方,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相处的久了,长君对晏风的身份也起了疑心,他也觉得这个男人自己应该曾经见过,可是他不会说话,叫他写字也不肯,而且他似乎故意不和大家一起,这可把长君急坏了。

    “念茹,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我一定认识这个人,一定认识他,虽然他的容貌变化了不少,可我相信,他一定就是我心里想到的那个人”

    是夜,长君和千语尚未睡,长君凭着记忆画了一副千语的画出来,他端详着画里的人,这是晏风最熟悉的人,他是不会忘记的,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他心里想到的那个人,应该就会认得这画上的人。

    “你现在打算去试探他吗?”千语也凑近了看着画上的人,面对这样的美貌,她心里波澜不惊。

    “我不是去试探他,我是要去说服他,不管过去他经历了什么,不管是什么人把他折磨城了这样,我穆长君都要为他讨回公道,晏风本是楚国的王子,他们把他藏起来的目的,无无非就是要挑起两国的战争,虽然晏风在楚王的眼里不是很重要,可他的舅舅却是楚国的欧阳将军,战争触发之前,欧阳将军惨遭陷害,若不是有人故意为之,怎会如此?”

    说到这些往事,长君满腔热血,气愤的拍着桌子,这些事情他没有亲眼所见,虽然他是南国的王子,可他比任何人都相信欧阳将军的为人,更加相信晏风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南国也曾经发生过,所以他不愿意坐上那个肮脏的位子,那个踏着忠臣血骨才上去的位子,他不稀罕。

    “长君……”直到这一刻,听长君说了这么多之后,千语从感觉到有些害怕,她隐隐觉得长君不是什么普通人物,他那么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若他是普通人,又怎么会认识身为王子的晏风呢?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先休息吧,我去去就回来”长君在她额头轻轻烙下一吻,带着那画就出去了。

    “羿儿要相信爹”千语摸着腹部,低头轻声说到。

    说到穆羿这个名字,还是长君给取的,虽说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就先把名字给取了,千语原本是不愿意的,奈何长君说“如果是女孩就叫穆奕,男孩就叫穆羿”这有什么区别?就是两个字不同的写法罢了。

    屋外月光姣洁,风吹着草动,阵阵花香催人入梦,可千语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她披上外袍,去了院子里,想着坐一会儿就回去,

    其实她有些担心长君,怕他猜错了,怕他失望,见过他眼中的期望,所以不忍心看到他的失望,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今夜长君一定会让晏风乖乖承认自己的身份,他有的是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