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君妃昔比 > 第二百四十四章:刀子剜心
    出乎意料,南国此次前往楚国联姻的王子居然是穆长风,听到消息后,千语愣了很久,公孙羽廷也再三斟酌过。

    公孙羽廷是个有准备的人,他早知晓南国联姻一向会试武,为了不让自己中意的公主远嫁南国,故而给芙玉找了个师父,美其名曰“教武功”实则是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公孙羽廷对芙玉谈不上喜爱,若是芙玉会些武功底子,就能上台,只要她上了台,这名额就是公孙羽廷说了算。

    作为芙玉的师父,千语也在宫里住下了,为了不被公孙羽廷发现玉书和赵夕也回了荣安,她没让他俩跟随左右,倒是问琴以丫鬟的身份一直照顾着她。

    千语在宫中的身份有点尴尬,芙玉不得宠,她这做师父又怎会有好脸色看?住在最差的冷宫偏院,据说是欧阳王后曾待过的地方,吃与宫里的丫鬟一起吃。

    若不是问琴偶尔会下下厨,千语怕是要捱不下去了,还有另外一人也有功劳,那就是公孙澄,她常来千语的住处走动,每每都带着一众丫鬟,什么吃的用的都往千语房里搬。

    千语见过欧阳玉,见她时同时也见到了玉京,正是现在的玉妃,欧阳玉在她身边伺候,玉京待欧阳玉还算不错,至少表面上如此。

    只是,宫里那些个主子们常会以手头人手紧,而向玉京要人,还指名了要欧阳玉,不过,她如今名唤辛婵,是玉京给她取的名。

    那次见到欧阳玉时,千语险些暴露了身份,欧阳玉被一位主子罚跪石子板,那种尖如刀子的石头,千语当时就站在边上,公孙羽廷坐在一边。

    她进宫必须面见王上,而且,芙玉一直在玉京身边,她要找师父,玉京自然要过问,于是便坐一起看看这寒公子究竟怎样。

    这是相隔多年第一次见到娘亲,失神的双眸,曾经引以为傲的美丽秀发,如今也枯燥如杂草,她无法相信眼前的辛婵是自己的娘亲。

    当她在众人面前跪下的那一刻时,千语浑身僵住了,她移动了脚步,差点就上前拦住了,可是,脑海中的一丝丝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自那日见过欧阳玉后,千语消极了几天,她自责,她骂自己枉为子女,娘亲在自己面前受欺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千语知道,在这个王宫里,她是孤独无助的,她只有等,等待着机会。

    这一天,公孙澄过来时带了位公子过来,这位公子一入院门便朝千语推了一掌,这敬礼来的让人措手不及,千语毫不示弱,几招便回了个礼给他。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允,前不久他见过千语,在那阁楼之上,当时距离有些远,视线模糊,没看出来当时的人竟然是寒玄。

    “数年前军中一别,再见寒少帅还是意气风发,当真是难得”

    楚允与千语打的累了,坐下来叙旧喝茶,公孙澄没想到楚允会认识寒玄,她还以为楚允只是对芙玉的师父好奇,毕竟是他拜托她带上他一起过来的。

    当年,楚允在军中所留时间并不长,却也同寒玄一起上阵杀过敌,对寒玄也算少有了解。

    “寒玄这人的气息太适合战场了,如今往这宫中一坐,当真让人意外”

    “在那战场之上,寒玄单枪匹马就能杀出一片光明,连我都自叹不如”

    楚允没少夸千语,芙玉对这并不感兴趣,只是看着这说话的人入神而已,公孙澄听的倒一脸满意。

    这可让千语更加头疼了,公孙澄那刁蛮丫头可把她跟紧了,生怕别人对千语怎样似的,连她教芙玉打打招式都被制止。

    公孙澄是小气的,千语知道,她喜欢寒玄是众所周知的,千语知道可不敢真知道,只能装糊涂,她是女儿身这一点,绝不能让公孙澄知晓了。

    身为质子,楚允一直在楚国,他对王宫特别的熟,若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送出宫,有他的帮忙定事半功倍,何况这人还是欧阳玉。

    有了这样的想法,千语便与楚允走的近了,闲来无事时切磋武功,或是一起对酒吟诗。

    公孙澄对此意见很大,不但是她,问琴最近也变的很奇怪,也抱怨千语与楚允走太近了。

    千语无奈,可还是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继续我行我素。

    数月之后,千语与楚允的关系铁了,她也一直在计划。

    千语虽是女儿身,却有一颗男儿心,她找着个机会,故意刁难了欧阳玉,让公孙澄身边的丫鬟掌了她嘴,怕是好些日子不能说话了。

    莫怪她狠心,只是逼不得已,她心有多疼又有谁知?

    千语在宫中细心挑了个宫娥,身形与欧阳玉一样,也有一头乌发,留意了许久。

    最终,在一个深夜,千语将那宫娥带走了。

    半月余后,千语将那宫娥换得一张倾城之貌,正是欧阳玉的脸。

    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千语将欧阳玉调换出宫,一切人不知鬼不觉,欧阳玉一脱离王宫,千语便无所畏惧,行事方便。

    楚允是做了那接欧阳玉出宫的人,可在他的行事中,他也不过是带了一名宫娥出门,而且是个病怏怏的宫娥。

    一直扎在心中的心事一了,千语便又暗中命玉书将欧阳玉藏在了一个安全又隐秘的地方,玉书什么也不过问,倒是觉得师父入宫后就变了许多。

    赵夕入不得宫,只能在外面担心又忧愁,玉书笑话过他几次,道他离开师父便像个小媳妇,整日里唠叨。

    赵夕不以为然,玉书知道什么呀?他哪知他那师父……唉,不说也罢,自小知晓便可。

    待得日子又过得月余,便是南国王子前来联谊的日子,宫中阵势不小,既然南国要联姻,总不能教人看了笑话不是?

    宫中布置着,大宫小殿,角角落落,无一不见着喜色,那些旧陈的摆设也换新,往这宫中四下一走,这人的精神都要好得几分。

    千语是见不惯这份喜色,却也没资格说什么,她一个小小的沙场之人,只能往宫外走,少见几眼,图个干净,眼下已有几日未进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